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全满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全满

 热门推荐:
    “dill,你最擅长材料纯化,剑型魔导器交给你来。”方鸻回过头:“崔宇,你第一个上,你来制作ii型发条妖精。”

    两人点了点头。

    方鸻又看向琉璃月。后者不等他开口便说道:“步行者。”

    方鸻点点头,琉璃月作为主使用步行者的战斗工匠,对于步行者的了解应当不大多数非专业向的工匠都更加深入。让他来操刀这一题,再合适不过。

    至于他自己,自然是能者多劳,光荣地接过制作全能插件的任务。

    此刻工作人员已经布置好场地。来自伊斯的团队排出的第一个选手是个戴眼镜的年轻人。

    崔宇只看了对手一眼,便走上场去。

    ……

    苏长风在角落处站定。

    他拿起通讯水晶,听着从里面传来的略微失真的声音:

    “团长,那些蜥人是塔-赫斯一族,圣地勇士的后裔,它们应当是从依督斯方向过来的,与芬里斯的夜蜥一族关系不大。”

    “我关心的不是这个,你们要注意的是它们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与我们的目标一致。”

    “这可说不清楚,团长,应该不是。”

    “应该?”

    苏长风不由摇头。

    他皱了一下眉,眼下可用的人手还是太少了。他拿起水晶,提醒了一句:“注意监视好那些人,与工匠总会方面要保持联系。必要时,我们可以通过他们借助于艾尔芬多炼金术士的力量。”

    “明白,团长。”

    苏长风点了点头,女儿冰雪聪明他素来知晓,对方之前多半是在扯谎。不过女儿传递回来的信息,却足以令他重视,那小丫头分得清轻重缓急,绝不会拿这些事情与他开玩笑。

    暗影王座还是超竞技联盟在南方的合作公会,牵一发动全身的道理他相信自己的女儿不会不明白。

    不过这也应该是两人共同的成果吧?

    他一边思考着自己女儿与那少年的关系,一边伸手摩挲了一下胡子拉碴的下巴。

    此刻通讯水晶内又传来另一个声音:“团长,第一轮比赛有四场同时开始,我们要重点关注哪一场?”

    苏长风抬起头,目光平静地在人山人海的赛场上巡视,开口道:“别着急,先从那些不知名的队伍入手,尤其是来自戈蓝德或是艾尔帕欣的。”

    “先把这几个队伍的参赛人员名单拿给我,最好是有参赛选手本人的照片作为比对。”

    “明白了,团长。”

    苏长风这才收起通讯水晶,将手插入口袋中立在原地。在他目光注视之下,不远处,两位选手正在步入赛场。

    远远地,广场上传来一阵惊叹的声音。

    人们正抬起头来。

    连日来的晴天,让此刻梵里克的天空显得异常干净与明亮,无一丝云彩,碧蓝如洗的天穹之上,艾尔芬多之尖的炼金术士们正合力将一幅巨大的影像,投影在赛场上空——

    那光幕之上,正是赛场的一角。比赛场上两个选手彼此相对,而他们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细节皆在人们注视之下。看到这一幕,人们不由彼此议论纷纷。

    赛场上气氛一下热烈起来,至于先前不和谐的音符,早已为健忘的人群所淡忘。

    艾尔芬多的上任议长正笑呵呵地回过头来:“这么快就有人有a级品质的成绩了。”

    这位老者正笑着对包厢之中的同僚们说道:“说起来我还记得三年之前那场表演赛,是在艾尔帕欣举行的吧?今年的成绩可比那一次好上不少啊。”

    “三年之前没有表演赛。”

    “喔?”老人楞了一下:“那就是在七年之前。”

    “七年之前那场表演赛是在戈蓝德举行的。”

    老人哈哈一笑,也不着恼:“人老了,总是记不住东西。安德老伙计,你也太认真了。”

    众人纷纷笑起来。

    但只有西林-丝碧卡伯爵没笑,反而关切地回身去安抚身后的年轻人:“不用太过紧张,这对你来说只是一场小比赛而已。”

    罗林只点了点头。

    安德-乌列尔看着这一幕,心中转动着昨天夜里自己学生与艾伯特家的那小丫头告诉他的那番话,也不知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

    他觉得自己的学生未必会骗人,不过希尔薇德那小丫头可未必,但关键还是拿不出证据。想及此,他默默再看了那年轻人一眼,罗林正背对着他,似未注意到这边的目光。

    老议长仍在夸夸其谈:“那是都伦分会的人?另外一边是圣选者?”

    众人不由苦笑,心想老会长真是糊涂了。可安德会长明明比他还年纪大一些,却仍旧一样精明能干。这才有人答了一句:“都伦分会的人在预选阶段便淘汰了,老议长,那是贝尔阿德分会的人,另一边是蔷薇十字军。”

    老议长恍然大悟:“蔷薇十字军我听说过。”

    连安德也忍不住摇头,圣选者的十大公会之一,岂能没听过,这老家伙——

    一旁的法莱斯今天却显得兴致很高,指着光幕上那选手问工作人员:“他的名字是什么?”

    “那是蔷薇十字军的圣选者,大人,”工作人员心知这是工匠总会的代会长,若非在南方,其身份远比艾尔芬多的议长尊崇得多,也丝毫不敢怠慢,毕恭毕敬地答道:“若大人你要看的话,可以把蔷薇十字军参赛人员的名单拿来。”

    但前者犹豫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尖胡须,摇摇头道:“算了,先等等。”

    一个a级品质的制作物而已,这还只是开始而已。他记得在七年前戈蓝德的表演赛上,最好成绩是有人制作出了a++级别品质的制作物。

    他又问:“当下正在进行的另一场比赛是哪场?”

    工作人员正要开口回答,而这时立于一旁的普德拉忽然主动答道:“说来这四场比赛当中,眼下这一场也并不是最值得关注的。”

    法莱斯闻言不由回过头去:“普德拉先生,怎么说?”

    “待会有elite与马维兰分会的队伍的比赛,当然对于会长先生来说,马维兰在整个考林—伊休里安可能名声不显,但它却是南境除了梵里克之外炼金术最兴盛的地区。”普德拉笑着回答:“至于elite,在圣选者之中也算一支劲旅,听说他们正在于银色维斯兰争夺圣选者的第一把交椅,碧火号在考林—伊休里安也是闻名已久。”

    法莱斯不由看向自己的老友。

    而安德则点点头,解释道:“马维兰分会其实背后是埃尔文家族。”

    法莱斯听到这里才不由恍然,南境的三大家族他自然知晓,这是个与雄鹰葛罗尔芬、以及许久之前的艾林格兰齐名的名字,也是考林—伊休里安的几大巫师世家之一。

    雄鹰葛罗尔芬的罗班爵士此刻天下闻名,而百年之前艾林格兰也不遑多让,只是这两个家族的后人多是魔导士出身,而埃尔文家族则号称元素使世家。

    这是南境最神秘的家族之一,马维兰分会既然在其支持之下,自然水平不差。

    不过这时安德-乌列尔却看了一旁的普德拉一眼,不由想起昨天宴会上那一幕。当时出言反对的,除了他之外,便是此人,不过此人在艾尔芬多素来风评不好,与其他部门的人也少于来往,却不知他当时是打着什么主意。

    他事后也问过希尔薇德,但那位艾伯特家的千金先前事先并未找上过此人。

    这时普德拉面对其的目光,坦然一笑道:“安德,听说艾伯特家的小公主回南境了?”

    安德一愣,才不置可否地答道:“是有这个传闻。”

    而普德拉闻言点点头,也不再追问。

    这时法莱斯正对elite与马维兰的比赛有了些兴趣,正准备追问一下。可忽然之间,一只小矮怪从外面走了进来,并双手举起一张纸条交给他。

    这位侏儒会长怔了一下,有些意外是谁给自己传信,但他嫌弃小矮怪身上臭烘烘的,于是在手上包了一张手帕才接过纸条一看。他脸上马上露出极度震惊的神色,一下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厉声问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这一声大喊,引得包厢内所有人的目光皆向这个方向看过来。

    法莱斯赶忙摆了摆手,说道:“抱歉,有点私事。”

    说罢然后他也顾不得嫌脏,一把拉起那小矮怪到僻静处,压低声音问道:“那人在什么地方!?”

    但那小矮怪显然吓坏了,赶忙摇头:“嗒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法莱斯皱起一把眉头:“好吧,你再重复一遍?”

    “那个人说,”小矮怪结结巴巴道:“你要找的那个人就在梵里克,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而且……”后者想了好一半天,才灵光一现:“而且他可能就在这个赛场上!”

    “在哪个队伍?”法莱斯火急火燎地问。

    小矮怪大摇其头:“嗒噜也不知道,那个人没说,那个人说他也不知道。”

    法莱斯这才放开这小家伙,焦急地来回走了两步,他摆摆手示意后者离开,但马上又把它叫了回来:“你等下。”

    小矮怪战战兢兢地走了回来。

    “这些话不能对其他任何人说,明白了吗?”

    “那个人也是这么和嗒噜说的,”小矮怪连忙答道:“嗒噜保守秘密。”

    “好了,”法莱斯不耐烦地答道:“你可以滚了,离我远点,臭烘烘的家伙!”

    他凶神恶煞,吓得小矮怪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而法莱斯这才心事重重地走回自己的位置,目光再看向那赛场之上。

    而正如他预料一般,赛场上很快出现了第二个a级品质的成绩,接下来是第三个,分别出自于蔷薇十字军与银色维斯兰两支队伍之中。广场上气氛已经完全沸腾起来,但第三个a级品质的制作物诞生之时,由于是出自原住民工匠之手,广场上的市民们不由高喊起那个工匠的名字来。

    而此刻包厢内一侧,正坐着三位不同寻常的客人。

    云层港主教提里奥安侧耳听着外面的欢呼声,多日来显得有些愁眉不展的神色也不由舒展开来。他看着外面人山人海的景象,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我还记得十多年前前往帝国的情形,而今考林—伊休里安的炼金术氛围之浓厚,也丝毫不下于帝国了。”

    坐在主教身边的矮人,若是方鸻在此,一定会认出此人正是当初他在托拉戈托斯的山之宫殿之中见过的那个雪白眉毛的老矮人。而这个钢眉毛正把自己粗粗的眉毛一抬,瓮声瓮气地回答身旁的主教道:“光是气氛浓厚有什么用,塔罗斯在上——我听说今年他们的成绩还比不上古塔人,这帮丢人的家伙。”

    主教微微一笑,安抚老矮人道:“按圣选者们的话来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大陆联赛的存在更多是为让凡人的炼金术在竞争之中更进一步。在欧力的指引之下,给予我们更光明的未来,而至于胜负本身,或许并不那么重要。”

    但矮人听了显然有点不屑一顾。

    主教也不反驳,只是忽然想起一些事情来,忍不住又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过要是那位年轻的炼金术士先生还在的话,他说不定也会来参加这场盛会。”

    老矮人想起自己在芬里斯见过的那个年轻人,也不由摇摇头。

    但坐在两人一旁,角落阴影之下的塔达祭祀看了看两人,蠕动着肥厚的嘴唇答道:“两位,石板与星辰告诉我,光之海尚未熄灭,众星之眷没那么容易殒落。”

    老矮人闻言愤愤道:“但我们在南境徒劳找了半年,也没有任何线索,而今连托拉戈托斯都死了,人还是一点影也没有。”

    塔达祭祀回过头来,缓缓答道:“黑暗巨龙不会死,只是蜷缩于深渊之中而已。”

    “又来了,”老矮人摊了摊手:“好了好了,我可比你清楚这件事,瓦里特的剑上还刻有那句铭文‘昔日之敌,并将卷土重来’,可又有什么意义?”

    他对两人说道:“黑暗巨龙的时代早已过去了。”

    但主教却摇摇头:“可托拉戈托斯之前,谁又能想到这世上还有黑暗巨龙存在呢?”

    老矮人闻言,不由一怔。

    两人随即也是有些沉默。

    ……

    “迪克特先生!”人群之中,天蓝正用奋力向中年骑士挥了挥手,又蹦又跳地叫道:“我们在这边。”

    迪克特身后仍旧跟着唐馨与艾小小两人。他看到艾缇拉等人时,才忍不住微微一笑,向那边走了过去。而艾小小在他身后一把抓住天蓝,大声问道:“艾德先生的比赛开始了吗?”

    她若不大声一些,声音根本压不过周围嘈杂的议论声。

    “第一场比赛都结束了,”天蓝大摇其头:“我们也来晚了一些,艾德哥哥他们在三号赛场。”

    说罢,她也向那个方向看去。

    而三号赛场之上,正如天蓝所言,ragnarok的比赛正告一段落。

    整个过程几乎没有什么悬念,ragnarok的工匠培养虽然在十大公会之中属于垫底那一类,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也不会弱于一个来自于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的团队。

    崔宇与琉璃月皆是大比分战胜了对手,两人的比分皆无限接近于a级品质,崔宇是b++,而琉璃月制作的步行者更是a-级品质,皆要领先于他们对手一个分段。

    至于最后在对方最擅长的魔导器制作上,dill实际上也领先对方一个小分,而当她拿着自己的作品从赛场上下来的时候,双方事实上已不用比较平均分,胜负便已明了。

    那几个来自于伊斯的年轻人下来时眼睛里面皆红红的,显然已意识到结局无可改变,先前已是哭过一场。不过他们还是礼貌地走上来与众人握手。

    ragnarok的一行人除了崔宇有点冷淡之外,其他人皆热情地与对手握了一下手,并互相拥抱。方鸻见状,走过去在后面推了那家伙一把,崔宇这才不情不愿地上去与对方握了手。

    倒是琉璃月这家伙,虽然臭着一张脸,但还是生硬地与对方握了手。

    “你分比我低。”方鸻这时提醒他道。

    “哼,”琉璃月冷哼一声:“下一场再说。”

    方鸻闻言心下一喜,他正是要这个效果。

    但正是这个时候,对方之中一个高个子年轻人却走上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们开口道:“你好,你们很厉害。”

    方鸻认得这个人,应当是对方队伍的主将,刚好在比赛中与他对位。两人的得分皆是各自队伍的最高分,不过对比起来可差远了,他足足领先对手一个大分。

    对方的作品是b+级品质,而他是a级品质。

    他其实这一次也留了个心眼,先等了一下旁人出成绩,才同样拿了个a级品质的作品作为自己的最终成绩。因为之前已经出了七八个a级品质的成绩,所以他的成绩在赛场上显然也没那么惹眼了。

    毕竟方鸻心中明白,自己的真正对手是那个叫做罗林的年轻人。

    在最后那场比赛之前,他只要作到压过自己队伍的最高分数线就可以了。

    因此对于对方的称赞,他也只是谦虚地笑了一下而已。但却没想到面前这年轻人,居然向他提出可不可以把那全能插件送给他的要求。

    “我偷偷看了你制作的过程,”那年轻人这才答道:“你应该是没尽全力吧,那个全能插件真的制作得很好,有些思路是我完全没想到的……我只是想留来作一个纪念,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唐突了……”

    方鸻听了不由一愣,但随即点了点头。一个a级品质的全能插件而已,也没什么好保留的,虽然理论上来说,这表演赛的作品是可以自己留下的。

    这也算是赛方对于正赛选手的一个小小的奖励。

    而那年轻人拿到他制作的全能插件,才向他们致谢,然后带着自己的队伍离开。方鸻看着这些人的背影,一时间不由有点感叹。从伊斯到梵里克,可是一段不短的旅程。

    这些没有大公会背景的选手,多半是早早便上路,长途跋涉了几个月才抵达这个地方。但正赛不过一轮,便要黯然回家。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比赛便是如此,总要分一个高低,他们也不能放水。

    而他收拾好心情,才让众人准备好下一轮比赛。

    因为下场之后,他便已经看过了赛程表,他们的下一轮对手可算是一个强敌。

    此刻赛场之外——

    那来自于伊斯的高个子工匠拿着手中的全能插件,忍不住有些出神。

    正如方鸻所猜测,他们这场比赛失利之后,难免要踏上归家之旅,这一来一回,半年工夫便算是白费了。在这样的时刻,一行人的心情自然有些低落。

    “队长,”先前那戴眼镜的青年才问道:“我们这就回旅店收拾东西?”

    “不然呢?”另一个人反问道。

    众人又不由叹气。

    这时才有人说了一句:“话说ragnarok的队伍也没比我们厉害多少,其实再准备准备的话,下次未必没有更好的机会。”

    话是这么说,不过其实在场诸人心中皆清楚,大陆联赛的表演赛也不是每一年都进行,下一次谁又知道是什么时候。等那时候,他们还能不能参加这比赛,还是两说。

    不过听了这话,众人心中总算是好过了一点。于是有人问道:“对了,ragnarok下一个对手是谁?”

    “我看了,”其中一个人马上答道:“是银色维斯兰的人。”

    “银色维斯兰?”

    “那ragnarok的人岂不是凉凉了,他们肯定不是银色维斯兰的对手的。”

    “那说不定还赶得上和我们一起离开呢。”

    “遇上银色维斯兰的人总比elite好吧?”

    “不过ragnarok的那个领队还蛮好说话的,”有人忍不住摇摇头:“其实我倒希望他们可以赢下去。”

    还有人回头去问:“花说队长,你说的那家伙有那么厉害么?那不过a级品质的成绩,在这个比赛上好像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

    不过众人一回头,却忍不住楞了一下,因为这才发现他们领队还站在原地,正看着手中的全能插件一动不动。他们不由有些惊讶,问道:“队长?”

    领队这才抬起头来,看了看手中的插件,再看了看一行人,冒出一句古怪的话来:“全满。”

    “全满?”

    领队摇了摇头:“我是说,这插件的属性是全满的……”

    “啥?”

    “哈,队长你开什么玩笑,全能插件的属性怎么可能是全满?”

    但后者有点艰难地指了指手中的东西:“可它……属性就是全满的……”

    气氛忽然一静,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