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 惊险的胜利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 惊险的胜利

 热门推荐:
    第二轮的第一场比赛很快有了结果,琉璃月的步行者(ii型)是b-级品质,考虑到难度较上一轮提升了不少,因此裁判还是在满分一百分的情况下给出了95的评分。

    但方鸻回头去看银色维斯兰那小姑娘的步行者时,心下却一惊,对方的组装手法明显好过琉璃月——果然工作人员过去检查了一番之后,作了一个b+的手势——裁判也相应给出了98.7分的高分。

    方鸻记得灵魂指纹给他的情报上说,这小姑娘在银色维斯兰实力只排末尾,而前几轮的平均得分也是在八十分左右徘徊,但谁会想到她会突然爆发拿下这么高一个得分?他立刻意识到若对方此前比赛不是在藏拙的话,那就是在灵活构装这一领域有非凡的天赋,属于那种典型的偏科型选

    方鸻马上翻了一下之前几轮的记录,果然银色维斯兰给这个小姑娘安排的皆不是与灵活构装相关的比赛,所以其才会表现平平。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是苏菲安排的一支奇兵,只是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方鸻在其他方面或许反应稍慢,但在分析这类问题时思路往往十分清晰。他一寻思立刻意识到苏菲的险恶用心:

    由于比赛之中各队主将往往会是全能选手,所以在战术安排上往往会围绕其他人展开。

    譬如银色维斯兰的四人当中,除主将‘逍遥’之外,剩下三人,一人擅长精巧领域——即插件制作,一人出身蔷薇学派,擅长于妖精使结构。

    剩下这名为‘水水’的少女,则在之前的比赛之中一直表现平平。

    按一般思路来说,双方当然是禁用对方的擅长领域,并选择己方的擅长领域,由于禁用策略几乎无可避免,因此双方往往会围绕着可选策略展开争夺。

    譬如他们一方的禁用策略自然是从插件与妖精使之中二选其一,断银色维斯兰一臂;而银色维斯兰则是直接禁用了魔导器学派,显然也是看出他们一方dill在这上面的天赋。

    在可选策略上,他们首先选择了共鸣水晶——这是因为情报上显示银色维斯兰四人之中,除了主将‘逍遥’之外,其他人对于水晶制作皆并不擅长。

    而水晶制作主要要求结构点连接的精度,以保证其在结构一定的情况之下容纳更多魔力。

    而他们一方中,正好有崔宇擅长此道。

    因此为了不在这一项上丢太多分,对方几乎肯定会让主将‘逍遥’出马,在这一项上对阵ragnarok。

    这样一来,由于全能选手必须用在这一战上,在其他几场上,银色维斯兰要保证优势的话,可选空间就不多了。擅长的插件与妖精使学派之中已去其一,因此插件学派是肯定会有的。

    剩下的灵活构装、大型装置、魔药学与龙骑士几个类别之中,只有魔药学与灵活构装是常见类别,他们拿了魔药学,对方几乎一定会拿灵活构装。

    因为大型装置在炼金术之中只有三类,浮空舰,魔力炉与城市结界,这些东西不要说他们这个等级的炼金术士,就是许多高阶的选召者工匠也是不涉足的。

    就算方鸻自己,也只在舰用设备上稍有涉猎而已,他才不信银色维斯兰还有人会这个。

    至于最后的龙骑士,那是龙骑士与伪龙骑士的领域——俗称高达设计师,负责造‘大玩具’的存在,不是工匠大师基本连门都入不了。不过巧合的是,他也稍有涉猎——比方说一式水晶这一块儿。

    总而言之,他们就是逼迫银色维斯兰拿灵活构装,虽说灵活构装下面系别多如夜空之星,每个工匠都有自己擅长的部分,不过方鸻也不怕对方拿个偏门题目出来。

    灵活构装的系别多,难道魔药学就少了?何况魔药学在炼金术领域,可比灵活构装偏门多了。

    方鸻就是要在这两个领域和银色维斯兰的人拼刺刀。

    只是没想到苏菲更狠。

    她选是选了灵活构装,但在细类之中居然拿了一个步行者ii型出来,看似平平淡淡,再普通不过。但方鸻细想之下,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苏菲是了解他的,若不是刚好他找了一个琉璃月来当外援的话,这一场多半是他自己上了。因为mtt并不擅长于步行者构装,虽然后者也是ragnarok的主将。

    主将与主将之间自然也是有差异的,ragnarok的主将与银色维斯兰的主将之间当然不具可比性。

    他要想让mtt拿高分的话,定然会把mtt安排到插件那一场上去。ragnarok的优势场是崔宇的水晶制作,再加上魔药学dill的奇兵,这样mtt只要发挥稳定,不让对手在优势场拿到太大比分差,他们取胜的机会便很大。

    但万万没想到,苏菲居然藏了一手,要是原本的安排之下,对方在这一场拿到一个98.7分的高分,而mtt又无法在插件那一场领先对手太多的话——

    他们就危险了。

    可让方鸻忍不住庆幸的是,还好他找来了琉璃月,对方作为战斗工匠,在别的方面可能不大行,可在战斗工匠的灵活构装领域,还是相当具有说服力的——

    琉璃月虽然只拿了95分,比那小姑娘的98.7分还有差距,但这差距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第二场水晶制作,崔宇上场。

    不出意外获得了94分的得分,而银色维斯兰一方是主将上场,得分99分。

    第三场是插件制作,对方果然派出资料上那个在此领域相当有天赋的选手。

    最终方鸻得分98.5分,与上一轮他在全能插件上的得分一模一样,一分不差。而对手则是91.3分。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的比分差可以说没有拉开实质性的差距,银色维斯兰的两个有效得分是98.7分与91.3分,平均下来95分。而ragnarok一方的平均分则是94.5分。

    双方差距还不到一分而已。

    若是换成mtt的话,估计能在插件这一场拿个92分左右,甚至可能还领先对手一分,可放到整场比赛之中,却足以使他们总比分落后对方两分以上。

    总比分落后两分,这意味着需要dill在最后一场比赛之中追四分以上,四分的差距放在这样的比赛之中又谈何容易?

    方鸻不由感到虚惊一场,抹了一把汗向不远处的苏菲看去,但见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一口银牙紧咬,正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方鸻不由无语,这也怪我咯?

    不过到此为止,在第四场比赛进行之前,他们实质上在分数上还是落后,虽然dill在此之前从未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过她在魔药学上的天赋,也一直被灵魂指纹作为一张最后的底牌。

    可在这样的比赛之中,谁又说得好?赛场之上本身的水平只是一部分,还有临场的发挥,以及对手是不是也安排了伏兵,这又有谁说得好?

    因此当第三场比赛结束,方鸻看着这单薄的小姑娘拿着自己一套工具上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捏了一把汗。“dill。”他叫住对方。少女回过头来,用一双有些无神的眼睛看着他。

    “别紧张,按平日的发挥就可以了。”方鸻试着为对方打了一下气。

    少女只点点头:“嗯。”

    那声音可比他平静多了,只让方鸻张了张嘴,觉得自己纯粹是多此一举。

    比赛的结果也并没有出人预料。

    那银色维斯兰的选手虽然并不擅长于魔药学,但在全溶药剂上还是拿下了90.7分,而dill不过也只以92分的微弱优势,侥幸战胜对方而已。

    方鸻只默默计算了一下,才忍不住说了一声好险,最后他们仅仅险胜对方一线,以仅仅0.1分的差距晋级下一轮。这要是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阴谋得逞的话,他们果断就淹死在这一轮了。

    方鸻这才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果然,只片刻之后,赛方便传来最后的比赛结果。

    银色维斯兰对ragnarok,ragnarok胜——

    此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引爆了三分之一个赛场,人们——尤其是各地的选召者们先是不敢置信,纷纷交头接耳去询问其看人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当比赛的结果最终出现在天空的光帷之上之时。

    连艾尔芬多广场之上都安静了一下。

    人们心中首先产生出一个念头,爆冷了,然后这个不真切的念头才在心中扎根,让他们意识到银色维斯兰真被淘汰了。他们忍不住看了看ragnarok这个名字,心中才浮现出第二个念头:

    一匹黑马诞生了。

    一直以来在炼金术界垫底的ragnarok,竟然真的淘汰了银色维斯兰。

    伊斯的众人回到赛场上时,刚好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而除了高个子青年之外,所有人都不由怔住了。“ragnarok竟然真赢了!?”先前那人忍不住张大嘴巴:“他们怎么赢的,不会是徇私舞弊罢?”

    阴谋论也难免是许多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但只有那高个子青年,低下头,带着沉思之色看了看手中的全能插件。那个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想法正不可抑制地从他心底蔓延开来,疯狂生长。

    他终于记起来,自己好像真的认得那个人。

    因为他曾经看过大陆联赛的一场比赛——

    那场在艾尔帕欣进行的最后一场正赛预选赛。

    他忍不住轻轻咽了一口唾沫。

    但并没把这个疯狂的想法告诉任何人。

    ……

    方鸻看到苏菲正没好气地带着银色维斯兰一行人上来与他们握手。“恭喜你们,进入半决赛了。”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虽然狠狠瞪了他一眼,但口气还是十分真诚:“加油,下一场要是输了有你好看。”

    方鸻挠了挠头。

    他握住对方手的同时,悄悄对对方使了一个眼色,这才小声说道:“我要进决赛。”

    “你要去参加那挑战?”苏菲目光一闪。作为银色维斯兰重点培养的天才,她自然是有一些自己的信息渠道的,虽然没参加昨天晚上位于西林-丝碧卡别墅的那场宴会,但也听说了宴会之上发生的一些事情。

    她忽然之间明白过来,有些恍然道:“我明白了,是你那位美丽的舰务官女士安排的?我就说嘛,西林-丝碧卡伯爵要决定自己继承人,为何非要弄一个不伦不类的挑战出来。”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方鸻压低声音说道:“之前我给你发信息,你没回我,比赛之后有机会,我再和你细说。”

    苏菲一挑眉:“之前忙着安排战术,没有开通讯器。”她冰雪聪明,立刻意识到什么:“是和那件事有关?”

    两人所谓的那件事,也只有他们一直在调查的拜龙邪教而已。

    方鸻点了点头:“差不多。”

    “还好,”苏菲松了一口气:“要是我们真把你赢了,那你那位舰务官小姐岂不恨死我了?”

    方鸻倒觉得无所谓,各凭本事而已,要是他们真赢不了银色维斯兰,又怎么去赢后面的人?其结果并不会有什么不同。不过想到这里,他也感到有些担忧。

    银色维斯兰并不是他们在这个赛场上最强劲的对手,要说十大公会之中最擅长于工匠培养的,无非是三个公会。蔷薇十字军,elite与银林之矛。

    而银色维斯兰与弑神者皆属于中上游,而今银林之矛的人已经在正赛之中,倒是可以忽略不计;而这场表演赛上他们还有两个最强的对手,蔷薇十字军与elite。

    可他们这支队伍连银色维斯兰也胜得如此惊险,后面两场比赛要怎么走下去,实在是令他有些头痛。

    想及此他才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灵魂指纹学姐不愧是专业的,保四争三的策略真是完全把这支队伍的最大潜力估到了极致。而一旁苏菲显然也看出这一点,点醒了他一下:

    “你后面的对手可能是蔷薇十字军与elite,你要进决赛,甚至拿到冠军,可没那么容易,”她也压低声音:“你自己倒是没问题,可你这些队友——”

    后面的她没说出来,但方鸻自然也懂是什么意思。

    他点点头道:“我会想办法。”

    但这时候苏菲忍不住脸红了一下,问道:“这些我都明白,但是你能不能先松开我手?”

    方鸻啊了一声,才意识到自己还一直握着这位银色维斯兰公主殿下的手,赶忙尴尬地放开。他回过头去,只见在场所有人都正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两个。

    那个叫做水水少女,更是张大嘴巴,看着两人长长地‘喔——’了一声。

    ……

    赛场之上,人们关于ragnarok战胜银色维斯兰的议论,其实也并未持续多久。

    因为很快,一个更加震撼的消息让人们迅速忘记了这场先前的爆冷——此时此刻,在一号赛场之上,正爆了一个更大的冷门——暗影王座的队伍,刚刚以3.5分的绝对分差,淘汰了蔷薇十字军。

    这一消息传来,简直不亚于一颗原子弹在众人心中炸开。若说ragnarok战胜银色维斯兰还情有可原,毕竟ragnarok虽然垫底,但好歹也是十大公会的一员。

    可能从青训营选拔出一批天才,在一时一地赢过银色维斯兰一场,也并不算太过意外之事。可暗影王座是什么公会?要不是这一次超竞技联盟整合南境公会势力,加上都伦的双王之战的影响力,大部分人可能都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公会存在。

    尤其是非南境的本地人更是如此。

    而蔷薇十字军又是谁?那是十大公会靠前列的公会,银色维斯兰分裂之前的老东家,在底蕴和培养工匠上,甚至可以说比银色维斯兰还领先一头。

    甚至与elite,银林之冠这样盛产顶尖工匠的公会相比,也毫不逊色。

    暗影王座凭什么赢这样一个公会,即便是在次级赛场上。

    可事实便是事实。

    而且暗影王座赢得并不艰难,3.5分的绝对分差,不要说在大公会的队伍之间,就是大公会碾压小团队的分数,也很少能达到这么夸张的地步。

    苏长风正走在一片沸腾的人群之中,他听到消息传来的时候,也是楞了一下。这个冷门爆得有多大,他心中自然清楚,只是与周围普通人兴致勃勃讨论的东西不同,他心中考虑的其实是其他的事情。

    暗影王座在这时候爆冷,是不是另有什么别的变化与安排?只是监视小组那边似乎并未传回什么异常的报告,难道说对方真只是为了在这场比赛上扬名而已?

    他一边想,一边向前走去。

    女儿的比赛也已经告一段落,不过现在赶过去应当还来得及,苏长风正准备分开人群,但这时他忽然听到周围传来一阵轻轻的惊叹声。他下意识抬起头来,才发现比赛组织方,已经把天空之上的投影,给到了率先结束比赛的两支获胜队伍上。

    其中之一,自然便是暗影王座的队伍。

    不过当苏长风看向另一支队伍时,他的目光立刻移不动了。

    其实不止是他,此刻贵宾包厢内也是一片哗然。

    包厢之内,法莱斯原本正皱着眉头翻阅着名单,但忽然听到背后一阵议论纷纷。他不由有些不满地回过头去——他这次从北边带来使节团主要分为两拨人,一拨是戈蓝德总会的人。

    而另一拨,自然是从艾尔帕欣带着正赛参赛选手一路南下的艾尔帕欣工匠总会的成员,而此时此刻,正是这些人纷纷向天空之中的投影伸手指指点点,并发出一片哗然的声音。

    法莱斯忍不住大为火光,心想难怪考林—伊休里安培养的新人一代不如一代,这些外地的工匠总会真是越来越堕落了,连炼金术士基本的礼节都顾不得了。

    他张嘴就准备呵斥。

    可正是这个时候,一个圆滚滚矮人来到她身边,正大声喊道:“法莱斯,是那个小家伙!”

    “谁?”

    法莱斯微微一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