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三章 祭祀场 VII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三章 祭祀场 VII

 热门推荐:
    在众人的视野中,方鸻的发条妖精反应速度明显上了一个台阶,并且也更激进,如果说他先前只是以尽量避开一切敌人为目的进行路线安排,那么而这一刻开始,他的发条妖精明显开始主动侵入夜蜥人的感知范围。

    当然并不是横冲直撞,反映在众人眼中,而是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最近的发条妖精已经逼近到一队夜蜥人六十尺距离之内,然后迅速折返,前者手持长矛倏然回头,但在那之前发条妖精已经回到黑暗之中——夜蜥人竖瞳收成一线,可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疑惑地摇晃了一下背棘。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多个发条妖精之上,其中北面的一组甚至被发现,但方鸻有意识把那个发条妖精调开,甚至吸引了多组蜥蜴人暗哨的注意力。

    方鸻一边带箱子向一个方向前进,并默默记下自己的实验数据——蜥蜴人在黑暗之中对微弱声音的极限侦查距离大约在五十七尺到五十八尺之间,极限反应时间0.16秒,对空气中的微弱振动不敏感。

    但似乎有对于核心水晶发热的感应能力,表现为对一墙之隔的发条妖精也具有一定的感知能力,这与资料上对于夜蜥人热敏能力的介绍也不谋而合。

    冥听方鸻默默报出每一组数据,心中的惊讶更甚,这正是她战术意图的展现方式之一,很多人对于迅捷战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然一方面也是弑神者有意保密的原因,但一方面她也难免对这一战术的后继者感到有些失望。

    当然事实上自从有弑神者的情报支持之后,她就很少亲自这么干了,不过从方鸻身上,她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在全国高校联赛之上的自己,正是从那时候开始,迅捷战术才一点点得以完善,展示在人们面前。

    虽然方鸻的笨办法在冥面前显得有些可笑,但在她眼中也同样殊为可爱——几曾何时,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笨拙地尝试着改进战术呢?然而丑小鸭终有蜕变成为天鹅的那一刻,但很少有人能明白这一点,裹足不前的跌跌撞撞,不过是化茧之前的自我奋斗而已。

    未必安逸,但却充满了激情。

    然一旦绽放,定然美得动人心魄。

    冥心中甚至隐隐起了一点儿爱才之心。

    “但只可惜底子太差了!”这位构装女王心想,四控对于意图在第二世界发展的精英战斗工匠们来说,这个起点无论如何也太低了一些。

    她听到方鸻在一旁低声嘀咕,还以为是在询问她的意见,她有心指点后者,看看对方终能走到哪一步,于是毫不吝啬地开口道:“你的第一手情报是由发条妖精得出的,你必须要明白这一点,但发条妖精不等于自己,最终战斗工匠必须要有把对方针对于发条妖精的反应数据化的能力。”

    这才是一切的核心。

    她犹豫了一下,下面的话是有关于迅捷战术最核心的机密,只不过这个机密有些过时了,像是写在一张泛黄的纸上的‘秘籍’——自从她进入弑神者之后就很少用到,因为那里有更完善的情报支援,偌大的公会也不再只有她一个人孤军奋战了。

    她将那些东西好好地保存起来,只留作一个纪念,也不交给其他人,因为她的后继者们也用不上这些老掉牙的东西,她以为那些东西会永久地成为一个记忆,留在自己手边。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还有用得上它们的一天。

    但要把它们送出前之前的那一刻,她又有些犹豫了,她仔细注视着那一行行数据与列表,那是她无数个日夜辛苦的结果,对于旁人来说没用,但对她来说却是一份珍宝。

    这个少年能好好保管它,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吗?

    但冥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开口:“针对发条妖精的侦查能力,五六十尺的距离,可以直接视作侦查技能在35以上,黑暗环境下的加减值是5,有热敏能力再加10到15——而夜蜥人有黑暗视觉,因此可以去除黑暗环境的加减值——”

    她停了一下:“我在长期实验的过程,对很多情况总结了一张数据表,可以一一对应大多数状况与环境,但剩下的,就只能你自己去探索了。这东西我也用不着,就交给你吧,希望它能帮到你。”

    说罢,这位女王大人随手将系统之中的表格折成一线,然后发给了方鸻。

    方鸻得到提示时还微微一怔,他似乎意识到冥搞错了一件事,他嘀嘀咕咕其实不是在询问对方意见,而是在和塔塔小姐展开讨论,并让妖精小姐去帮自己核对与复查数据的可靠性。

    但他看到那张表格在自己视野之中一点点浮现,还是忍不住张大嘴巴,心头一热,那表格上也有夜蜥人的描述,写得清清楚楚,甚至比他临时复查到的数据详实得多。

    可远远不止于此,那只不过是那张表格上的冰山一角而已,上面林林总总的怪物,还有各类对手,甚至包括一些知名的选召者的大致数据,列得清清楚楚,像是一个庞大的数据库。

    这位女王大人或许有些谦虚,说得轻巧,但这里面不知包含了她多少汗水与智慧的结晶——虽然方鸻一眼就发现了,上面有些关于选召者部分的数据明显过时了,从等级上就能看出端倪。

    但他也明白这是为什么,想必对方加入弑神者之后这表格就再没怎么更新过,但那也够了,他心中的感动远远不止于此,这份表格看似轻巧,实际重若千钧。

    “谢谢你,冥女士。”

    冥有些不满:“要叫大姐姐,小家伙。”

    方鸻一笑,要他叫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大姐姐他还真叫不出口,腆着脸也难以做到,但在心中,他更愿意叫对方一声老师。有很多人教了他很多东西,让他一直很感激于社区之上那些大公无私的先行者们,包括冥在内,那些人与他虽无师生之名,却有师长之实。

    “准备好了吗?”冥问他。

    方鸻点点头:“看着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口气不小。”冥有些好笑,心想这家伙还是个跳脱的性子,让她有种物以类聚的好感,不过心下或多或少有些不以为然,在她想象之中的极限,这个少年也不过如此而已罢了。

    只是固执己见得有些可爱而已。

    大厅之中正传递着人与人之间的窃窃私语,与冥看到的角度不同,人们更多的是不解,他们不明白方鸻在干什么——发条妖精之舞很美,但却没有意义,或许对方可以不出纰漏,但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军方的人也不蠢,方鸻在试探夜蜥人的反应,军方自己的一大批分析师与情报官们也纷纷记录下数据,他们的眼光比方鸻更毒,得出的数字也更准,极限接近于冥反复核对与收集之后的数据。

    “0.17秒。”

    “热敏能力中弱。”

    “有细微的气流感知能力,弱。”

    “侦查技能44。”

    夜蜥人所在的芬里斯地下,不过是艾塔黎亚边缘的一隅,之前没太多人关注过这一族落,或许有些零散的数据,但彼此并不交互,而一直到此刻,这个数据才得以在方鸻的主导之下详细地更新。

    但军方要的不是这个,在这个争分夺秒的时刻,方鸻居然在搞这些飞机,甚至让他们有些恼火。

    “我们难道没有情报支持吗?”

    “冥在干什么?”

    “为什么放任他搞这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儿?”

    只有大厅一角,同为战斗工匠与炼金术士的virus看出了些许端倪,但并不是出于职业的敏感,而是对于对手的熟悉,她回头看了自己身边的银色维斯兰会长一眼,问:“看出来了?”

    晨曦点点头,国内十大公会的顶尖选召者,大多都是直接的竞争对手,彼此之间无论是交手还是并肩作战早已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互相可能比朋友还要熟悉。

    “冥在干什么,她怎么在教这小子她自己的战术,临时抱佛脚来得及吗?”virus皱了皱眉头。

    “她起了爱才之心啊。”

    “才?”

    virus摇摇头,她是没看出来画面中这个自由选召者有才在什么地方。

    军方的人自然也没看出来,他们只感到着急,方鸻的选择可能是对的,作为军人,他们也了解情报的重要性——但也太慢了,实在是太慢了,他们不仅仅抱怨方鸻,也抱怨冥。

    那女人究竟在干什么,她没告诉他眼下是什么情况吗?

    但忽然之间,一切窃窃私语都停了下来。

    大厅中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着魔了一样看着屏幕之中的画面。

    方鸻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试探行为大大地拖慢了发条妖精的速度,这样下去,只怕等他探查完毕,也早已追不上前面的夜蜥人了。银色维斯兰的众人还等着他发出反攻的信号呢,更不用说黑暗中还潜伏着数不清的危险。

    方鸻的解决办法一如既往地简单明了,所以在屏幕之上,众人看到他放出了第五只发条妖精,然后是第六只,第七只,最后他再伸手一摸,摸了个空。

    “靠,用完了——”

    方鸻脸一黑,才发现自己的发条妖精真的是消耗品,准备了那么多,银色维斯兰也补给了他不少,居然又用完了,这就是金山银山也禁不住这么花啊。

    还不用说还有火巨灵这种专用炮灰。

    但众人当然不知道他心中是怎么想的。

    “多少?”

    所有人都在询问这个问题。

    “六控?”

    “六控。”

    “但等等,他们还在保持行进,这……”

    “这人是银色维斯兰培养的后备役成员?”

    连virus都惊讶地看了一旁的晨曦一眼,但银色维斯兰的会长根本没注意到她,后者正在翻自己的通讯录,找找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的通讯号码是多少。

    而另一边,廖大使正小心地把所有人聚到一起,低声问这些人:“上次在旅者之憩,你们是不是测试过所有在场的非原住民的选召者系统,当时有人在现场吗?”

    一个黑风衣举起手来:“我在现场。”

    “有没有这个人当时的测试结果?”

    黑风衣面色有点古怪,张了张嘴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说啊,你哑了?”军官们直皱眉。

    “他……他好像叫夏亚还是什么的……”

    “大使问的是等级,你傻了吗?”

    那人哭丧着脸道:“可当时测试的结果……对方只有四、四级,不,应该是三级的一半啊……”

    他话音未落,不远处一个正拧开瓶子喝了一口水的军官噗一声一口水喷了一桌,正对面的廖大使极为尴尬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然后看了后者一眼。

    那人吓得一缩脖子,连忙表示:“失误,失误。”

    “三级半?”然后其他人才不怀好意地看向那黑风衣:“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两个月十二级?破纪录了你知道吗,而且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教我怎么升级?”

    那黑风衣一脸欲哭无泪,所以他才不愿意开口啊,他当然明白这有多么离谱,是个人恐怕都要当他是傻子。

    “除非是仪器出问题了。”

    但廖大使摆摆手,忽然开口道:“停一下,各位。”

    他抬起头,有些严肃地看着屏幕:“他从没说过自己是十五级,不是吗?”

    所有人都是一怔,对啊?

    但忽然之间他们反应过来,对个头啊——十五级不到的六控以上,甚至有可能是七控,国内也就elite和银色维斯兰的核心天才恐怕才有这个水平,难道说他们看的其实不是一个自由选召者,而是银色维斯兰培养的‘秘密武器’?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投向一旁的银色维斯兰公会会长。

    但银色维斯兰的会长同样眉头紧皱。

    苏菲居然没回他话!

    因为苏菲正被冥抓住了,这位女王陛下惊讶至极地看到方鸻放出后两只发条妖精之后,她当然留意到了方鸻抓空的那个动作,同样身为战斗工匠,她对对方这个动作代表的意义再清楚不过。

    至少七控。

    这就不是有点天赋可以说明的了。

    冥是何等样的人,立刻明白自己被某个小丫头给耍了,马上打开通讯水晶恶狠狠地对苏菲说道:“我的小公主殿下,你是不是对大姐姐我说了什么慌?”

    “我什么也没说啊,冥姐姐。”苏菲笑嘻嘻地答道。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小心思,说吧,”透过光页,冥危险地眯起眼睛看着面前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这小子究竟是谁,是不是你们银色维斯兰的秘密人才,他最多能多少控?”

    “他真是自由人,”苏菲答道:“至于多少控,冥姐姐你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少来,说真话。”

    “好吧好吧,”苏菲停了一下,心中也有些感慨:“他能双控能天使。”

    “什么!?”

    冥心中一颤,连语气都有些不那么肯定起来。

    但下一刻,她就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确切的说,在整个鸦雀无声的大厅之中,所有人都共同目睹了这样一幕。

    六只发条妖精很快完成了组网探查,而同一时间,方鸻与箱子与终于经过了那个路口,也就是说,他们侵入了越过由十七支夜蜥人巡逻队构成的外围防线。

    再往前,是精英级怪物的内层保护圈,这个圈子很难渗透,战斗不可避免。

    由于发条妖精消耗太快,方鸻这一次也不敢托大,五只发条妖精一收,然后才放出两具能天使。那犹如黑暗之中缓缓拉伸的两条明亮的蓝色光线,然后由上向下展开,两具美丽至极的灵活构装一点点完成具现化,安静地立于一侧。

    两具。

    下一刻,方鸻向前一指,两具能天使同时动了起来——这一动,便一发不可收拾。

    犹如两条向前交织的银线,能天使的刃足直接切入建筑之间的外墙,斜向走出了一条令人心折的曲线,方鸻甚至还有闲暇向箱子下达指令:“出发!”

    后者一点头,他早已跃跃欲试要实验一下自己新得来的技巧,一个来自双剑士的折向突进就跟上了两台能天使的步伐。

    而仅存的发条妖精至此刻还仍旧高悬于半空之上,映出内层保护圈的第一队敌人。

    能天使闪烁发动,切入最外围一头夜蜥人视野之内。

    那夜蜥人也警觉异常,顷刻回头,但能天使落地的一刹那,刃足在方鸻操控之下在地上一点,内置的悬挂装置一沉,重心向后一收,倏然转向夜蜥人的另一侧。

    “视野盲区——”

    冥眼中闪过难以置信的光芒,向右一侧是夜蜥人的视野盲区,每一次它们向这个方向作反应时都会慢上半拍,这个细节很难发现,而发现了也难以利用上。

    但对方竟然真的把她的战术思想贯穿到了最后。

    那夜蜥人转身果然慢半拍。

    这半拍,在迅捷战术的体系之下已足以决定一切,在它捕捉到第一台能天使的同一刻,而另一台能天使已闪烁至它身后,同样是视野盲区,这一次冥相信不是巧合。

    而且她注意到,方鸻开启了核心水晶低消耗模式。

    这样一来,主水晶热量更低,但能天使的行动速度与输出也会受很大影响。

    可是在必中的一击当中,行动速度与输出已经是旁枝末节的因素。

    能天使手起刃落,一剑穿心,那夜蜥人至死都没发觉攻击来自何方——几乎完美迅捷战术,冥看了看方鸻,再看了看那两台立刻消失于黑暗之中的能天使。

    她心中第一次有些心动。

    或许弑神者是该有下一个构装之王的继承者了。

    两个能天使彼此交错,在黑暗之中一闪即逝。

    犹如幽灵,彻底游离于夜蜥人的察觉范围之外,但一出手,必有收获,不过片刻,内层保卫圈就已濒临土崩瓦解。夜蜥人们仿佛这才察觉出一些不对,但已经晚了。

    那蜥蜴人战士长回头时,两台能天使像是闪现的银色死神一样出现在它狭长的视野之内。

    然后才是箱子。

    大厅中早已是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感到深深地震撼。

    这里不少人都是超竞技联盟的观看者,自然明白这是什么,这就是彻头彻尾的迅捷战术,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偏差。而自从冥女王渐渐退居二线之后,人们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在屏幕之上看到这个华美而纯粹的战术了?

    她居然片刻之间就教会了这个新人使用这个战术?

    而这个新人又是个什么怪物?

    连virus都忍不住反问了一句:“双控能天使?”

    “他究竟多少级?”廖大使第一个站了起来,询问周围的所有人。

    但黑风衣们面面相觑,谁也答不上这个问题来。

    只有方鸻仍旧冷静如常。

    他甚至透过通讯频道,对箱子补充了一句:“留活口。”

    留活口。

    就好像这头精英夜蜥人,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了一样。

    “我靠!”军官们看到这里不由齐齐低喊一声,简直醉了。

    他们差点以为自己看的不是一次突发的任务,而是超竞技联赛之中最精彩的几场决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