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尘埃下的笔记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尘埃下的笔记

 热门推荐:
    走到那公寓楼下,临上楼之前,方鸻先检查了一下那辆马车与前面的尸体。

    他走到马车边,才看到车厢早已被骨龙的酸性喷吐物腐蚀得不成样子,车顶空空如也,座椅与车厢内壁焦黑一片。打开支离破碎的车门,车厢内正有一口行李箱,看起来原主人正打算远行。

    不过方鸻心知原主人可能不一定就是他要找的人,而这马车也不一定就是那官员所有,他只迅速翻找了一下箱子内的东西,也并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方鸻再从马车中退出,走到前面看了看两马一人的尸骸——两匹马早已被腐蚀得近乎只剩下骨架,向前跪地,焦黑的肠子挂在灰白的肋骨之上,还余温尚存散发着袅袅白烟——他皱着眉头绕过这散发恶臭之所,又从前方观察了一下现场。

    从这个方向看,骨龙的喷吐范围几乎完全覆盖了马车,他抬起头推算了一下对方当时飞行的路线,而这对战斗工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功。

    街道上空空荡荡,除受损的建筑之外,唯一受袭击的便也有这辆马车。方鸻沉吟了片刻,打开社区并输入了‘梵里克、寒鸦街’六个字,社区上立刻向下刷新出几百条条目——相较于社区历史来说,这点条目数量不是多,而是很少。

    这大约也与这条街道籍籍无名有关。

    不过条目之中再排除那些与之无关的错误检索,剩下的百十条记录之中,方鸻也足以筛选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那是一些游记与城市攻略,上面既有选召者留下的文字记录,也有观光客的照片与视频。

    从这些文字记录、照片与视频之中可以得知,寒鸦街是一条以商业、手工业为主的街道,街道两侧多是各类手工作坊,平日里还算车水马龙。

    这样一个地方,骨龙飞扑而下之后会单单只有这辆马车受到袭击?

    还是说它原本的目标便只有这辆马车?

    那么答案也便呼之欲出了。当然方鸻还不敢肯定,因为在他看来拜龙教似乎不会玩这么精细的操作,他们还会在意会不会伤及路人?三十年前的多里芬足以说明一切。

    他只把这一疑点记下,然后继续向前走去,一直走到那具佝偻的焦尸旁边。

    方鸻检查了一下,立刻断定对方并不是自己的目标——他虽然对于验尸没什么心得体会,但也看得出来这具尸体并不是成年男性的尸体,从身高与体态来看反而更像是一位老人。

    两者的差异还是十分明显的。

    他仔细观察了片刻,留意到尸骨手上似乎有金属的光泽,心中一动,将之除下来,才发现那是一枚玺戒。方鸻自己对于纹章学毫无任何建树,好在他还有一位百科全书女士同伴,拿给妖精小姐一分辨——塔塔而今已经汲取了相当多关于当今艾塔黎亚贵族的知识——果然得到如预期的回答。

    这正是那官员的印章,看起来这老人应当是那官员的仆人或者管家一类的人物,而且身份应当不低,至少比在戈蓝德那侏儒仆人高多了,因为一般人也保管不了主人的玺戒。

    看来这人更类似于对方的亲信或者近人一类的角色,只可惜腐蚀物摧毁了大多数的线索,方鸻也无法从衣着或者存留的纸质信息之中找到更多有用的记录。

    检查完马车附近,确定再无遗漏之后方鸻才转身向公寓走去。他在马车边停留也不过几分钟而已,在他估算之中梵里克官方的人至少也要一刻钟才能抵达这个地方,留给他的时间其实还算充裕。

    只不过他有点好奇的是,怎么苏菲和茜还没抵达这附近?回头看了看,也没看到两人的身影——谢丝塔与巴金斯也藏了起来,看过去这条布满废墟的街道上不过只有他一人而已。

    方鸻心中转过这个念头,一边已走到公寓大门外——公寓二三楼开了一个大洞,少了近三分之二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