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为期一周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为期一周

 热门推荐:
    “你好,我叫蕾雅-塞纳尔,应奥丁先生的要求,来告诉你如何与防御者为敌——”

    “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来自于考林—伊休里安圣言骑士团,职业是骑士,而非圣骑士。毫不谦虚地说,我的盾,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盾,越过了我的防线,大多数防护在你面前便形同虚设。”

    “不过这可不容易……”

    “所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因此在了解如何击破坚盾之前,最好是先了解什么是光荣的防护之道,这就是今天这一课中我要告诉你的事情。”

    方鸻好奇地看着面前的人儿。

    说出这番气势凌然的话语的,却并没有人们想象之中的高大与伟岸,确切的说,具有相当的反差。

    因为蕾雅女士与帕克一样,是一名帕帕拉尔人,她个子小小的,手中的大盾比她本人还要大上一圈,巨大的盾与小小的骑士小姐,相较之下看起来相当的不协调。

    但与帕克相比,这是一位相当端庄的女士。

    你可能会以为端庄这个词,生来与散漫、爱开玩笑的帕帕拉尔人无缘。

    但事实并非如此,方鸻早已听说过这位女士的大名。对方来自于考林—伊休里安圣言骑士团,但并非籍籍无名之辈,而是骑士团所共同推举的这一任大团长。

    团长女士虽然是小小的外表,但有一对英气凌然的剑眉,与一双正义的、洞悉人心的眼睛。

    她随时准备以手中之剑,去应战一切敌人,早已以公正与英勇而闻名于世,虽是选召者,但足以得到世人敬重。人们敬称为‘公正之盾’,并以此来纪念她在任内的公平与严正。

    说她是国内的第一盾卫,并不夸张。

    虽不具十王之资,但在考林—伊休里安的名声甚至远远超过其他人等。

    如今这位团长女士正向方鸻伸出小小的手来,奶声奶气地说道:“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方鸻小心翼翼地与这位小女士握了一下手。

    但让他有点诚惶诚恐的是,自己并未感到这位女士的威严。

    反而觉得有些可爱——

    顺便说一句,这位团长女士今年已经芳龄二十有六,是个合法的大萝莉。

    平台的一侧。

    一干人等正或坐或站,在古橡树参天的伞盖之下,远远看着方鸻被考林—伊休里安圣言骑士团大团长女士打得满地找牙。

    但这些人丝毫没有同情心理,甚至隐隐有些看好戏的意思——此刻一个背着巨大背包的‘少年’正回过头去,笑嘻嘻地对其他人说道:“小九一板一眼还是一点没变,一出手就全力以赴,那小家伙不会这么被打死罢?”

    洗手口中的小九,其实正是这位大团长女士的正式id——神圣九月。而蕾雅不过只是她在原住民之中的称谓,而塞纳尔更是她作为骑士团长的封地之名。

    众人皆摇了摇头。

    “你们明知道她干什么事都认真无比,为什么非要找她来?”有人问道。

    “那可是奥丁的主意。”

    “但不得不说,小九现在的确是国内第一盾卫了,从某一方面来说,奥丁应当也有自己的考虑?”

    “话说回来,你们对这小子怎么看?”

    有人忽然提了一句。

    众人闻言回过头去,纷纷大摇其头。

    “他怎么完成训练生考核的,连一些基本知识都不清楚。”

    “我这边也一样。”

    “比起机灵劲,赶loofah可差远了。”

    洗手正笑得前仰后合,差点从平台上滚下去,他好容易才稳住身形,直拍腿大笑:“……哈哈你们知道吗?那小子居然问我经验药剂多少钱,哈哈……我看起来那么像药剂师吗,哈哈哈,哎哟——”

    冥一记暴栗,砸在他后脑上。她没好气地看着这家伙:“有那么好笑么——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众人见她发火,这才闭上嘴巴。

    不过有人也开口道:“冥说得其实也不错,至少在战斗工匠这一领域,对方也算是非常不错的苗子了。”

    “恐怕不止如此……”

    这时又有人开口。

    众人回过头去,才发现那是ragnarok一个主力火枪手,在国内职业圈子也是排名前列的存在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谁又不是如此?若是此刻有一个普通吃瓜群众路过,看到这一干人人等的模样,只怕要吃惊得掉下下巴来。

    国内前一百的选召者之中,名列前茅的那一小撮人里面,十有八九都在这个地方。无论是构装女王冥也好,洗手也好,抑或蕾雅、晨曦与kun还有红茶,谁又不是在各自领域鼎鼎大名的存在?

    不过术业有专精,只听那火枪手开口道:“那家伙……枪法准得出奇……”

    “要不是老大的意见,我都觉得他其实更适合铳士这一职业……”

    众人听了,一时间不由有些意外。大约是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一手。

    然后相关的讨论便多了起来。“另外,你们没发现经验不对吗?”于是又有人问道。

    在这里几乎都是各职业顶尖的存在,一干人对于细节的把握自然远在常人之上。方鸻使用了多少经验物品,这些顶尖选召者们看似不在意,但其实都在心中计数。

    而对方学习的技能,显然与使用的经验值并对不上。有人想了一下才开口道:“应该是有降低经验消耗的能力。”

    “你这么一说我也记得起来了,”另外一人答道:“只怕等阶不低啊,减少的经验值需求至少在百分之三十以上才对。”

    “是技巧还是天赋?”

    “这么一说小家伙的运气可真不耐,那么各位拿到经验相关的技能与天赋是在什么时候?”

    “一般来说要等到第二世界之后了。”

    “是超凡天赋任务线,没有龙骑士系统怎么拿?”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但其实也并不太意外。

    艾塔黎亚有数不清的奇异事件,在常规的方法之外,总有人会因为一些非凡的际遇而站在远超常人的起跑线之上。

    而他们这些人,哪一个又不是通过了一些隐藏的任务线,获得过一两个这样的天赋与特长?平平无奇,又怎么可能轻易踏足于这个领域,毕竟像是奥丁那样的人,在职业圈子中并不常见。

    众人议论得热闹,而远处方鸻又忽然惨叫一声,被团长女士一盾拍飞了出去。

    人群不由发出一声惊叹。

    也不只是感叹团长女士出手不知轻重,还是感叹对方的生命力之顽强。

    而冥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摇了摇头,回头向另一个方向看去。在那里层层树冠背后,同样站着四个人——奥丁,银色维斯兰的会长晨曦,kun与红茶。

    奥丁远远地听到方鸻的惨叫声,也不以为意,正回头去问自己身旁的老友:“elite的人怎么没来?”

    “你说virus?”晨曦看着方鸻爬起来,同时答道:“elite近期好像有几个大任务线,她一时间也抽不开身,所以这不是我来了么?我本来打算让灵魂来的,毕竟她才是这方面的专家——”

    奥丁这才点了点头。

    他又回过头:“你怎么看?”

    kun看了他一眼:“哪方面?”

    “各个方面。”

    kun沉吟了片刻,答道:“这要看你的期待如何了,你打算让他去干什么?”

    奥丁摇了摇头:“我试探过,这小子对大公会不太感冒。他和loofah有点像,”但停了一下,他又道:“不过也不完全一样,loofah那小丫头是被冥带坏了,单纯的自由散漫而已。但他不太一样——”

    “你当着晨曦的面这么说冥,可得小心一些。”kun不由莞尔,开了个玩笑。

    晨曦咳嗽一声:“说正经的。”

    奥丁看了看两人,才继续道:“我总觉得这小子身上有些熟悉的感觉,他有点像是老会长他们那一批人。”

    “老会长?”

    晨曦怔了一下,他当然知道奥丁的老会长是谁,而在银色维斯兰,其实一样有这样一代缔造过传奇的人。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传奇。

    “我不知道,”奥丁轻轻摇头:“要从当下来说,我也不清楚那小子这种想法算是天真,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不过他好像真的相信那一套,就和老会长他们一样……”

    “所以?”

    “所以我打算先观察一下,”奥丁叹了一口气:“从去年开始,欧洲和北美都出现了不少天才新人,反观我们,如何?银林之冠有几个苗子,你们银色维斯兰有个小公主,我们也有几个,第二世界还有一些。”

    他问其他人:“但比起去年的北美赛区的新人王如何?”

    众人皆有些沉默,晨曦轻轻摇了摇头。

    苏菲是他们重点培养的下一代新星,但要和北美与欧洲赛区的那几位相比,还差那么一些感觉。

    但新生代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可遇而不可求,就是如此,也已是在训练营之中选拔出的佼佼者。现代的俱乐部体系,皆有一套行之有效的选材手段。

    但有些时候,没有就是没有,这是无法强求的事情。

    “韩日那边听说也有几个天才,”红茶这时才补充道:“他们其实一直对赛区的划分方式不满。在过去传统竞技的时代,韩国与东南亚也并不弱,他们其实一直想要单独组建一个西太平洋赛区。”

    四人皆有些沉默。

    对于普通选召者来说,这些事情可能有些遥远。但对于他们这些大公会的掌舵者,这些虚无缥缈的争执却是现实的威胁。

    如果西太赛区真的从东亚赛区独立出去,但艾塔黎亚的资源并不为因此而变多,只会分薄原本属于他们的一部分。欧美赛区可能会支持西太赛区的建立,但绝不会从自己已有的蛋糕之中划分出一丝一毫来成全他人之美。

    反过来说,对方不把手伸得太长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而要有能力阻止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在联盟之中的话语权的问题。而话语权的问题,说来也简单,那便是以硬实力为后盾。

    他们现在这些老人还在的时候,还撑得住局面,但新人会如何,谁也说不好。浑浊之域的惨败,似乎已经预示了一些什么,并不是所有人都习惯于浑浑噩噩,尤其是他们这些顶尖公会的高层。

    kun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最近两年,国内赛区负面消息太多了,间接导致了俱乐部工作的展开,据说军方那边也差不多,对此对于超竞技联盟的抱怨声音也很大。”

    但晨曦摇了摇头:“不说这个,这个我们也管不了,”他看向奥丁,才问道:“所以你打算把这小子搞成与loofah一样的双保险?”

    “双保险说不上,”奥丁答道:“现在主要的资源还是投入在loofah那小丫头身上,现在国内的意思是希望她将来可以撑得起大梁。”

    “至于这小子,”他停了一下,才答道:“就当是顺手帮一把吧,芬里斯的事情你们都经历了,无论如何他也当得起这样的奖励。”

    “若非如此,”kun点点头:“我也不会来。”

    他抬起头,看了那个方向一眼。

    而在平台上,战斗也总算是告一段落——同样是炼金术士,他不由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当时那件事在长夏战争的末尾闹得沸沸扬扬,但最终也因为bbk联盟的掩盖而不了了之。

    关于黎明之星那些人的下落,军方似乎插手过一段时间,但最终不知为何,又收手回去。星门港方面原本与各大公会合作,但后来连当时的资料都全部撤了回去。

    当然这些大公会也不会这么老实。

    银林之冠内部也留了一些相关资料,私底下其实也在寻找当时那个少年与黎明之星其他可能还幸存下来的人——尽管bbk联盟的声明可能并不是真实的,不过事关海林王冠,谁又会无动于衷?

    只可惜除了军方之外,谁也没有更具体的资料了。他在前往芬里斯之前,公会内部有一些消息传闻,不过下面还在核实,毕竟这样的传闻在艾塔黎亚没一万也有一千。

    直到最后,他摇了摇头才将这些想法丢出脑海。

    作为银林之冠的门面,他时间其实并不多,留在涅瓦德的七天,几乎已是挤出了他全部的私人时间了。

    也不知道方鸻若是知道为了自己的缘故,这位银林之冠的狡狐居然肯屈尊至此——或者仅仅是为了给他在芬里斯岛的表现一个面子,也不知会不会因此而感到有些荣幸备至。

    不过此时此刻,后者显然没这个闲暇思考这些东西。

    因为他正躺在地上,双眼一黑,只觉得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心中也不知道那位大团长女士是不是与他有仇,只把他当作一个人形沙包来打了一顿。

    要不是他最后机智,找到一丝破绽,真怀疑自己会不会被打死。

    不过在他半闭半张的视野之中,只看到那位小女士正向自己走来,她将大盾立于一旁,然后向自己伸出小小的手来:“没事吧,抱歉,我习惯了全力出手。”

    “其实我不是不知道奥丁的意思,但是我觉得战斗就应当全力以赴。”

    “但至少你过关了。”

    “你很不错。”

    方鸻这才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而这才只是他苦难的开始而已。

    接下来的几天,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各个大佬轮番上阵,说是教导他在千门之厅中应对可能遇上的挑战。

    但实际上,不过是排队把他教育一顿而已——以至于方鸻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件实验品,或者说一件新奇的玩具——这里面最难受的是,他明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但还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场。

    方鸻可以说想尽了一切办法,其结果还是被打得一头包。

    而且各位大佬还美其名曰:我其实是压制了实力,并未使出超过等级限制的技能。其潜台词则是,你打不过,那自然你的问题,要不是太菜,要不就是太蠢。

    但事实是,这些大佬们是没使出超过等级限制的技能,但一身的装备,相关的战斗经验,眼界,属性与被动增益,可是一点也没打折扣。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鸻觉得自己偶尔还能偷到一点便宜,简直是有些太强了。

    当然他也就是在心中意淫一下而已。

    他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所谓的占到便宜,其实不过是大佬们有意相让罢了。

    否则对方要是全力以赴,他大概便是再多来十个自己,恐怕也未必是这些人的对手。

    而一方面在这样的战斗之中,他的实战技巧自然是突飞猛进——毕竟在这里与他对阵的,基本皆是这一职业的顶点。或许在国际排名还做不到数一数二,但至少也是国内的巅峰。

    这些人无论是对于自己职业的理解,还是对于其他职业与自己职业的相对差异的了解,基本皆远在常人之上。

    受这些人传授心得,对于方鸻的提升可想而知。

    虽然区区几天,所学到的东西不过十之一二,但远足以让他受益无穷。最关键的还是眼界的提高,毕竟他原本的知识基本皆来自于社区之上,拥有很大的局限性。

    而两相应证,自然产生化学反应。

    另一方面,则是等级的提升。

    各种经验消耗品不要钱一样吃下去,然后投入到各类战斗技巧上,在黑暗祭礼的加成之下,才让他在战斗工匠这条道路上终于踏出至关重要的一步。

    而这也是战斗工匠最为困难的一步——操控灵活构装或许已足以令人望而却步,但战斗工匠真正难于精通的原因,在于它需要掌握各个职业的精髓所在。

    这谈何容易?

    普通人往往会在这一步浪费大量经验,去学习一些不必要的技能。

    但在各职业大佬的帮助之下,对于方鸻来说,就是精准打击,想要学到不必要的技能都困难。每一分经验花出去,基本皆恰到好处,而他的等级,自然也在一周之后来到了十七级。

    一周提升一级。

    对于大多数选召者来说,基本等同于天方夜谭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