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帕帕拉尔人宁死不屈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帕帕拉尔人宁死不屈

 热门推荐:
    大厅上方,灰石壁上的火把光芒微微晃动,拖长了影子变化着不同的形状。

    未燃尽的松油升起一缕轻烟,氤氲汇聚于大厅的穹顶之上,烟雾缭绕中,龙角正显得愈发神秘与狰狞,就好像它们仍活生生存在于那些古老的传说与故事之中一样。

    正赛赛场上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嘤嘤嗡嗡的低沉人声议论纷纷,又不时响起一阵惊叹,盖过其他一切声音。

    只有张天谬一个人仿佛与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

    他垂着眉毛,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用指尖抚平袖口,对周遭一切置若罔闻。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用锐利的目光警惕地扫视四周。

    他看到自己的副手带着一个高大、巍然如巨塔一般的男人走了过来,其实只需要听脚步声,他就能分辨出那是此地旅店的主人。

    对方也看到了他,并向他轻轻颔首。

    张天谬甚至没有回礼的意思。

    “找到你们想找的人了么?”马扎克这才开口问道。

    他说话很沉稳,声音很厚。

    张天谬轻轻摇摇头。“没有,只有几个游客而已,其实他不太可能出现在艾尔帕欣,我们只是有备无患而已——你就当是上面放我的假好了,不过纯粹是多此一举。”

    他放下手来,才又说道:“说起来,多谢你帮忙。”

    “举手之劳,”马扎克答道:“那么旅店里的其他客人?”

    “我们另会想办法。”

    “那就好。”

    张天谬抬起头看着这个自己的老朋友,他并不算矮,但也要仰头才能看到马扎克的头顶。埃西亚男人都是这么高大与魁梧,相传这一族人的祖先来自于伊斯塔尼亚的荒野之上,体内流淌着黑暗巨龙的血脉。

    但他们也是巨龙的死敌,屠龙者的后代。

    “听说你打算把这间旅店转托给银林之矛?”他忽然问了一件不相干的事。

    但马扎克也并未回避这个问你,点点头:“你怎么看?”

    张天谬摇了摇头。“我是军人,你知道我们有纪律的。”

    “纪律,是指不插手原住民之间的事务?”

    “差不多,在合法的前提下,我们的原则是不干涉内外事务,对于各大公会也是一样的。”

    “若是其他国家的公会呢?”

    张天谬冷笑:“他们可以来试试。”

    马扎克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考林—伊休里安也有军队,但他们并非如此。”

    前者扬了扬眉毛:“我们与他们自然是不一样的。”

    “很骄傲,”马扎克缓缓答道:“不过,我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朋友的忠告。”

    张天谬这才楞了一下。“怎么了?”

    马扎克看向旅店的穹顶,那支巨大的龙角好端端地悬挂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沉默了片刻,他才说道:“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离开?”前者有些吃惊:“怎么了,难道你要回伊斯塔尼亚?”

    马扎克摇了摇头:“我有我必须去做的事情,就像你负有的神圣责任一样,张。”

    张天谬忽然明白了过来,问道:“这是你把金焰之环拿出来的原因?”

    马扎克目光移向不远处的石台之上,托盘之中放着那金炽之环,几名矮人环绕四周,孔武有力地拱卫着这件宝物。

    “金焰之环虽然只是我早年间的得意之作,但我一直把它留下来用作纪念。就像女儿之于父亲一样,但终有一日她也会离开我的羽翼之下,遇上那个自己中意的人。”

    “你的口气可不像是离开那么简单,简直像是在安排后事一样。”

    “那也差不了太多——”

    张天谬看着他。

    马扎克停了一会,才继续说道:“我要去的地方很危险,在那之前我必须安顿好一切。”

    他说这话时,前者看到他黑幽幽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波动,就好像在说:“街口又开了一家新的咖啡馆,我去喝一杯咖啡。”这么简单的事情一样,只是没有去去就回的意思。

    他的意思很明确,这一去,可能就不会再回来。

    张天谬忽然说了一句:“我们认识了有五年了吧。”

    “差不多,我还记得你的前一任长官,我和他关系可不太好。”

    “那是我的老上级,他去年退役了,你在这里说他坏话可不会让我高兴。”

    马扎克微微一笑。

    张天谬罕见地有些认真:“那我给你一个忠告吧,你要明白我们为每一个公民背书,而不仅仅是大公会而已。”

    “这听起来没什么区别。”

    “不,当然有区别。”

    “不能说得更明白一点么?”

    “这是纪律。”

    马扎克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两人之间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忽然,大厅东面传来了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惊呼。大厅中大部分人都为之吸引,好奇地侧目,张天谬的思路也为之打断,亦抬起头来看向那个方向。

    “怎么回事?”他用目光询问自己的副手道。

    但这时马扎克已经看向那边,并迈开步子向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那副手也有些不太确定地答道:“那边好像是外围赛的赛场,队长,大概是出什么事了吧?”张天谬摇了摇头,看一眼那个高大男人的背影,对副手招了招手道:“走,过去看看。”

    说罢,也跟了上去。

    “啊?队长,等我一下!”

    ……

    正赛的第一轮已经接近尾声。

    四名参赛选手中,分别来自于艾尔帕欣工匠总会、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与银林之矛,而艾尔帕欣工匠总会的参赛选手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十四级战斗工匠。

    他的对手是来自于银林之矛的吴迪,虽然等级比他还低一些,但场上却是反过来一面倒。

    很快青年的步行者iii型就被吴迪的盾卫者ii型打飞了出去,伤及了结构,虽然生命值还没清零,但那青年也大大方方承认了失败。

    与吴迪相互握手之后,才走下了赛场。

    看到这一幕,天蓝趴在桌上不屑地轻哼了一声。

    她对那两个撞了姬塔还不认错的肇事者观感十分恶劣,其中吴迪虽不是主犯,但态度也不见得好到那里去。

    不止是她,一旁观战的洛羽也不由皱了皱眉头——但他皱眉的原因倒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的那个参赛者已经要败下阵来了。

    而后者的对手,刚好就是之前撞了姬塔的那个少年——按天蓝的话来说,肇事者中的主犯。

    老实说他们也有些没想到,银林之矛上场的两个‘天才少年’,竟刚好就是之前与他们有过节的两人。而且对方在场上耀武扬威,让这个法国小姑娘气得牙痒痒。

    洛羽看了看姬塔。

    不过姬塔对比赛根本不关心,正垂着长长的睫毛,双手捧着一个盛满了牛奶的木杯子小口小口地喝着。留意到他的目光,后者才好奇地抬起头来,眨眨眼睛不解地看着洛羽。

    小嘴上还有一线白痕,看起来可爱极了。

    “红叶要输了。”

    “她本来也没指望能赢,”姬塔捧着杯子,糯声糯气地说道:“那两人就是银林之矛七团传闻已久的两个天才战斗工匠新人,两者之间差太多了。”

    洛羽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对方很强。”

    天蓝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歪着眼睛瞪着这两人:“喂,你们在说什么?这两个家伙强在什么地方?”

    姬塔吓了一跳,赶忙向洛羽使眼色。

    但后者根本没看到,一本正经地组织语句道:“无论是反应、操纵力还是战术判断都是上上之选,关键是他们的灵活构装没有一般二阶以下工匠常见的僵硬感,这就非常难得了。”

    天蓝冷笑:“那他们和专业工匠比如何?”

    洛羽吓了一跳:“那当然比不了了,就算是三阶以上的非专业战斗工匠,他们肯定也不是对手。但这不是水平问题,而是等级问题。”

    “那你在这里吹什么牛,我看艾德哥哥就可以轻松战胜这两个家伙。”

    姬塔连忙扯了扯洛羽的袖子。

    但洛羽还在思索判断,他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我看很难,对方的军用魔导炉非常出色,甚至可以让他们越级使用盾卫者ii型这样的复杂构装。而艾德先生的话,水平如何我也不得而知,但从装备上就差了太多。”

    “靠装备算什么英雄?”

    “装备也是实力的一环,”洛羽语重心长地说道:“而且光是魔导炉也不足以让他们操纵这么复杂的构装的,除了运算力之外,他们自身的水平应当也很高。”

    姬塔听了这句话,就知道要完蛋。

    他坐回椅子上,可爱地抱头蹲防假装这一切与自己无关。

    果然,天蓝听了洛羽的画怒不可遏,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了那么多,你就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少年一下呆住了:“你怎么理解的?我这是实事求是而已!”

    “什么实事求是,那两个坏蛋明明撞了姬塔还不道歉,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怎么可能成为厉害的选召者?如果说专业的战斗工匠都是这个样子,那我情愿艾德哥哥是不专业的战斗工匠!”

    “好哇,”洛羽正要开口,但这个法国小姑娘又气鼓鼓地打断他道:“洛,你不会是想加入那个什么银林之矛,所以才向着这些外人说话吧?”

    洛羽惊了,这都什么和什么,怎么又扯到战斗工匠专业不专业上了,再说选召者厉不厉害和礼貌又有什么关系了?

    他连忙自辩道:“你在说什么,我是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的成员,怎么可能加入银林之矛?”

    “哦——”天蓝恍然大悟:“你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吧,你们和银林之矛是同属于那个什么彩虹同盟对吧,果然是一丘之貉。”

    洛羽已经无语了。

    他忍不住回头对姬塔说道:“姬塔,你说句话啊,这个该死的外国女人已经不讲道理了——塔塔,你在干什么?”

    姬塔将风帽盖在头上,双手捂着耳朵,假装自己是一只鸵鸟。

    反正这样的争执,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两人的争执逐渐升级的时候,终于吵醒了这里的第三者。

    只见帕帕拉尔人弩手忽然咂了咂嘴,吸了吸鼻子,嘟哝了一句:“什么味道,好香?”然后他才恍恍惚惚地睁开豆子一样的黑眼睛来,四仰八叉地躺在椅子上,挺着个小肚子,有些好奇地看着天花板。

    一边转动着胖乎乎的小脑袋,好奇地问道:“我复活了吗,这是什么圣殿?我是信奉了什么厨房之神或者食物之神吗,怎么味道这么香?”

    “啊,我明白了,这里是丰收之神的圣殿。”

    “艾塔黎亚没有这个神。”坐在一边的塔塔小心翼翼地从风帽之下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时天蓝才注意到前者醒了,忍不住惊叫一声,从自己的位置上跳起来,也顾不得和洛羽拌嘴了,跑过去抓住帕帕拉尔人的肩膀问道:“你醒了吗,你醒了吗,帕克?”

    帕克都快要被她摇得要散架了,连忙用小短手忙不迭地阻止道:“我醒了我醒了,天蓝你快住手,我已经清醒过来了。”

    天蓝这才松手。

    后者一脸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这里看起来好眼熟,等等,这不是‘旅者之憩’吗?我想我认出这个地方了——龙之大厅,难道我没死?”

    “龙角大厅。”姬塔继续从风帽下面传来声音,纠正他道。

    天蓝则开心地对他说道:“你当然没死了,帕克,是洛羽把你给捡了回来,你都不知道他当时有多英勇。”

    洛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点不好意思。

    “那太好了,”帕帕拉尔人这才一骨碌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当然你如果不用‘捡’这个词那就更好了,那说得我好像是一袋面粉一样。”

    “确实也很像。”姬塔的声音,声若蚊呐地从风帽下继续传来。

    但帕克只当没听到,又大声问道,同时将短短的手抓向桌子上插有烤肉的叉子:“那那些褐红象鼻甲虫呢?”

    “都走了,”天蓝一巴掌打掉他的手:“别动,这些是给艾德哥哥留的,是他救了我们所有人。”

    “艾德?”

    “艾德哥哥是个战斗工匠,”姬塔这才掀开风帽,小声答道:“他打败了大姐头,剩下的人跑掉了,那些象鼻甲虫自然能也退走了。”

    “一个战斗工匠,那不是洛羽最崇拜的人吗,”帕帕拉尔人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两只小短腿平伸出去,有些好奇地问道:“那我的晚餐呢?”

    洛羽脸都红了,赶忙否认道:“帕克先生,我只是喜欢战斗工匠这个职业而已。”

    “都差不多。”帕克答道,一边左右张望想要看自己的那份晚餐在什么地方,他才刚刚苏醒,肚子就已经饿得直咕咕叫。

    但天蓝则一把揪住他的后领:“不用看了,比起吃饭来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啊?”

    “跟我们一起去通知艾缇拉姐姐。”

    “等等,”洛羽还没反应过来:“芙丽,艾缇拉小姐她不是让我们……?”

    “让我们干什么?”天蓝危险地看着他:“难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该通知艾缇拉姐姐吗,再说帕克也想要见一见我们的救命恩人。”

    “不,我不想,”帕帕拉尔人忙不迭地摇着自己胖嘟嘟的头:“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吃晚饭。”

    天蓝直接把他无视了,而洛羽这时终于也看到了一旁不断向自己使眼色的姬塔,他总算不是一个真正的笨蛋,忽然明白了过来。

    于是点了点头:“好吧,你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也想看看艾德先生的比赛怎么样了。”

    “爱死你了,”天蓝忍不住兴奋地抱着后者尖叫了一声,好像全然忘了之前的事,兴奋道:“走吧,我们去找艾缇拉姐姐!”

    说罢,她又拽起帕克的后领,拖着这小胖墩向人群方向走去。

    “等等,”帕克显然还没搞清楚状况,大声道:“你们打算干什么,你们知道帕帕拉尔人的种族天赋,如果三小时没有吃任何东西就会饿死吗?——等等,放我下来!”

    “那你今天已经饿死两次了,帕克先生。”

    姬塔跟在后面,有点可怜地看着这个帕帕拉尔人弩手。

    “我说的是真的!”

    于是姬塔递给他一个苹果。

    帕克拿起苹果就咬了一口,然后继续大声抗议道:

    “真正的帕帕拉尔人宁死不屈,只吃烤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