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妖精的完全形态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妖精的完全形态

 热门推荐:
    妖精型骑士构装?有这个类别吗?

    方鸻脑子里才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听到天蓝的尖叫声从前面传来:“艾德哥哥,小心后面!”他回过头,弥漫雾气之中先展露出的是一对灰色的双翼,巨大,嶙峋,向下一沉。

    风压横扫而至,将两侧卷动的烟尘拉成一条笔直的线,从前向后,将两人的风帽同时吹得翻起来。而分开的黑色烟尘之中,是一只金红的眼睛,两对修长狰狞的角,一张布满獠牙的巨口,庞然大物正破雾而出。

    “吼——!”

    一声龙啸震耳欲聋。

    两人仿佛是心生感应一般,齐齐向前一扑,劲风贴着两人头顶扫过。方鸻这才按着猎猎作响的风帽抬起头,只看到一条修长的尾巴消失在雾气之中,巨龙已经飞了过去,那个方向分开的雾气仍在向前翻滚,黑暗之中划过一条明亮的金线。

    它正在划过穹顶,盘旋回转——

    吴迪的等级比方鸻高,平衡性也要好一些,他先爬了起来,一把抓住方鸻的手,将他拽起来。“艾德?”他丢下一句话,然后向前跑去。

    方鸻摇了摇头,也追了上去。

    巨龙在大厅之中盘旋,已经飞过了半周。天蓝在前面将这一幕看得清楚,焦急得招手大喊:“快跑啊,在这边!”

    她们在那里找到了一条走廊,通往厨房的方向。此刻希尔薇德与谢丝塔主仆二人、琉璃月扛着帕克、以及艾缇拉与红叶,所有人都已抵达,只剩下他和吴迪而已。

    两人没命地向前狂奔,但因为等级的缘故,方鸻渐渐落在了后面。他回过头,雾气之中七八头龙人已经追了来,其中最近的一头,近在咫尺。他甚至可以看清对方脸孔上的鳞片,还有那对冰冷的瞳孔。

    龙人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叫,猛然向前一扑,向他抓了过来。

    方鸻寒毛直竖,把什么东西往后一丢——一道金光划过,不偏不倚正打在对方脸颊上。龙人痛叫一声,在半空中偏过头去,失了平衡,向前一扑重重地摔在地上。

    所有人都差不多看呆了。

    一时间连天蓝都差点忘了发声。

    方鸻这才发现自己丢出去的原来是一只发条妖精,那发条妖精向后滚去,落到了几头龙人身后。他赶忙用手一收,发条妖精嗡一声飞回来,半途撞上另一头龙人足踝,将它撞得歪倒下去,重重地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方鸻这才转回身去,伸手一接,‘啪’一声稳稳拿住那已经撞瘪了的黄铜球。

    而这时前面的吴迪已经一个飞扑滚进了走廊之内,艾缇拉则又返身冲出,来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往回一拽,将他也丢了过去。

    方鸻还没反应过来,只感到自己已经腾云驾雾地飞起,落入了走廊之中。外面精灵少女也向前一扑,压倒在他身上。两人身后一声低啸,那头龙刚好飞扑落向地面,重重落在走廊之外,长长的尾巴在雾气之中一扫,转过身来,便向走廊之内喷出一道明亮的烈焰。

    金焰席卷而至,温度骤然升高,方鸻感到有人拽住自己的肩膀将自己和艾缇拉小姐向后拖去,但精灵少女把他紧紧抱住,让他根本分不清楚方向。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感到眼前一亮,而最先看到的是天蓝有些紧张的脸。法国小姑娘左看看右看看他,才问道:“艾德哥哥,呀,你额头怎么受伤了?”

    方鸻摇了摇头,那不过是摔的。

    他回头看去——所有人都在,包括临时加入他们的希尔薇德主仆二人,还有胡地、姬塔与洛羽也在,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艾缇拉走过来,扳着他的额头上上下下检查了一下,翠绿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放心的神色:“没大碍。”

    “这里至少有一个好消息,它没进来。”

    红叶的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众人回过头,才发现那头龙果然没进入走廊之内,它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之后徘徊,不时又停下来,用闪动着金红光芒的独眼看着众人。

    “哈哈,这里对于它来说太窄了,”帕帕拉尔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大笑起来。他双手叉腰,支开胖胖的腿,神气活现地宣称:“看看,这是一头龙,但它拿我也一点办法没有!”

    不过姬塔倒没他这么乐观,相反,他有点疑惑。“那它为什么一直在那儿?”

    “谁知道呢?”红叶摇了摇头,开了个不大好笑的玩笑:“大约它对帕帕拉尔人先生特别情有独钟吧,我听说有些龙的口味比较独特。”

    这话吓得帕克赶忙又后退了几步,躲到了方鸻背后。

    不过众人当中,只有方鸻有些心虚。

    他总觉这一幕有些眼熟——

    他可以肯定那支龙角——或者说那龙角的主人,应该与他手上的半个王冠印记有某种神秘的联系。之前在幻境之中,他就听过对方的声音。

    苍之辉,说的应该是海林王冠上那种奇特的光辉吧,还有弥雅给他的那把匕首。方鸻猜不出三者之间冥冥中的联系究竟为何,不过至少也能判断出,对方对自己应该是有一些额外的想法。

    想到这一点,他忍不住看了看右手的手背。

    那里现在正盖着手套的皮革,什么也看不到,下面印记似乎也没有任何反应。但正是这个时候,那头龙忽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吓了所有人一跳。

    “别担心,”吴迪赶忙说道:“它的喷吐只有一个半径不到十米的锥形范围,够不到我们。”

    但天蓝忽然想起了什么:“可是,龙不是会魔法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不约而同地看向这个法国少女。

    事实上不止是龙,艾塔黎亚有许多比人类强大得多的生物,都可以不借助核心水晶的力量直接使用以太魔力——

    天蓝呆了呆,看了看他们道:“你、你们看我干什么啊,我说错了什么吗?”

    她话音未落——

    一阵低沉的龙吟声从火光背后传来。

    只见一片黑雾又涌入了走廊之内,雾气甫一落地,便卷动着渐渐化为人形、生出犄角与爪牙,而众人对这一幕不要太熟悉,那头该死的龙又在召唤它的龙之仆役了。

    “卧槽!”琉璃月忍不住破口大骂:“三十多个,这破蜥蜴还有完没完?”

    “等一下,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帕克小心翼翼地躲在方鸻背后,露出半个脑袋看着这一幕,声音发干:“跑吗?”

    “恐怕不行——”红叶忽然说道:“后面也有。”

    众人脸色一变,回过头,这才发现走廊深处竟也涌来一片黑雾,里面同样氤氲孕育着正在成形的龙之怪物,一些龙仆甚至已经从雾中爬了起来。

    两片雾气,一前一后他们堵死在了中间。

    “这些雾气,怎、怎么会绕到我们后面去的?”胡地吃惊地问道。

    “不止是在我们后面,”少女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听到她开口,所有人都有些意外地回过头去,看着这个叫做希尔薇德的女孩。她丝毫也不怯场,静静答道:“恐怕这些黑雾已经遍布整个旅店了吧。”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天蓝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还有外面那头龙——那不是真正的龙吧,我从没见过这么‘袖珍’的巨龙。”

    “说得好像你见过别的龙似的。”帕克忍不住插嘴道。

    “你闭嘴。”

    “那是尼可波拉斯的残魂,”希尔薇德浅蓝色的眸子里映着火光,柔声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外面那支龙角应当就是那头龙之魔女当年被斩下的一角一爪。”

    “尼可波拉斯?”

    众人一愣。

    但这时红叶打断了他们:“我建议先别管这个,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琉璃月踹了自己的步行者iii型一脚:“等死。”

    “等死也得把几个训练生送出去,”吴迪却静静地说道,他看向洛羽与姬塔:“把你们的匕首给我。”

    洛羽与姬塔互相看了一眼,这才从刀鞘里拔出匕首,将它们交给吴迪。而吴迪接过匕首,对两人说道:“选召者不会轻易接受训练生的匕首,但一旦接受,就会尽最大可能完成承诺。从这一刻起直到我们战死为止,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证你们的安全——”

    红叶闻言愣了愣。

    “吴迪,”她有些意外地小声答道:“谢谢你。”

    这两人都是她公会的训练生,其中还有一个是比较优秀的苗子。理论上吴迪对于他们是没有什么责任的,他和琉璃月本身还是银林之矛重点培养的人才。

    但吴迪只摇了摇头。

    “我们都是训练生过来的人,很清楚这有多来之不易。而我们有五次机会,他们只有一次,这很公平。”

    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本来还想反对,但听了这话也耸了耸肩。

    显然深有感触——

    方鸻在一旁,也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两人。

    在超竞技兴起的那些年代,老一辈先行者们还维系着对于后进者们的义务,人们以《苏瓦声明》为共同行动准则,共同实现一个英雄辈出与理想闪光的时代。

    星门的时代——

    人们用梦想,而非利益去衡量自身与艾塔黎亚的关系,他们投身其中,不仅仅是为了国家与人类的命运,同时也是为了实现自身的理想而战斗。

    从第一世界到第二世界,前人们留下了数不清闪耀的足迹与故事,而也正因此,才吸引着他这样的心怀梦想的人,纷纷来到艾塔黎亚。

    可时至今日,又还有多少人记得过往的一切?正如丝卡佩小姐所言,今日的超竞技,已经不复过去的光鲜与公正。人与人之间,势力与势力之间,耀眼光环的背后,他曾亲眼见证大公会是如何冷漠与跋扈。

    可是,也总还有一些人不同。

    他看了看两人,心中的看法稍稍有些了改观。

    不过天蓝显然和他看法不同,小姑娘拿出自己的匕首,递给他道:“艾德哥哥,我只要你保护我。”她瞪了洛羽与姬塔一眼:“切,我才不像某些人那么没骨气!”

    后两者只当没看到处理。

    “所有训练生到中间去,”吴迪则说道:“我来断后,必要的时候你们可以不管我。琉璃月,你和红叶负责开路,艾缇拉女士——”他回过头:“你还有星辉吗?”

    精灵少女缓缓点了点头。

    “那你来辅助一下我。”

    吴迪又看向方鸻:“你还撑得住吗?”同样身为战斗工匠,他当然清楚操控妖精是一件非常消耗精力的事情。事实上方鸻能够控制妖精,就已经很让他意外了。

    方鸻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忽然抬起头,说道:“吴迪,琉璃月,还有红叶小姐,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接下来希望你们可以配合我作战——”

    “要求?”

    “配合你作战?”所有人都是一呆。

    “艾德——你是叫艾德对吧,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吴迪问道。

    “没什么,”方鸻答道:“总之,先请你们把所有的备用构装都拿出来。”

    “你在说什么梦话?”琉璃月忍不住骂道:“现在这个时候,你能不能不要开玩笑?”

    但方鸻只看了他一眼,就让他闭上了嘴巴。

    因为方鸻根本不与他争执,直接将怀中的妖精人偶放到了地上,同时在心中轻声说道:“塔塔小姐,接下来看你的了。”

    “我明白的,骑士先生。”塔塔低声答道。

    方鸻轻轻放开手。

    一道浅蓝色的光屏正在他视野之中缓缓展开。

    而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则一位沉睡的女士正在苏醒,人偶少女缓缓张开眼睛,长长的秘银睫毛,轻轻闪动着。

    而张开一线的瞳孔之中,闪耀的——则不再是淡蓝色的魔力之火。

    而是一片银之海。

    希尔薇德手中的皮箱‘啪’一声落在了地上,少女还浑然未觉。在她身后的女仆,也微微瞪大了紫罗兰色的眼睛,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这是……”

    “人、人工龙魂?”

    至于其他人,除了先前见过方鸻妖精人偶的红叶略微有些奇怪之外,暂时倒也没察觉什么异常。不过也是敏锐地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同了。

    不同的是,人偶少女的动作轻盈得不可思议——

    只见妖精小姐的圆头小皮鞋‘嗒嗒’向前走了两步,银色的发尾一直拖到地上,轻轻一甩,优雅地转了一个半圈儿,转过身来。

    她看着所有人,也看着方鸻。

    然后双手提起裙叶,向方鸻微微一欠身。

    那一幕,像是一位优雅的公主,在邀请她的骑士进入舞池,把所有人都看得呆住了。

    红叶看看人偶少女,再看看一旁的方鸻——在她一旁,姬塔也微微张开嘴巴。而天蓝,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捂住嘴巴,眼中几乎都要放出光来了。

    方鸻伸出手,塔塔一抬步子,走上他的掌心。

    两人透过人偶水晶般皎洁的眼睛,彼此对视着,方鸻只轻轻用手一托。

    人偶少女便浮在空中——

    她在半空转过身,每一片裙叶都四散扬起。而银发飞舞,一片银色的霞光从她每每一页裙叶、银发之中扩散而出,形成网状,将方鸻、胡地、红叶、琉璃月与吴迪同时包容其中。

    然后继续向前扩散,链接上每个人的所有灵活构装。

    在同一时间。

    一片死寂。

    此刻,终于有龙人冲了过来,它的目标是还在发呆的希尔薇德——而红叶身边的歼灭者,在没有得到任何指令的情况下,便自动内旋,张开金属板,一道金红色的射线将龙人洞穿。

    化为尘埃。

    “完全体妖精!”

    琉璃月几乎像是见了鬼一样不可置信地大叫一声。

    红叶也不比他好到那里去:“我……我的……两、两个歼灭者都被……被完全托管了?”

    众人之中,只有吴迪最先反应了过来。

    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转身,举起右手:”所有人,释放所有备用构装!”

    “听我指挥——突围作战,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