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抵达考林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抵达考林

 热门推荐:
    11月6日,天气晴好,风向西北。

    几天的筹备之后,大家终于登上贝里奥号离开了芬里斯,在船穿过外海时,透过云层,所有人皆看到一条自东向西新产生的大裂谷——它横贯海湾,正是那场灾难在岛上留下最醒目的伤痕。

    或许很久之后,人们也会牢记得这场可怕的灾难。

    ……

    11月10日,天气晴,北风。

    离开芬里斯的四天之后,贝里奥号抵达了考林外海,水手们也观测到一些近陆海鸟,那片古老大陆或许离我们已并不太远。

    这一次的航行远比上一次更加平静,大风暴过去之后,云层海在秋季的最后一段时日中,重复安宁与平和。至于水手们口中的海盗,也从未出现过,仿佛那只是一个遥远故事之中的名词。

    不过在海上的日子也并不无聊,每一天都充满了奇异与瑰丽的风景。

    ……

    写完最后一个字,方鸻才放下羽毛笔,轻轻合上日志。

    他抬起头来,目光一动不动看着一束阳光透过孔窗的栅格,正落在摇晃的甲板上,而书桌与天花板上的铁笼灯也随甲板摇晃,吱呀作响,轻慢而富有节奏。

    不过他也渐渐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与海风之中以太独特令人馨醉的味道。自从离开芬里斯之后,方鸻就开始学习写航行日记,这占用不了太多时间,但却充满了乐趣。

    他休息了一会,才打开抽屉,从几本书与一堆钱币之间摸出一枚金色的指环,并将它举起,目光仔细地端详。

    那指环入手冰凉,沉甸甸的分量,犹如粗金打造,表面有一些分布不均的纹理,它正折射着阳光,在黑暗的环境之下熠熠生辉。

    但它过去其实远比现在明亮得多。

    方鸻第一次在多里芬看到这枚指环时,它通体犹如金焰流淌在熔岩之中,犹如一枚发光的宝石,无时无刻不放射出炽热的光辉。

    而第二次在黑色圣城的地下出现时,它则仿佛一轮初生的太阳,持续的光与热从中迸射而出,驱散了一切的黑暗与迷雾。

    但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在他的系统之中,指环的虚影之上的描述还是一点未变:

    ‘强大的力量蕴含其中——’

    其实不必描述,方鸻心中也明白这枚指环中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它在多里芬吸收了尼可波拉斯之影的全部力量,而这一次又吞没了托拉戈托斯的一个分身。

    更离谱的是,它连萨鲁塔卡的一部分力量也照单全收,不过作为一位神明,后者的力量进入这指环之后,指环就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它不再复之前的光华夺目,好像陷入了沉寂之中,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样子。

    而三股强大的力量,自进入指环之后,也再无一点反应,这东西好像是一个无底洞,又或者内部通向一个亚空间。它唯一有一点变化,或许就是让方鸻隐隐感到它与自己之间产生了一丝联系。

    这些天以来,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如此仔细端详这枚戒指。

    但同样的,当他拿起这枚指环时,在寂静的空间之中,又再一次感到了那种奇特的感应。

    那种感觉有些无法形容,就像是有一个念头正出现在他脑海之中,但并非是他自己的想法,倒不如说是一个陌生的意愿,想要在思维层面上与他交流。

    可这个念头并不稳定,只有当他静下心来,微微出神时,才会出现片刻,但只要一回过神来,它马上就会烟消云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一度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但不久之前妖精小姐打消了他这个判断,她告诉他,他的精神世界之中的确出现了一个新的‘印记’。

    “一个新的‘印记’?”

    “或按通俗一些的说法,一种契约。”塔塔当时如是答道。

    “契约?”

    “就像是骑士先生与我的契约——”

    于是方鸻感到有些不妙了。

    他与塔塔小姐的契约,自然是龙魂契约,而一个新的类似的契约在他精神世界之中出现了,那意味着一个新的龙魂诞生了——而它的来历他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那很可能会是一个黑暗龙魂。

    可他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黑暗之龙也会留下龙魂吗?一个人又怎么能与两个龙魂产生联系?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

    妖精小姐也只能平静地,与他小眼对大眼。

    因为历史上从未有人签订过两个龙魂契约。

    而也从未有人用金星之瞳铸造过这样一枚指环,更未有人用金焰之环吸收过两头黑暗巨龙与一位黑暗神祇的部分力量,所以自然也没人能告诉他们。

    这枚戒指,它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更关键的是,这种改变究竟是好是坏——方鸻也不得而知。

    只一天天过去,他的确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了那个正在孕育之中的龙魂的成长,它与他的精神世界之间似乎有一层隔阂,而它正在不断地叩击那层隔膜。

    叩击的感应也越来越强烈——

    “今天如何,骑士先生?”塔塔将一本大书合上,在后面抬起头来,问道。

    方鸻看着自己的龙魂小姐,轻轻摇了摇头。

    “我也弄不明白情况究竟是好是坏,我感受不到它的目的,似乎只是在单纯地叩击我的心灵世界,发出无意识的信号。”方鸻在心中想了一个形容方式。

    那种感觉,就像是幼龙破壳而出之前,无意识地用爪子敲击着自己的卵壳,想要打开一条缝隙,从中探出自己的第一道好奇的目光。

    或者说,像是幼体无意识的胎动。

    虽然后面这种说法,总让他觉得有些古怪,所以也没说出口——不过塔塔已经收到了他的心思,只看了她一眼,并未觉得有何不妥。相反,她也认同这个形容,觉得十分精准。

    塔塔又平静地说了另一件事:“这样一来,我暂时没办法待在你的精神世界中了,骑士先生。”

    方鸻有些意外地看向桌上的妖精小姐:“可一直在外界维持隐身的话,会不会吃不消?”

    塔塔答道:“以太之风总有涨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如此。”

    方鸻想了一下,答道:“那么,就得把塔塔小姐介绍给大家了,”他又征求了一下对方的意见:“没有问题吗?”

    塔塔只轻轻点了一下头:“麻烦骑士先生了。”

    方鸻看她神色,不由开口道:“妖精形态的龙魂并不常见,而且也有一些妖精与人类结伴而行,其实不算什么。再加上我是一个选召者,一些豪华版的系统,其实也是带引导妖精的,形象与你们差不多——”

    塔塔看了看他,轻声答道:“我并不担心这个,骑士先生。”

    方鸻微微一愣,心中一下闪过对方的念头,那个画面之中是一个大号的天蓝,正在妖精小姐脸上摸来摸去。

    他神色一下变得有点古怪起来,原来对方一直担心的竟然是这个?塔塔低下头,脸上渗出一丝微红,她心中其实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只是不知为何,单单是这个想法让她感到有一丝窘迫。

    方鸻咳嗽了一声,才小声答道:“我会让天蓝离你远一点的。”

    塔塔轻轻点点头,手头一次有些局促地放在并拢的膝头上。

    过了一会,方鸻才重新收好金焰之环,只是这一次他没再收回抽屉里,而是用一张羊皮纸包裹起来,贴身放好。他从书架上抽出一本《考林—伊休里安地理志》,翻了几页,船舱内一片安静,但他读了几页,始终静不下心来。

    好在没过多久,甲板上便传来人们的喊声。

    片刻,一阵脚步声从楼梯上面跑下来,只听天蓝在外面大声敲门,喊道:“艾德哥哥,我们到了!”

    方鸻这才放下书本,回过神来,才反应过来他们到了什么地方。

    考林大陆。

    瞭望手一定是发现了大陆边缘的踪迹。

    他从吊床上翻身而下,不过船上人多眼杂,方鸻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就暴露出妖精小姐,只与后者商量了一下,塔塔便隐去身形之后与他一道出门。

    打开门,便看到天蓝、姬塔与箱子挤在外面,不过后者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是被某个咋咋呼呼的小姑娘拽过来的。

    他与天蓝、姬塔还有洛羽年纪相仿,几人倒是熟悉得很快。

    “艾德哥哥。”姬塔还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红着脸礼貌地对他问了一声好。

    方鸻也对后者颔首示意。

    而天蓝则并不在乎什么礼貌,只立刻叽叽喳喳地说道:“水手们看到陆地的边缘了,那里是艾格纳空峡的入口,艾德哥哥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吧?”

    方鸻点点头。

    他当然知道,那里正是考林主大陆的最北缘。

    与古树之海不同,考林主大陆,正是云层海大陆群的第一陆块,也是考林人的故乡、母大陆,若不计算陆缘岛屿,考林大陆大约有一千万平方公里陆地面积。

    其东起圣休安角,西抵伊斯塔尼亚沙海,仲部一片孤立的群山将之与东方伊休里安次大陆相连,那是从窟底山脉到到岩柱孤山的一系列支脉,所共同形成的大陆之脊。

    矮人给了它一个名字——埃尔德隆。

    二目光从铸圣厅所在的绝境孤峰往南,冰川融成长河,从上万米高的海拔之上一垂直下,滚滚流过莽林,注入努林那瑞的沼泽低地之中。

    那里雨林丛生,并形成今天的阿苏卡王国。

    血蜥一脉的秘境之地。

    再向东,地岬则从大陆的边缘突出陆层,形成直入云海的圣休安角,也是王国的长杖海湾,那个一个迥异于主大陆的地区,那里时至今日仍流传着传奇女海盗的古老传说。

    再转回大陆之脊以西,则是一片翠语祝福之地,星海之上西风浸润,气候温和,河流曲折形成平原,其上点缀着星罗棋布的繁荣文化。

    在长久的贸易与战争之中,古老的城邦逐合而为一形成一个具有蓝白盾徽,饰以星辰与海林王冠国徽的传统国度——而今天,人们对它的名字早已耳熟能详:

    考林—伊休里安联盟。

    王国的首都——晨光之冠‘戈蓝德’,则位于这片古老的大陆的北方顶点,白塔河口湍急的流水分开大陆形成一道长长的峡湾之中。

    考林人还未离开陆地之前,便为这片空湾起了一个名字——艾格纳。

    方鸻在天蓝喋喋不休的介绍之中走上甲板,看到的正是这样的一幅画卷——贝里奥号的前方,高耸的海峡正在一点点张开臂膀,灰白的岩山形成两道峭壁正徐徐展开,其上点缀着茂密的森林。

    森林上有一座灯塔,正用灯光指引贝里奥号放缓速度,不远处,洛羽与大猫人趴在船舷上看下面飞行的狮鹫骑士,他们正用夹杂着浓厚地方口音的考林语,大声指引飞空艇转向一个方向。

    波平如镜的空海之上,布满了大大小小飞空艇,犹如五颜六色的色彩,悬浮在半空之中。

    不过贝里奥号的船长显然是一个有丰富经验的老手,不待对方靠近,他已将飞空艇泊入预定的航道之上,那几个狮鹫骑士比了一个可以通行的手势,然后高高飞远了。

    洛羽回过头,看到他们飞向了后面不远处等待的另一条船。

    “我们还要等多久?”他问。

    大猫人显然已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用利爪比画了一下:“等到导船出来为我们引路。”

    在他所指的方向,几艘小艇正曲曲折折地从海湾之中航出,远远打起旗号,划向这个方向。巨大贝里奥号正在一声长长的汽笛声中放缓了速度,等导船靠近,它已一点点缓缓沿着峡谷进入海湾之内。

    方鸻看到两岸地势逐渐平缓,灰白的岩石也由墨绿的森林所取代,而海湾又在前方分叉,两条河流在陆缘形成一道瀑布,一条白练垂入云海之中。

    那里河心的孤岛之上,就在那翠林的深处,正藏着灰白的高墙与闪耀红瓦的尖塔。

    他虽从未到过这座王国的首都,但也一眼认出来——那就是晨光之冠‘戈蓝德’。

    这座王国之都与艾尔帕欣那种近乎于垂直的城市,另有一种广阔的气势,零星的城区、城墙、桥梁被河流分成几块,广布于海湾两侧的陆地之上。

    而一眼看去,近乎看不到边际线。

    不过抵达这里的每一个人,第一眼看到的总是翠林茂密的河心岛中央平伸出去的一座长长的桥梁,那一百四十孔直桥近乎垂直于瀑布之后的岔流,犹如一条白色的细线。

    在那细线的尽头,就是戈蓝德王冠之上的璀璨明珠——国王广场。

    那是整个王国最富盛名的一座广场。

    因为那里的白石之碑上,至今还留有当年艾文奎因的精灵,铸圣厅的矮人与考林人共同的盟誓,这个誓文,也正是考林—伊休里安联盟今日得以存在的基础。

    方鸻走到大猫人与洛羽旁边,看了看四下,发现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影。

    他不由问了一句:“其他人呢?”

    大猫人闻言转过身来,任由海湾上的风吹着自己的鬃毛,竖起一根爪子对他摇了摇:“别问,小家伙,待会你就知道了。”

    “待会?”

    方鸻狐疑地看着两人。

    还是洛羽十分老实地答道:“其实是艾缇拉小姐她们正在帮帕克进行伪装。”

    方鸻这才反应过来,他、帕克、希尔薇德还有箱子当时都是一起上过‘直播’的,所以在上岸之前,他们皆需要改变一下身份。其中他与箱子还好,因为当时两人都带着面具,所以只要大致换一身行头就可以了。

    希尔薇德要稍稍麻烦一点,毕竟她本身还是宰相一党的目标,不过舰务官小姐也不是第一次到戈蓝德,她之前可以瞒过宰相一党不被发现,这一次想必也自有办法。

    她没主动给提出来,就说明不劳他这个‘船长大人’费心。

    最麻烦的反而是帕克——

    因为帕帕拉尔人在北方大陆是如此的罕见,走在任何地方都是引人注目的目标,无论怎么易装、还是带面具,皆没什么意义。这家伙就像是一个标签,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对众人的身份产生一些联想。

    方鸻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只不过布丽安公主告诉他不必担心,她有办法。

    只是那个办法是什么,这位精灵公主一直没露口风。

    他不由有些好奇起来:“她们打算怎么做,而且伪装需要那么多人去帮忙吗?”

    “布丽安公主说,她不太熟悉帕帕拉尔人的风格,所以才要艾缇拉小姐去帮忙,”洛羽答道:“希尔薇德小姐也在那边,充当公主殿下的助手,不过我也不知道女士们究竟在做什么。”

    “风格——?”

    方鸻正准备问什么,但忽然之间,他一下张大了嘴巴。

    因为他分明看到一个脸圆圆的,有些可爱的帕帕拉尔人小姑娘,正从船舱下面走了上来,她还用黑漆漆的眼睛奇怪地看着方鸻等人,摊手好奇地问了一句:

    “你们看我干什么?”

    “等等,我的伪装没问题吗?”

    大猫人这才在后面拍了拍已经石化的方鸻:“布丽安公主告诉我们,她有一条变性腰带——”

    “事实上自从努美林时代之后,这种魔法道具就非常罕见了,价值不菲,但公主殿下非常慷慨,她送给我们了。”

    方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