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破局之战 X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破局之战 X

 热门推荐:
    那个少女,曾与他在梦境之中有过一面之缘。

    虽然至今,他对她还只知道一个名字——米苏,但他想她的姓氏,或许应该古老而荣光,在那风化的时光当中流传着,由一个低沉沧桑的声音所述说——

    卡德摩斯,古之训诫。

    她的皮肤偏古铜色,是沙的颜色,如同残阳——一头利落的发辫,浅灰色的眸子里,藏着一道金色的龙焰。

    一道横向的战纹,涂过她的鼻梁与脸颊之间,神秘的褐红色,透着自信与严肃的味道。

    这是伊斯塔尼亚的女儿。

    它与她眉眼之间留给方鸻的熟悉,一起唤起了他记忆深处的另一个影子——一个如长矛般挺立、巍峨如巨塔的男人——那仿佛是血脉之中所刻印下的古老印记,连长达三十年的岁月也无法磨灭。

    那是马扎克-卡德摩斯,旅者之憩今日的主人。

    两人或是兄妹?还是姐弟?

    方鸻心中不由大胆地猜测。

    对方在那个梦境之中留下的唯一一个名字,方鸻看向那个黑色卷发的年轻人——卢恩-林修斯。

    于是所有断裂的线索似乎就此串联了起来。

    三人的身份,三十年前后的两个谜题,此刻似乎已经到了答案揭晓的一刻。方鸻默然片刻,不由自主地看向三人之中那张他唯一认识的面孔:

    一个古板的、年长的骑士,一脸正容,银色华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双手持剑,身上铠甲固然古老,但却崭新。

    现在与过去的时光,看似如同一道淙淙流淌的月华,在这幽暗的房间内悄然无声、彼此交汇。

    但对方早已不再认识他,年长的骑士甚至似乎都没有看到他,只紧随米苏身后,走进办公室内。

    方鸻立于原地一动不动,三人像是一道影子,或是岁月的风华、时光的沙砾,与他错身而过。

    毫无实体。

    希尔薇德站在女仆身边,在月华如水之下,静静地看着这神异至极的一幕。

    谢丝塔面无表情的脸上,也不由微微动容。

    而三人自始自终便没有看过他们一眼,他们的目光不过是穿过方鸻,仿佛后者根本就不存在一样,直勾勾地落在那张办公桌之上。

    在那里,只有一枚胸针映着月光,散发着幽黯的光辉。

    米苏静静走到办公桌边,默默地看着它。

    她的目光,似在幽暗之中穿越了三十年的光阴,在三十年之后的同一个时空上,与这枚小小的胸针彼此重叠。

    然后她伸出手,似想要拿起那胸针。

    方鸻见状楞了一下,下意识想要出言提醒,他内心知道这是很荒谬,但当这一幕在眼前上演时——却令人情不自禁。

    一声轻响。

    细微到若不仔细去听,根本察觉不到。

    但少女就那么简简单单地,把胸针从办公桌上拿了起来。她举起胸针对着月华,或者对着这屋内的所有人。

    方鸻一下完全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他下意识回过头,发现希尔薇德也同样带着震撼与惊讶的神色。

    幻景与真实的边界交融了——

    “尼可波拉斯,”少女举着那胸针,低声说了一遍:“父亲和兄长没有骗我,它真的又回来了……”

    “米苏小姐,这是?”

    “这绝对是黑暗巨龙的追随者,他们一直在这里谋划复活它,我们来得太晚了,”米苏皱着眉头将那枚胸针攥在手心中,回过头对其他人说:“我们必须将这个证据交给多里芬的执政者,这是最后的机会!”

    “可是霍斯汀斯伯爵已经警告过我们了,他让我们最好别在庆典上捣乱。”卢恩抓了抓头发:“米苏小姐,单凭一个胸针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另外我们最好赶快一点离开这个地方吧,要是被曼洛的人发现了,我们就全完了……”

    他说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镇定一点,卢恩,”米苏看了他一眼:“曼洛的人没什么好怕的,就是尼可波拉斯我祖先也曾经面对过,并且击败过她。”

    “可约修德大人有妖精圣剑嘉拉佩亚,我们有什么?我们只有天灵盖!”年轻人有点抓狂地说道。

    他一边低声抱怨着:“我原本就不应该答应让你们和我的商队一起同行的,现在惹出这么多事情来!米苏小姐,我还在考林商盟的考核期,要是被他们发现我竟然敢做这些事情,我这辈子,还有我家人就全完了!”

    米苏叹了口气,温言安慰他道:“卢恩,你听我说。我知道你的生意很重要,你还有个生病的妹妹要照顾,但有些事情我们没办法让步,我和你说过黑暗巨龙的事情,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你还记得自己在看到那些学生的尸体时说过的话吗,你那时候的勇敢与正义让人心折。”

    卢恩皱着眉头,内心中仿佛是在剧烈地交战。他握紧拳头,又松开,有些焦躁地在办公室内来回走了两步。

    米苏看着他的样子,也无能为力,只能低声说道:“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安全的,卢恩,我发誓。”

    “米苏小姐,”卢恩摇摇头:“我不怕死,我只担心我们在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最后白白把自己搭进去。”

    米苏也沉默了片刻,她紧了紧手中的胸针,说道:“总得试试,因为还有一线希望。我向你保证,卢恩,如果真的事不可为,我一定果断带着大家离开。”

    “可真的还有希望吗,米苏小姐,我总感觉这几周来我们始终是在原地打转?那些家伙一定盯上我们了,我总觉得这么下去事情会越来越糟。”

    “还有希望。”

    米苏看着他,坚定地点了点头。

    卢恩愣了半晌,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点点头:“好吧,我相信你,米苏小姐。我把自己交给你们了——”

    他摇着头喃喃说了一句什么。

    方鸻就站在一旁,才听了个清楚。

    年轻人喃喃道:“……那几个学生就死在我面前,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这一切是对的,是理所当然。若我视而不见,米苏小姐,我没有办法坦然去告诉我妹妹这里发生了什么——我这个哥哥没什么能耐,但她至少希望我是个明辨是非,值得她骄傲的人。”

    “谢谢你,卢恩。”

    米苏温柔地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

    这个时候年长的骑士已经在办公室内走了一圈,敏锐的目光在各处停留片刻又移开,像是在寻找什么。

    而走到办公桌另一边时,他忽然抬起头来对两人说道:“你们来看看这个。”

    他拿起那份名册。

    米苏拿起名册翻了一下,然后神色凝重地合上:“这毫无疑问是祭祀仪式的顺序与日期,最近的也就在明天了,这些人已经丧心病狂了——”

    “从名单上看,曼洛的人已经开始不计代价了,他这么下去很快就会纸包不住火,”年长的骑士摇了摇头:“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他们有十全的把握才会如此,”米苏再看了一遍那名单,神色难过地说道:“我们来晚了,我没想到龙之金瞳竟然没有被摧毁,可我祖先……”

    她使劲摇了摇头,十分挣扎地说道:“哈格斯顿先生没有理由骗过他的,他不可能没发现的,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如果尼可波拉斯复活,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先顾及眼下吧,”年长的骑士稳重地开口道:“约修德大人或许有自己的考虑,也可能是他太信任自己的同伴,谁又会想到哈格斯顿爵士会被贪婪蒙蔽了双眼呢?”

    他看了看那名单。

    “不过这名单至少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还有一次仪式还没有举行。我对黑暗巨龙不是太了解,你看看我们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机会可以利用了一下,米苏小姐?”

    “谢谢你,迪克特先生,您说得对,是我太焦躁了。”米苏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还好有你和卢恩,我一个人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必客气,所有正义的同行人,皆是我等之友,”骑士板着脸答道:“愿玛尔兰之光,英勇者之剑始终与你同在。”

    米苏点点头,这才再仔细地看了那名册一便,然后在两人的注视当中,她略微皱起眉头。

    她翻到一页,神色微微有些变化,马上往前翻去,每翻到自己想要找到的内容,她就将名单抽出来,放在桌上。

    方鸻默默地看着。

    前前后后,正好一共十二份。

    而其中放在最上面的那一份,那名单上醒目的名字,正是那个有些柔弱的少女——他仿佛回忆起她略微有些局促与紧张的样子,告诉他,她叫做希丝。

    是陶工作坊主的女儿。

    三十年之前——

    “原来如此,”米苏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我明白了,我想我已经弄明白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两人看着她,忙问道:“究竟怎么了?”

    “并不是好消息。”米苏面沉似水地摇了摇头。

    “首先可以肯定,龙之金瞳的确在尼可波拉斯与我祖先一战中受到重创,民间传说我祖先刺瞎了尼可波拉斯一只金星之瞳其实也非空穴来风。”

    “这一百年来它利用了哈格斯顿爵士,潜藏起来缓慢地恢复自己的力量,这种东西在黑暗之中就散发着邪恶的恶臭,它的追随者们自然闻风而来,它将自己力量扎根于这座城市,潜移默化地融入那些刚出生的女婴身体之内,然后通过活祭的方式来一点点恢复自己的力量——”

    米苏停了片刻,露出厌恶地表情:“这些活祭中有一批是最重要的,她们的血统比较特殊,应该是拜龙教徒千挑万选出来的,她们身上融入的是龙之金瞳最本源的力量。”

    “就是这十二个?”

    “已经有十一个是牺牲者了,”米苏沉重地答道:“平均每五年一个,多里芬的执政者竟然始终无人察觉,我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这些人做得太过隐秘了,一座城市如果频频有人失踪一定会引起注意,但将这个时间拉长到一百年,就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里面的蹊跷了。”年长的骑士摇了摇头:“何况霍斯汀斯家族的人也一定在里面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有他们的庇护,执政长官又能发现什么呢?”

    “我真是为哈格斯顿爵士的后人感到痛心。”米苏难过地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名册,叹了一口气。

    “他本人也不怎么样,否则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事情了,”卢恩这才忍不住不屑地说道:“而且我怀疑执政官也是他们一边的,这事儿根本没希望,他们都是一丘之貉。”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们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骑士沉默了片刻,答道:“不过我想应该还没那么坏,多里芬前前后后换了十多任执政官,其背后的政治版图已经囊括了大半个考林王国,除非黑暗巨龙的追随者已经控制了王国,否则绝不至于——”

    卢恩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于偏激了,只能摇摇头,没再开口。

    他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少女看了看两人,答道:“分头行动吧,我们还是必须信任执政官大人,没有他的支持,我们的希望太过渺茫了,你和迪克特先生去把这些证据交给执政官大人。”

    “那你呢?”卢恩看了看少女,问道。

    少女用手放在那名册上,说道:“迪克特先生提醒了我,这些受害者的确是对方计划最重要的一环——我想办法去找一下这些失踪的学生的下落,虽然找到线索的可能性很小,但总得试一下。”

    “你一个人?”年轻人显得有些紧张。

    米苏少有地笑了:“放心,我不会鲁莽行事的,如果有线索,我会和你们一起行动。”

    卢恩听了,才和迪克特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他的目光顺着米苏的手看过去,落在那名单的最上面——“希丝吗?”年轻人叹了口气,“我真希望这位小姐的运气能好一些,能让我们找到她。”

    三人正在感叹,正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了。

    一个穿着水手衬衫的年轻人慌慌张张从外面跑了进来:“老板,米苏小姐,骑士先生,曼洛的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他们又回来了。”

    米苏看了其他人一眼,说道:“看起来我们也该离开了,我也只能骗过曼洛这么一会而已,再呆下去恐怕会有危险。”

    三人点点头。

    卢恩才对那年轻人说道:“杰弗里,你去拖住他们,等我们离开之后,你自己想个办法先出城。”

    那年轻人脱下帽子向三人行了一礼:“交给我好了,你们也要小心,尤其是老板你。”

    “谢谢你,杰弗里。”卢恩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说罢,四人分头走出办公室。

    而在他们身后,幻境犹如沙砾之上的城堡一般土崩瓦解,点点消散——在方鸻与希尔薇德的目光之中,月色下的办公室消失了,四壁的墙纸在逊色褪色、卷曲、发黑,然后片片碎裂。

    所有的纸张都变得焦黄,翘角最终化为尘土。

    办公桌轰一声坍塌,灰飞烟灭。

    书架也被压的向内弯曲,然后断裂,彼此倒塌在一起,再生出蛛网,沾满了灰尘。窗帘变得破败起来,一条一条,布满破洞。

    而外面的窗户,空洞洞的,犹如一只骷髅的眼眶。

    而只有清冷的月光——

    千年未变。

    洒在这废墟一般的办公室内。

    叮一声轻响,方鸻才看到,四人走出办公室的那个方向,一枚闪烁着幽光的胸针。

    静静地落在尘埃之间。

    视野的尽头,是一扇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