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人口买卖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人口买卖

 热门推荐:
    方鸻心思急转,其实这些日子以来他也一直在考虑三个训练生的归属问题,但他同样也不得不考虑,自己是否已经具备这个资格与塔波利斯谈判?

    而若塔波利斯不接受自己的提议,处于双方之间的洛羽与姬塔又应该如何自处?

    他之所以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一方面是因为联系不上红叶,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毕竟这并不是他一个人,或者说他们一个小队的事情,那也关系到洛羽与姬塔的前途。

    若塔波利斯不同意,他应当怎么为洛羽与姬塔拿到两个选召者的身份?他自己都是一个黑户,难道再来两次偷渡?先不说军方不是傻子,姬塔与洛羽也未必愿意。

    他希望能再稳妥一些,只是天不遂人愿,会在这里遇上姬塔的哥哥,而且对方丝毫没给自己回寰的余地。

    面对子非鱼的问题,方鸻有那么一刹那几乎闪过一个否认的念头,但他只看到一旁姬塔与洛羽期望的目光,便明白自己其实并没有第二个回答。

    于是他迎上对方冷漠的目光,认真点了点头。

    “是的。”

    子非鱼微微一怔,但马上平复下来。

    他只沉默了片刻,看了一旁的洛羽一眼,然后才回头问道:“洛羽的战斗工匠技巧是你教的,你打算让他成为一个战斗工匠?”

    方鸻一愣,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么一个问题——但他也看了洛羽一眼,摇了摇头。洛羽在战斗工匠一途上的天赋并不太高,塔波利斯方面对他的定位十分精准,以其计算与分析能力,皆证明了他在元素使上会有非常杰出的天赋。

    可每个人心中毕竟是有梦想的,这也正是他教导洛羽战斗工匠技巧的初衷,或许未来这个少年终归会走上元素使的道路,但至少在训练生阶段,他曾经拥有过追逐梦想的机会。

    方鸻思考了片刻,才回答道:“更适合洛羽的方向还是元素使,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未来负责,分清梦想与任性之间的界限——或许未来会有机会走上战斗工匠与元素使之间的道路,但至少作为队长,我会推荐他先成为元素使。”

    这个回答略出乎子非鱼的预料。

    他想了一下:“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来洛羽就失去了待在你这个团队的初衷,若他无法成为战斗工匠,他为什么要留在一个小小的冒险团中?”

    方鸻并未了回答,而是看了洛羽一眼,但后者也未回答,只同样看着他。

    方鸻才摇了摇头:“你弄错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并不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冒险团成立的初衷——我仍记得红叶小姐说过,塔波利斯是自由选召者的公会,那么同样身为塔波利斯的一员,子非鱼先生想必能明白这一点。”

    “那就是自由选召者的初衷为何——”

    “我们来这里,只是因为我们心中对于冒险与探索的梦想与憧憬,或许而今这星门之后已不再那么单纯,但总有一些人还是愿意秉持本心而行。”

    “选择洛羽与姬塔作为同伴,并非是因为其他任何因素,仅仅是因为他们愿意留在这里,与其他人一起共同完成这段说不上漫长的旅程。”

    “若非如此,选择也无意义——”

    年轻的魔导士银色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他打量着这个少年。

    他与方鸻是第二次见面,虽然距离第一次并不太远,在安吉那圣殿时,对方就给他留下了一定印象,反应,与对构装的控制,作为一个战斗工匠皆可圈可点。

    而他也早在红叶与自己妹妹那里听过关于此人的一些事情,还有多里芬一行的一些细节,但直到此刻,这几个不同的印象才在他心中重合为一个大致的影子。

    一个还算合格的家伙。

    虽然不太靠谱——

    但他也是塔波利斯的一员,自然明白方鸻话语之中的含义,在星门时代的开端,自由选召者曾有一个与今天毫不相同的含义,那是一段勇敢者的故事。

    曾经的传奇的号召着今天的人们来到这里,多少和他们一样的少年怀着当初同样的梦想,只是一些人已渐渐丢掉了他们的初衷,而另一些人仍旧固执前行罢了。

    如今固执前行的人已越来越少。

    也未必靠谱。

    但至少忠于自己的理想。

    这样的人,或许幼稚,但多半不会差到哪里去。

    所以子非鱼闻言,点了点头便不再开口。

    而方鸻还有些意外,他本来以为对方是代表塔波利斯来向他兴师问罪的。

    但没想到对方在一阵沉默之后,只答了一句:“这件事本来也不由我负责,我只是提醒一下你而已。关于姬塔与洛羽的事情,公会方面已经有决定了,自然会有人来找你谈。”

    自然会有人来和他谈?

    方鸻微微一怔,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又有何决定?又会派什么人来与他谈?谈什么?虽然只是短短一句话之间,却让他听出不少言外之意。

    而以塔波利斯与他们这个小团队此刻的身份对比来说,对方愿意与他谈判,这本身就是一种态度的表现。

    姬塔这时才走了上来,略有一些不好意思地对他说道:“对不起,哥哥他就是这个样子……”

    方鸻对她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虽然对方的态度有一些冷淡,但自己毕竟拐走了人家的妹妹,还挖了塔波利斯的墙角,对他第一印象不太好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之后洛羽也走了过来,先向他致歉,才告诉他正是他们把这件事告诉后者的——不过方鸻对此也可以理解,两人毕竟现在的身份还是塔波利斯的训练生,理论上来说在这样的事情上他们是不能隐瞒公会方面的。

    他们一直到现在才说,于情于理已经是极限了,若是主动隐瞒的话,那又是另一种性质了,其实反而不利于之后他们冒险团与塔波利斯之间的谈判。

    不过方鸻也是从洛羽那里才搞清楚,塔波利斯方面并不是为了他们而来的,想想他们这个小小的冒险团、再加上两个训练生的事情,似乎确也没这个资格——

    这一次橡木骑士团来戈蓝德的一共有两支队伍,子非鱼不过是其中之一,从洛羽口中,骑士团大约是为了听雨者而来,而应当是受了星门港方面的委托。

    而且听雨者的事件的确与走之前一段时间攻击过他们的龙火公会十分类似,所以塔波利斯会主动加入到这个行动之中,也并不太奇怪。

    不过至于具体来了哪些人,以及这个任务本身又具体为何,洛羽与姬塔也语焉不详,那些毕竟是行动的机密,他们两个训练生自然所知甚少。

    只是姬塔私下里告诉他,公会方面与他谈判的人,很有可能是这一次行动的带队者——‘灰女士’尤古朵拉。

    而关于这位灰女士,方鸻瞬间就想起一些事情来——

    事实上为了与塔波利斯打交道,他之前专门花时间去了解过这个公会的历史。

    这位‘灰女士’,再加上历史上最年轻的钢之议会魔导士子非鱼,还有橡木骑士团的大脑——‘计算者’禹从文,同时也是他们的团长。

    这些人被人们称之为闪耀一代。

    其实许多公会都曾有这样的历史,突然之间从新人之中涌现出一批很有灵性的选手,并成长为中流砥柱。一些公会会借势而起,从此走上更广阔的舞台,甚至是第二世界,但也有一些公会在鼎盛之后,很快消亡。

    但塔波利斯的这一代,更加光芒耀眼——

    其中无论是禹从文还是子非鱼,皆是一时之选,放在顶尖公会之中,也是最为天才的后备新人——这里的后备,当然是天赋与潜力足以前往第二世界的后备役。

    但‘灰女士’尤古朵拉的经历更加传奇,她的经历其实与方鸻有一些类似,其最早是一个生活职业者,一直以商人为兴趣与职业。

    她新人生涯在东伊休里安已闯出一番天地,‘灰女士’之名也由此而来,不过那时她其实还是一介少女,再后来与杰弗利特红衣队结仇,就此走上战职之路。

    她成为战职之后是受塔波利斯支持的,不过事实证明后者的投资没有白费,‘灰女士’在两个领域的杰出天赋至今仍令人感叹。

    时至今日,她在塔波利斯还身兼两职,一方面是橡木骑士团的旅团成员,而另一方面——则是塔波利斯的青训营领队,这也与她曾经的商人生涯有关。

    在后勤管理上,塔波利斯也是无人能出其右。

    塔波利斯方面派这样一个人前来与他谈判,让方鸻不由有一些忐忑,不知自己运气是好是坏——排除这位女士在橡木骑士团的身份不谈,外面传言她更是一介谈判好手。

    想想也是,她在东伊休里安经商之时便已威名赫赫,岂能不擅长于谈判的?

    他就此询问过姬塔与洛羽,但两人一脸古怪,皆是语焉不详的样子,让他更是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他只得不得已,前往请教了一下姬塔的哥哥——塔波利斯那位年轻的钢之议会魔导士。

    不过子非鱼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答非所问:“红叶说得没错,其实你加入公会更有前途,之前战斗中表现可圈可点,战斗直觉也很好——”

    说完之后,他才交给方鸻一个通讯id。

    方鸻接过一看,心想得了——他旁敲侧击询问对方这位‘灰女士’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没想到姬塔的哥哥十分直接,干脆把‘灰女士’的通讯id给他了。

    意思十分明显,自己去问本人好了。

    方鸻一时间也有些无语,正在考虑是不是要让天蓝来与对方谈判的时候,这位‘灰女士’的通讯id忽然一下亮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

    原来他的通讯水晶还是今天才重新购买的,连队伍之中其他人都还没来得及告诉,‘灰女士’显然更不会有他的通讯id,要说唯一知道他通讯id的人——

    他抬起头一看,正看到子非鱼对他耸了耸肩,之前把‘灰女士’通讯id交给他的时候,对方显然是掌握了他的通讯id的。

    而对方脸上的神色也十分明显: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方鸻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一声,他又没办法把通讯挂掉,那也太没礼貌了,还想不想与塔波利斯方面谈判了?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接通了这个通讯申请——

    只片刻,一页画面便在他系统之中徐徐展开,不过令方鸻有些困惑的是,那边先是一片漆黑,然后才传来‘啪’一声闷响。

    然后他才看清,是一个少女将一把大剑掉在了地上,似乎还在翻找什么——一边找还一边嘀咕:“我的通讯水晶呢,你刚才谁把它碰掉了,我明明看它落在这个地方的……”

    那边的画面似乎也是在冒险者总工会,但在另一个方向,方鸻甚至能听到从画面之中传出来的差分机的隆隆声响。

    而那个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少女,在地上找了好半天似乎也没意识到这边自己已经与方鸻联系上了,直到旁人拍了拍她,她才‘啊’了一声意外地看着方鸻:

    “哎呀,你怎么联系上我的?”

    “抱歉抱歉,刚才有人把我的通讯水晶碰掉了。”

    “你好,我是尤古朵拉——对了,你就是红叶口中的那个小家伙吧?”

    “啊,那个什么来着……想起来了,听非鱼说你打算买洛羽和姬塔?”

    方鸻一头黑线地看着这个女人。

    他心中设想了‘灰女士’许多形象,包括阴翳的,面无表情的,不苟言笑的,一看起来便十分不好对付的,精干的商业女强人形象。

    但万万没想到,出现在画面之中会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有些迷迷糊糊的,连自己通讯页面打开了都没发现的马虎少女。

    而且社区上说‘灰女士’今年二十四岁,但画面上这个少女怎么看都好像比他还小一些的样子?

    而且这个买是个什么意思?

    虽然他明白公会与公会之间是有一些转会交易,但别说眼下转会季已过,而且训练生好像不在此列,更重要的是,对方怎么才能一开口就把这件事说得好像人口买卖一样。

    方鸻不由回头去看姬塔与洛羽,但只见两人皆转过头去,假装没有看到他的目光的样子。

    他不得不求助于一旁的子非鱼:“这真的是‘灰女士’?”

    年轻的魔导士回答简单有力,点了点头:“差不多。”

    差不多是个什么意思?

    这还能差不多的?

    方鸻一脸无语。

    而那少女已经把自己剑捡了起来,倒是十分自然:“小家伙你和红叶是好朋友,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我们这样的公会呢,看起来表面光鲜,但实际上私底下大家日子都不太好过,而公会培养一个有天赋的训练生,自然要投入好多物力与人力。”

    “你应当认可洛羽与姬塔的潜力吧?”

    若是天蓝在此,肯定会大摇其头,然后把自己的同伴贬的一文不值,以方便之后砍价。

    但方鸻毕竟还是面皮薄了一点,只能顺着对方的话点了点头。

    尤古朵拉见他点头,眼睛像是猫儿一样眯了起来:“要不我和你算一下账?”

    “首先呢,公会要在各个城市的联赛之中选出一些新秀,以及在各个社区之中发现潜在的苗子,这当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了。其中要投入许多人力,这个过程每年之间有时候会长达三个季度呢,而派出去的人,自然是要发放工资的,这你应该能理解吧……”

    “……然后是训练营的建设,你也洛羽与姬塔关于这个世界的认识与基础是十分扎实的,这自然不是大风吹来的,我们有许多退役的选召者,都在为这些新人们作贡献,你总不能看着这些老一辈的先行者们吃菜咽糠……”

    “……还有训练生身份名额的安排,以及后续选召者名额的争取等等一系列工作,考核任务,匕首的发放,与星门港的协调,都需要一大笔费用……”

    “……而且我们还有一些预先的计划,洛羽与姬塔离开之后,我们不得不选择其他人来顶上他们的位置,这里面的损失就更大了……”

    “总而言之——”尤古朵拉一扫之前的迷糊,此刻忽然显得精明无比,巴拉巴拉列了一大堆条目,其中有一些因为她语速太快方鸻甚至都没听清楚究竟是什么。

    但至少他听清楚了结论:

    “这样算来,姬塔差不多是三百六十二万七千六百九十八块八毛,由于人人平等考虑,所以洛羽先生也是这个价位好了。”

    “由于小家伙你与我们是第一次交易,我给你打个九点八折优惠——”

    尤古朵拉拍了拍自己的剑,才总算没有把价钱算到分位上去。

    不过方鸻张了张嘴巴,多少来着——他没听错吧,训练生的转会费的价格三百多万?在他记忆之中,星门时代以来,也似乎也是破纪录的天价了。

    而且这个人人平等的议价方式,是个什么样的考究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