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特殊的职衔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特殊的职衔

 热门推荐:
    离开车站,知识圣殿位于一座名为让-唐那斯的广场上,那青石铺设的广场中央有一个石雕喷泉,上面是其建立者的雕像,藤萝满布,广场四周有许多鸽子。不远处是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的旧址,那里现在为一片魔导与炼金术店铺占据,天空湛蓝无云,浮动着各式各样的广告气球与新式飞艇。

    气势恢宏的圣殿,便矗立在这些魔导技术的产物的背景之下,仿佛新与旧的时代在此交汇,一方是古老的神权,一方是知识的日新月异。

    方鸻走进大厅,看着钢铁与浅蓝色玻璃拱顶,威严肃穆,湛蓝的阳光从天顶上射下来,照在正中央安吉那肃穆的面容上,那圣像一手鹅毛笔,一手羊皮长卷一直垂到地面。

    两侧是一排排神龛,由充满宗教意味的浮拱、雕饰包围,皆是银色的金属所雕琢的,在水晶灯光下熠熠生辉,与浅蓝的阳光交相辉映。

    他不由自主用卡普卡、罗戴尔的圣殿与之对比,后者是两个世纪之前‘新纪元宗教改革’之后的产物——端庄、威严而简朴,而这一座圣殿则充满了艾塔黎亚的当代风格。

    恢弘,现代与大气,仿佛是工业革命时代的水晶宫。

    至于精灵遗迹地下面那座岩石圣殿,则更加古老一些,岩石之间透出的冷漠、高高在上,也一如那个时代的神权在上,宗教改革之后,信仰就多了一丝人情味。

    不过在众神之中,安吉那的信徒仍旧独树一帜。方鸻所见大厅中来来去去的僧侣,大多安静冷淡,他向负责接待的修士道明自己的来意,后者也只带他到安吉那圣像之下。

    没有寒暄,也没显得有多热情,甚至也不传播教义——因为知识与真理就在那里,安吉那教义向来如此。“等前面的人,然后把手放在圣坛之上,炼金术士。”那修士带着一种被打搅的不快——这大约也算是人间烟火的一种,低声说道。

    方鸻依言而行。

    不过圣坛是禁物,非是选民,普通人当然不能真把手放上去——早先就有不少选召者吃亏,被圣坛上面的禁力反弹,出过不少糗事。

    两人前面是一群公会选召者,但看不出是哪个公会,这些人穿着一身浅蓝色的战袍,应该是同一个公会的。另有几个闲散人士——这里毕竟是王城,在卡普卡与罗戴尔,知识圣殿内多半没几个人。

    选召者将受圣权加成称之为‘转职’或者‘进阶’,但其实所属的身份与职业早已在一个人获得知识与技能的过程之中就已决定,所以这也只是一种约定成俗的称谓罢了。

    那些公会选召者有一个带头的年长者,显然很经验,一一嘱咐,受洗者将手伸向圣坛,悬空片刻,便睁开眼睛露出惊喜的光芒:

    “是构装骑士,加成是战斗经验与认知经验获取各加6%!”

    “很不错。”那年长者只点点头。

    确实很不错了,神权洗礼是对一个人过去在这一领域经历的一种赞许与肯定。一如英勇之人寻求至圣玛尔兰女士的祝福,而追寻知识与真理之人,则承蒙记录者安吉那的庇佑。

    方鸻知道,圣权加成虽会上下波动,但双加成一共12%,已经算是优秀。普通人单项加成达到10%,即可算是合格,而双加成又比单加成少见得多。

    后面几个人一个构装领主,两个构装骑士,还有一个魔导工匠,前者皆是10%战斗经验加成,后者8%计算力加成,这也是职衔不同的差异。

    及格的固然庆幸,而低于此线的人则郁郁寡欢,毕竟到达二阶的机会一生就这么一次,起跑线上就落后于人的滋味不太好受。不过方鸻其实过去看社区,6%、5%的大有人在,这一群公会选召者其实都算得上是优异了。

    公会人士之后,之后那几个闲散人士上前,在前者的风言风语之下伸出手去,其中还有一个人出了糗,被弹出几丈远。“不要碰到圣坛。”一旁的僧侣摇摇头,这才出言提醒。

    “怎么不早说?”那选召者一脸晦气,引起一片低笑声。

    不过这些人当中却有人出人意表,获得了一个魔导士头衔,与8%的双加成,那人睁开眼睛时,已激动得不能自己;而他之后一人,加成虽然一般,但他有一些骄傲地报出自己的职衔时,大厅一下显得有些安静——

    “妖精使,5%认知经验与计算力加成。”

    然后才轮到方鸻上前,他正看到看到那个年长者的公会选召者将两人约到一边,低声询问两人什么。应当是在拉两人入会,他明白对于这些小公会来说,这两个人都是罕见的好苗子了。

    方鸻上前一步,伸出手——他在卡普卡与罗戴尔见多了人‘转职’的情形,十分清楚过程细节,倒不至于出糗,不过心中难免还是有一些忐忑,不知会获得一个怎样的职衔?

    倒是一旁希尔薇德比他更有信心,给予他一个鼓励的目光,少女站在那儿,虽带着面纱,但单单是窈窕的身形与不凡的气质便引得旁人频频侧目。

    连带方鸻也成为众人目光的中心——

    方鸻刚刚把手伸出,靠近圣坛,脑海之中便神秘多出一些信息。那些信息又反映在系统之上:

    革新者

    ‘古老职业历经弥新之道,高拱晨星眷顾踏向前路之人——’

    计算力+10%,抵抗力+10%,认知经验获取+10%

    方鸻一时间竟怔住了。

    而旁人受圣权加成不过是一刹那之间的事情,方鸻的异常反应显然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一旁的僧侣投来意外的一瞥,不过也没问什么。

    职衔是个人隐私,若受洗礼者自己不说的话,圣殿方面是不会主动开口质询的。

    希尔薇德也扬了扬眉毛,意识到什么,不过这位聪慧的少女心思一动,也没有开口询问。至于旁的那些选召者们则没什么顾忌,直接好心开口道:

    “朋友,没事吧,你什么职衔?”

    方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但心中的惊讶,一时之间也难以言述。

    没听过的职衔倒也罢了,艾塔黎亚的职业头衔千千万万,有他没听过的也不奇怪,但这个描述却有一些出人意表,一般的职业头衔来说,下面的描述通常是对这一职业的阐述。

    比如构装领主,是‘精巧大师,思维领域的主宰,构装体的指挥者——’,而至高者则是‘魔导技术的真正践行者,即是工匠,也是战士——’。

    ‘古老职业历经弥新之道,高拱晨星眷顾踏向前路之人——’,这么一句奇奇怪怪的话,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更不用说那个可怕的三加成。

    30%的三加成,方鸻闻所未闻。

    工匠的圣权加成来自于知识追寻者、记录者安吉那的祝福。

    方鸻心中闪过一丝灵光,一时间不由抬头看去,仿佛想要从这位代表着世间知识与真理的神祇身上看出一丝端倪,以及后者究竟想要对自己表达什么?

    但安吉那的圣像一如既往的肃穆与安静,并无任何表象。

    他收回手来,在系统半透明的光页之上看着这个职衔——革新者,艾塔黎亚的职业革新者何止千千万万,每时每刻,都新的道路出现在人们眼前。

    但他隐隐想到,自己的这个头衔,或许是与自己所传承的海恩-帆姆的水晶有关,若是无属性水晶真的经由他手重现于这个世界之上,那或许真会是一场足以改变一切的革新。

    不过真是如此吗?

    方鸻又觉得有些不太对,三加成之中的计算力与经验加成还算常见,应当分别来自于工匠大师与构装领主的道路,但那个抵抗力加成就有一些无法理解了。

    为了让他变得更抗揍吗?可炼金术士的抵抗力本身就很差。

    他不开口,但不妨碍其他人低声议论,毕竟他的行为已十分反常:

    “这人可真古怪。”

    “看他样子也就是个普通的炼金术士,还能是什么职衔?”

    “或许是加成太低了,不愿意说吧?”

    方鸻听着这些话,但一言不发,他早已过了那个喜欢炫耀的时候,何况现在他还有一屁股麻烦追在后面。只付了圣水的费用——其实也就是手续费之后,然后便头也不回地带着希尔薇德离开。

    舰务官小姐十分安静地走在后面,也不多问,她心知肚明,这位大男孩有一些秘密,作为妖精龙魂的所有者,职衔说不定就是龙骑士,当然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倒是方鸻有些过意不去,这才低声对她说了一句:“我的职衔有一些特殊,加成很高。”

    希尔薇德额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明白。”

    至于她明白了什么,方鸻自己也不明白。

    不过两人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不想事与愿违,正当走到大厅门口之际,一个跌跌撞撞的落魄的男人从外面撞了进来,对方似乎十分慌张,也不看前面,一下将方鸻撞个正着。

    方鸻一个踉跄,却见那人既不道歉,也不回头,只直愣愣地与他擦身而过,向前冲去。

    他倒不在意对方道不道歉,只是他身后正是希尔薇德所在,他十分警觉地向后一抓,抓住那人的胳膊,由于两人力道太大,那人竟失去重心向前扑在地上。

    对方摇了摇头才爬起来,然后回过头恶狠狠地看了方鸻一眼。方鸻看到对方的目光,竟是一愣——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双眼血红,不似人类。

    这双眼睛一下就让他回忆起了很多东西——那是多里芬的幻境之中,那些受拜龙教徒控制的市民们。

    “你……”

    他下意识开口。

    但对方似乎根本不在意他,只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继续向那个方向跑去。

    方鸻忽然意识到不好,这人定然与拜龙教徒有关,他现在与拜龙教徒的关系不说势同水火,但也相差无几——何况艾缇拉小姐那里,也还有基德先生的血海深仇。

    于是他想也不想,便准备投射出自己的能天使——但正是这个时候,忽然‘哗’一声巨响,方鸻回头便看到圣殿一侧的玻璃幕墙忽然坍塌下来。

    在大厅之中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一座高大的钢铁巨人从那里破窗而入,一拳砸向那个正在向前狂奔的男人。

    而后者仿佛早料到这一击,身形微微一晃,像是带着一道残影一样闪开了这一拳。那动作十分诡异,仿佛对方之前还在向前飞奔,但忽然之间向右平移出去一段。

    直觉闪避,方鸻立刻意识到那是一个什么技巧。

    对方在他眼中的威胁度也直线上升,虽说直觉闪避是一个十六级技能,夜莺与少数职业十五级即可达到其前置,但看那男人的动作,明显是一个力量系的角色。

    先前对方差一点把他撞到在地,无意之中暴露出的力量,也足以说明这一点。

    也就是说,对方的等级可能很高——

    “钢铁魔像!”大厅之中那几个公会选召者显然没注意到这一点,此刻只惊呼一声。

    方鸻回过头去,这才看到那破窗而入的钢铁傀儡,通体漆黑,白雾缭绕,身上刻满魔法符文,大约有两人半高,体格巨大——这正是魔导士的二十五级召唤物,钢铁魔像。

    而钢铁魔像是艾帕森钢之议会魔导士的专属技能,选召者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加入这个高端魔导士议会,方鸻本以为是钢之议会的原住民魔导士到了,却没想片刻之后,一个身披灰袍的魔导士一手持杖,一手持书从一地玻璃碎片之上走了进来。

    那人十分年轻,大约二十五六岁年纪,这个年纪的钢之议会的魔导士,只可能是选召者。而方鸻看到对方的魔导炉,不由眼皮都跳了一下。

    stardust-432,sem型魔导炉,‘星尘‘系列是桑夏克‘夜空工坊’最顶尖的魔导炉之一,在魔导之中的地位不下于‘中枢神经’系列魔导炉在战斗工匠之中的地位。

    简单来说,这就是市面上可以买到的,最贵的那一款,而且还是军用型。

    432系列,说明这不是他的翠鸟αae那种‘儿童’玩具,这是三十级以上的魔导炉,它在方鸻眼中只能化作两个字——天价。

    而同时,也说明这个魔导士的等级与实力都有些高得可怕。

    那人一进入,先看了方鸻与其他人一眼,便手指连点,在空气中划出一个个光作的符号——然后向前一指,两束红光从他右手金属指尖上射出,彼此张开,上下形成一面结界。

    那结界将一边安吉那圣像之下那几个公会的选召者隔绝在外,但却将方鸻与希尔薇德包括在内,那年轻人才回过头来对他说道:“帮我拦住这个人的退路,保护其他人不受伤害——”

    方鸻一怔,心下愕然,这人是怎么看出他是这些人当中实力最高的?不过那人不给他反应过来的时间,指了指胸前:“你是战斗工匠吧?”

    方鸻看了一眼那里的黑色水晶,这才明白过来是这个信息投影水晶暴露了自己,除了战斗工匠,也没什么其他人会佩戴这东西。

    而这黑色水晶的等阶很高,对方大约是凭借此来判断自己实力的,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艾塔黎亚拥有一定装备水平的人,实力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他点了点头,这才平伸右手打开一道幽蓝光门,他本来也打算将那可能与拜龙教徒有关的男人拦下来,这个魔导士的提议正合他意。

    而那几个公会的选召者与一众闲散人士此时还没回过神来——怎么这人就同意了?他们自然也看出魔导士等级很高,远的不说——光那钢铁魔像已足以说明一切。

    而那男人看起来虽落魄至极,没什么威胁的样子,但连对方都要帮忙才可以拦下的敌人,又能弱到哪里去?他们这些人不过十四五级,这样的战斗简直就是神仙打架。

    而方鸻在他们眼中,甚至还要更弱一些。

    但那些人正张大嘴巴,似乎还拿不定注意要不要出声提醒一下,只看到一道幽蓝色的光门之后,一具泛着冷光,优雅的构装体出现在对方身畔。

    “能天使!”

    银色维斯兰的异体持剑人自然鼎鼎大名,所有人——尤其是战斗工匠们都认识,可以说知名度极高。连那个明显是钢之议会的魔导士也回过头来,第一次有些认真地看了方鸻一眼。

    然后对他点了点头。

    大约是能在这里遇上一个银色维斯兰分会的人,让他有些意外,不过这自然是好的方面而意外,银色维斯兰分会虽多,但挑选人员十分严格,往往不会有良莠不齐的现象。

    他或许也没想到,自己不过随便从人群之中挑了一个帮手,居然还算是个靠得住的家伙。

    而那男人显然也意识到威胁,后退一步,他似乎有些丧失理智的样子,竟然像是一头野兽一样向两人低吼了一声。那声音既低沉又沙哑,听起来根本不似人类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大厅之中的其他人,闻声也不由有些头皮发麻。

    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