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永恒与友情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永恒与友情

 热门推荐:
    “等等,记录不在冒险者公会是什么意思?”方鸻又追问了一句。

    天蓝旋即解释道:“是这样的,那记录的确是存在过,工作人员也确认了这一点。但那记录不久之前被人调走了,虽然理论上来说是会留下一份底本,但事实上没有,所以那份记录就因此而空缺了——”

    “那么是谁调走那份记录的?”

    天蓝摇了摇头:“这我可不知道,艾德哥哥,只知道是冒险者总工会的一位官员,具体就没有再多信息了。”

    她可爱地摊了摊手,表示信息在这里断了。

    方鸻看了看其他人,也从其他人那里得到类似的回应,他皱了一下眉,不由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调动这份记录?冒险者总工会的官员不会平白无故调动一份记录,而且专门指向的意味如此明显。

    而工作人员抹除底本的操作,究竟是属于操作失误还是得到授意?若是后者的话,这里面的蹊跷可就太多了。

    希尔薇德显然一下也想到了同样的方向上,她才说:“或许谁调走了记录并不重要,但若对方在冒险者公会方面有内应的话——”

    “那接下来我们就得小心一些了。”

    其他人闻言面色也不由有些肃然。

    的确,众人事先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可能性,那个可能导致艾缇拉弟弟丧生的凶手,竟然在冒险者总公会还有暗线,从而消除了自己留下的唯一痕迹。

    而事件走到一步,就有一些脱离于众人的控制了,因为冒险者总工会的高层官员,几乎都与王国的贵族圈子有深远的联系,有一些本身还是上层的大贵族,或者至少与其利益攸关。

    那是一个暂时对于他们来说还有一些遥远的阶层,再加上众人之前所发掘出的一些有关于拜龙教的蛛丝马迹,这让人不由自主地将之与一百年之前那场有关于龙之魔女的动乱联系起来。

    虽然在场大多都是选召者,要么便是艾缇拉这样对于考林—伊休里安的历史并无切身体会的来自于巨树之丘的精灵,但多里芬的一切至今还历历在目,而那不过是龙之魔女事件的一场余波而已。

    一想到要卷入这样的漩涡之中,所有人不禁皆有些相顾无言。

    这场发端于塔伦旅者沼泽,有关于一个冒险团与冒险团中的众人离奇失去星辉的事件,在跨越重洋来到千里之外的戈蓝德之后,似乎正变得愈发复杂与牵连深远。

    尤其是天蓝、洛羽与姬塔这几个早先与艾缇拉一起调查这件事的训练生,皆不由皱紧眉头,他们是最早参与调查这一事件的人,自然也一点点亲身体会了这一事件从最早先的并不复杂,一步步走向今天这个看似无底的漩涡之中。

    那个藏身于幕后的黑手,在艾尔帕欣那边的调查时还只显得迷雾重重,但也没像今天这样表现得如此扑朔迷离。

    他们一时间也不由向艾缇拉,似乎在等待后者的决定。

    而精灵少女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线索既然断了,那么在找到对方之前,不必太多考虑这件事情,我之前不是说过么?我们还有时间,不用太过着急。”话虽如此,她的口气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众人不由有些默然,他们知道,艾缇拉是因为不想让他们也卷入其中,才会如此说。但以她的性子,她一定会默默追查下去,直到自己弟弟死亡的真相水落石出。

    方鸻见众人一时间有些迷茫,于是主动打破沉默,开口道:“其实这件事好坏参半,关键是看怎么看——一方面对方固然抹除了记录,但同时也露出了尾巴,不是吗?”

    他心中其实从未觉得这个问题有多复杂。

    “对方的动作,也把其在工匠总会的同党暴露了出来,固然我们对此还无头绪,但这一次至少是敌人在明,我们在暗了。”

    “归根结底,一个谎言总是需要更多的谎言来掩盖,它是虚假的,就不会成为事实。只要我们抓住这条线,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现在,轮到我们掌握主动权了——”

    他的这番话毫无疑问给了其他人信心。

    天蓝也眼前一亮,忍不住用力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就算是幕后黑手与那些贵族们有牵连又如何?我们可是选召者,还会怕他们?就算是尼可波拉斯,不也败在艾德哥哥手下了吗?”

    她还挥了挥小拳头:“或许我们今天还没有这个实力,但总有一天我们会变得更强,最终找到那些害死艾缇拉姐姐的弟弟的幕后黑手!”

    说完,这小姑娘才回过头去,向一旁的精灵少女邀功道:“我说得对吗,艾缇拉姐姐?”

    艾缇拉心中不由有些好笑,宠溺地摸了摸她金色的卷发,不过她也知道众人的信心源自何处,不由看向那个似乎毫不对此感到踌躇与迷茫的大男孩。

    而方鸻仍旧在阐述自己的想法:“不过希尔薇德小姐说得也没错,看起来我们的计划也得由此而改变一下了。”

    改变计划的缘由,自然是因为这个潜在的暗线,若他们在冒险者总工会继续深入调查下去,就很有可能提前进入对方的视野。

    不过好在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正如他所言,对方在抹去‘痕迹’的同时,也暴露出了另一条线索——那就是对方留在冒险者公会的暗线。

    而从调查这个‘暗线’入手的话,他们也用不着借助于冒险者总工会了,因为冒险者总工会的高层官员的信息,显然是公之于众的。

    而且这些人中,也不是每一个官员皆有权力调动与抹除记录。

    排除了这些人之后,圈子就缩小了不少。

    而剩下的人,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在记录被调用的时间段内都在戈蓝德,或者都有机会,再把这些人也排除之后,剩下的人就更少。

    这样一次次做排除法,总能把嫌疑集中到少数几个人身上,或许有错漏,但也可以重新再来一次。至少剩下的那部分人,调查起来也不会再那么头绪万千。

    由此,计划也变得具有可行性。

    而且事实上就算那个‘暗线’已经消失,并离奇失踪,方鸻其实也不担心。

    因为‘线索’往往是难以消除的,那些消除‘线索’的手段,最终也会成为一个新的‘线索’,只要有心,终归会找到那个最终的答案。

    这是一段‘r’曾经告诉过他的话,以教导他如何分析艾塔黎亚这个信息世界的任务线,他也曾经把同样的思路用在分析多里芬与芬里斯岛的一系列事件之上——

    只是方鸻此刻感到,这段话放在更广的领域上,似乎也同样可以产生作用。

    他侃侃而谈,也理清了自己的头绪,而洛羽、天蓝等人在一旁听他布置任务,也有一种思路渐渐明了的感觉,而信心产生之后,众人也开始提出一些问题来。

    并完善这个计划。

    只有艾缇拉罕见地没有加入其中,精灵少女在一旁默默看着正在参与讨论的每一个人,这个小小团队之中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把她的事情,责无旁贷地当作了自己的事情。

    连箱子,都忍不住插了两句言,虽然说的无非是那些幕后黑手死定了,总要帮艾缇拉小姐讨还一个公道之内毫无营养的话。

    但人与人之间微小的力量汇聚在一起,似乎正形成一股涓涓的细流,终有一天,它会成长为一种可以改变一切的力量。

    这让精灵少女心中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述的情绪,那种情绪之中,有一种她在艾梅雅的圣树林之中,从未感受过的力量。

    她想,那或许正是女神不止一次告诉过她的——友情。精灵与其他短寿的种族很少会真正成为朋友,她们的一生虽然不如巨龙漫长,但相对于人类来说却已是一个无法企及的时间刻度。

    她的生命至今为止已经走过一百六十七个年头,相对于精灵来说,也不过才刚刚成年不久,但对于考林—伊休里安、对于选召者之中的绝大部分人来说,差不多已是两世的长短。

    而她出生的那个年代,这个世界上甚至还没有第一个选召者诞生——

    正是生命的漫长,感情才会显得深刻与刻骨铭心,因为她虽然一直在这个团队之中照顾着每一个人,却也小心地保持着自己与其他人之间的距离。

    直到那个大男孩出现之后。

    与自己弟弟如此相似的面孔,让她一下子就失去了往日的从容,从那之后,也越来越与这个小小团队之中的每一个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再难改变——

    这一点,无论她是否承认与否。

    艾缇拉轻轻叹了一口气,至少是现在,她心中是为此感到满足的,也充满了对于生命美好的向往。

    不过似乎有人在她身后,开口道:“艾缇拉小姐想到了什么?”

    精灵少女回过头去,正好看到希尔薇德的目光。

    舰务官小姐同样看着众人之间的少年,谢丝塔一言不发地站在她身后,不过少有地,她的目光十分清澈,只是内里似乎蕴含着一些回忆的神色:“是不是感到有些特别?”

    艾缇拉只是看着后者。

    希尔薇德头也不回地说道:“人们说,我父亲是天生的领导者,大探险家,但他这个人平日里其实也马马虎虎,与常人无异。”

    “不过在关键的时刻,在面对那些令凡人失色的空风暴之时,他总是能站出来,给予人们信心。或许这正是水手们如此相信与爱戴他的原因。”

    “巴金斯对我说,我父亲是一个伟大的船长——”

    她看着方鸻,一语双关:“我相信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倒下的,他一定还在第二世界的某个地方,甚至已经抵达了新世界也不一定。”

    少女这才回过头来,看向精灵少女的视线:“所以我才下定决心,我一定会找回我父亲。”

    艾缇拉轻轻点了点头:“你会的,因为女神告诉我们,每一个人皆会找到自己的那个答案。”

    希尔薇德闻言礼貌地一笑,向这位精灵女士点点头。

    只是她眼底没有一丝动摇,而心中也依旧明白,自己所依靠的从来不是什么众神——

    而两个少女之间私下的对话,方鸻自然也不会知晓。只不过众人既然已经决定要离开冒险者总工会,那么剩下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完成。

    那就是查到黎明之星这个名字是否还有人继承,若是没人继承,那么他们将要拾起这个名字,并让它重新闪耀于艾塔黎亚的云海之上。

    若是有,那他们也将在这里建立属于自己的冒险团。

    因为那是方鸻曾经立下的誓言,他亲口对丝卡佩小姐说过的话,他要建立一个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冒险团——因为它将空前伟大,超越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人。

    那是他亲口说过的话。

    现在,他要一点点把它变为现实。

    而因为在这个团队之中,每一个人几乎都明白这件事对于这个大男孩,对于他们这个团队的含义。所以当方鸻拿出自己的通讯水晶的时候,其他人也不由安静了下来。

    方鸻先用记忆中的id,先联系上了丝卡佩小姐,那边似乎也正是深夜,曾经的精灵女士穿着一件薄薄的丝绸睡衣、一头乱发好似鸟巢,一点也没有长生种该有的样子。

    同时她正十分不爽地看着方鸻,没好气道:“你小子疯了吧,也不看看是什么时间,大半夜把我给叫起来,你最好是有一个合理的理由。”

    她比划了一下丝卡佩流手刀,意思不言自明。

    但她忽然之间停了下来,因为看到了画面之中的那座‘金色大厦’,那是晨光之冠‘戈蓝德’最著名的一座‘建筑’,那是一个她曾经多么熟悉的世界啊。

    丝卡佩忽然感到鼻子有些发酸。

    “臭小子,”她故意骂道:“你还真来这个地方了,不过你在芬里斯耍帅的时候怎么没记起我来?是不是很刺激,很开心,而且又到哪里去拐了人家的漂亮姑娘?”

    她说到这里,忽然看到了画面之中立于方鸻一旁微微笑着的希尔薇德,一下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才住了口。

    只是轻轻吸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

    那个曾经在她看来的乳臭未干的小家伙,最终还是长大了啊,都有自己的女朋友了。丝卡佩心中忽然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母性的温柔,她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

    那里,正有一个幼小的生命,在孕育之中。

    而隔着屏幕,方鸻可不怕这位曾经的大姐头,只答道:“我们已经到冒险者总工会了,丝卡佩小姐。”

    “看到了,”丝卡佩答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她停了一下,才说道:“去035731a号办事处,我们是在那里建立团队的,黎明之星储存的东西,在037a与039b号储物柜之中,密码是serval的生日,你应该还记得吧?”

    方鸻点点头,他自然记得丝卡佩小姐养的那只薮猫小姐,可惜丝卡佩小姐从来也没什么养宠物的天份,可怜的serval小姐并没有在黎明之星留下太多的痕迹。

    丝卡佩这才与其他人一一打招呼,而且其他人也早已知道方鸻曾经的这位团长女士,除了箱子与爱丽莎稍微有一些好奇之外,皆也一一与丝卡佩回礼。

    而方鸻则带着其他人来到035731a号办事处的柜台前。

    一路上,他也干脆让塔塔再一次显出身形,并一并向丝卡佩与其他人介绍了自己的这位妖精小姐,银之图书馆的龙魂女士,当然了——他没直接说这是一只人工龙魂。

    其他人倒也还好,只不过以为这是一只引导妖精而已,毕竟就算是真的妖精,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倒是把天蓝给乐坏了,后者惊喜得好像看到糖果的小姑娘一样,看到塔塔的第一时间差点尖叫起来,恨不得立刻向妖精小姐伸出魔爪。

    但方鸻早已对这小丫头定点防范。

    他一下打掉对方鬼鬼祟祟的爪子,并严肃地告诉她,塔塔小姐是一位高贵的、优雅的淑女,绝不可视作玩偶,也不能随意拿在手中。

    天蓝这才机灵转动着的眼珠子,‘哦’了一声,那意思显然把他的话当作了耳边风。

    不过除了天蓝之外,姬塔似乎与对塔塔十分感兴趣的样子,而前者也多看了这个小小的博物学者小姐两眼,方鸻其实明白,塔塔一直都很喜欢姬塔的性子。

    毕竟两人对于知识的追寻,都是一致的。

    他看到这一幕时,忍不住想有机会的话,其实可以让塔塔教导他们未来的博物学者一些知识,充当后者的老师。从知识丰富的程度上来说,妖精小姐显然当之无愧。

    不过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

    众人来到台前,才询问了一下工作人员,关于黎明之星冒险团这个名号的继承申请权,是否已经过期。如果没有过期的话,他们是否可以申请。

    工作人员是个十分耐心的小姑娘,帮他们查了好一阵子资料之后,才告诉他们,黎明之星冒险团的继承申请权并没过期。

    但也同时告诉他们,他们无法申请。

    丝卡佩一听,这位曾经的团长女士当时就炸毛了:“为什么不能申请?你们最好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那怕是通过星门港,也要投诉你们,莫非还有人敢侵吞我们黎明之星的财产?”

    那小姑娘被她吓了一跳,随即才看清丝卡佩的样子,对照了一下资料,才意识到这是黎明之星的前团长——虽然资料上明明标注了,此人已经‘死亡’。

    在她看来,和一个‘死人’交谈固然有一些奇怪,但当然也明白选召者的特殊,所以才小心翼翼开口道:“丝卡佩小姐对吧,我们当然不是要故意为难你们,而是因为有人已经申请了黎明之星这个名字的继承权了。”

    丝卡佩当即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