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向西而行,废墟与灰斑蜥蜴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向西而行,废墟与灰斑蜥蜴

 热门推荐:
    考林—伊休里安的南境,实际上指的是窟底山脉与阿扎塔‘世界之梯’之间,环绕长湖沿岸狭长而气候宜人的地带,其间数座城镇环绕,文明点缀。

    但离开这一地区,向东则山脉隆起,深入矮人们的圣地‘埃尔德隆’;向南长湖之水汇入诺格尼丝的低地沼泽,丛林环绕;向西越过依督斯的废墟,是伊斯塔尼亚终年扬尘的茫茫黄沙,皆是人迹罕至之地。

    方鸻一行人离开梵里克一路向西,经过浅金湖岸之后,便深入一片荒山野林之中,极目远眺,灰色的峭壁与黑幽幽的森林形成的断崖带矗立于湖面之上,视野之内再无半点文明的踪迹。

    前些天众人经过的那个小村庄,仿佛便是考林—伊休里安王国在南境的最后一站——越过其之后,便已深入人迹罕至的荒林腹地。两天下来,众人甚至连零零星星的冒险者也未再遇上,山林之中只余下一片寂静,偶尔才能看到一只警觉的灰鹿从林间一闪而过。

    或山涧之上苍鹰长啼,一股遗世独立的感觉便油然而生——

    希尔薇德会和众人讲起南境的历史,事实上早在一个世纪之前,这条路还通向依督斯,大道上分布着文明的聚落——村庄与城镇。但自龙魔女之灾以来,依督斯毁灭之后,这条道路上大大小小的聚居点便随之而荒废。

    大量冒险者与猎人逃离这一地区,当地居民们也纷纷搬向梵里克、白城这些地方,这条道路之上人类的痕迹,自那之后便开始消退。茂密的植被又沿着人类退走的足迹,蔓延生长,没多久便重新覆盖了这一地区。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话一般,不久之后,灰岩先生便经过了一处半个多世纪之前的村落,那地方早已不复昔日的模样,依稀可见的塔楼与断墙上层层叠叠长满了翠绿的叶片。

    一只成年雄性双足飞龙站在塔楼顶上,狐疑地注视着这些罕见的外来者,不过人类、帕帕拉尔人与大猫人并不在双足飞龙的食物列表上,因此双方并无交集。

    村庄中央一个多世纪之前开辟的水井尚能使用,甚至经过几十年的时间沉降,井水在一丛丛蕨类植物的映衬下,愈发清澈,下面大约是与地下暗河连通了,水中还有几尾黑鱼。

    帕帕拉尔人探头一看,便鱼影无踪。

    方鸻打算在这里过夜,废墟能为灰岩先生提供一个较为安全的环境,只是在入住之前,他们还得打扫一下这个地方。

    毕竟村落内除了住在塔楼上的那位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的‘原住民’之外,还有一头不速之客——一头四处游荡的灰斑大颚蜥蜴。

    当方鸻几人发现它时,这头鲁莽的闯入者正懒洋洋在街面晒太阳,它四只小小的眼睛很快捕捉到了新出现的猎物,才抖索着身上的灰尘站起来,其块头大约有面包车大小。

    第一次战斗很快以失败而告终。

    艾塔黎亚野兽、异怪与魔法生物的分级,十九级往上,与十九级往下,是第一个分水岭。十九级往下,大部分生物往往依靠自己身体力量战斗,没什么花头,一支装备精良、准备良好的冒险者小队,便可以轻易解决一头等级不超过自己队伍平均水平三级的怪物。

    但到了十九级开始,各类生物便开始有了明显的分野,依靠身体素质的生物,开始变得异常庞大。譬如灰岩先生与它的族群,甚至是石化牛‘卡托布莱帕斯’如山峦一般巨大的体型。

    以及这一进化路线的顶点——浮岛鲸。

    而另一些生物,则各自发展出特殊的能力,它们被称之为异怪,或者魔法生物,这些生物的能力多种多样,比如石英龙怪的元素免疫、枯萎树长老的物理免疫,或者各类活血怪,各类泥怪,格莱精,甚至拥有魔法能力的半水妖。

    不要说高三级,就是同级的对抗之中,冒险者团队在围剿这些怪物时也时有团灭发生。

    其中方鸻曾见过的岩鲨,便是这一类生物的代表,它等级并不高,岩鲨从幼年到成年体一般在十五级到二十二级之间徘徊。年幼岩鲨在面对捕杀时几乎缺乏反抗力,因此它们轻易不会靠近大陆层。

    而十九级以上的成年岩鲨,则是需要数个团队合力,才能捕获的大家伙。

    不过岩鲨,基本已经是这类生物的下限。而人们所公认的另一个下限,便是灰斑蜥蜴科下面的一大家子,从灰斑大颚蜥蜴,一直到灰斑冠顶蜥蜴。

    下限归下限,但要是因此觉得岩鲨和灰斑蜥蜴很好对付,那就大错特错了。

    因此众人当即在这头大家伙的音波攻击之下吃了一个闷亏,同时绕到后面展开攻击的能天使一时半会又破不开其厚鳞,攻击无果之下,众人只能灰溜溜先退回来。

    好在方鸻还有奥尔芬的双子星,可以先挡住对面追击的步伐,然后再远程回收。

    一战失败之后,方鸻很快调整了思路。

    当然这不是说他们正面硬上非打不过这头大蜥蜴不可,毕竟黑暗巨龙方鸻也见过不止一次,这头蠢蜥蜴在他看来也无非只是小风小浪而已。他一定要出手的话,十发‘火巨灵’就可以将之化为飞灰。

    或者冒着奥尔芬双子星受损的防线,和其正面干一架,也未必会输。

    只是这样的打发快则快矣,但对于正常冒险来说,也未免太亏了。多来几次,七海旅人非得破产不可。

    正常的冒险团的战斗,当然是以最小的损耗为己任的,毕竟对于大多数冒险团来说——冒险是为了赚钱,既不是拼命、也不是耍帅。方鸻这才让队伍收回来,和众人商量了一下对策。

    最终大伙儿一致认同唐馨的办法。

    灰斑大颚蜥蜴有一个叫做‘重鳞怒张’的技能,可以在短时间内免疫物理伤害百分之六十,它会在发动音攻之后施展这个技能,以等待其颤鸣器官重新充沛魔力,并再一次发动音攻。

    全域音波攻击下,魔导士、元素使与博物学者根本无法出手,可以说在这个循环状态下,这玩意儿就是个棘手的刺猬。

    冒险者对付它通常的手段是用沉默尘,这种魔药学副产品管不了几个钱,但异常好用。可惜方鸻的冒险团之前的经历与正常冒险团大相径庭,他居然忘了准备这些常备道具。

    甚至也没有共鸣水晶,也就是说他们遇上岩鲨也毫无办法。

    方鸻这才有点头大,但他总不能说你们等我回船上工坊去配比配比,等明天再战。还好唐馨表示,灰斑大颚蜥蜴有一个特性,它在正面有敌人太过靠近的时候,会出于警惕把音波攻击收束成一个扇面,主要攻击过于靠近自己的敌人。

    要是有人正面可以扛住灰斑大颚蜥蜴一击的话,其他人就可以从其他方向靠近这大家伙并缠住它,并给洛羽、姬塔和箱子施法争取机会。

    方鸻一拍脑袋,才想起来队伍之中已经有专业防御者了,不再是以前是大事小事都要他的构装体、与大猫人一个圣骑士一并扛在前面的情况了。

    于是他拍了拍罗昊的肩膀:“交给你了。”

    “我等级会不会太低了?”罗昊有点慌。他才加入这队伍没几天,怀疑这些人拿他当炮灰。

    “别担心,瑞德先生会支援你。”

    罗昊看了一眼大猫人,见对方等级不低,才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没办法,他加入这个队伍,那可是上面的调令。他是军方的选召者,自然以服从安排为第一天责。而且好在他认识方鸻,对方在黎明之星、在不久之前那场战斗之中的表现,才给了他一些信心。

    罗昊满头大汗地举着盾走了上去,大声说道:“大猫,待会我一喊,你可就要放技能。”

    “知道了,小胖子,”瑞德眯着银色的眼睛,那道伤疤在火辣辣的阳光下有些显眼。事实上在罗塔奥灰斑蜥蜴更加常见,它们甚至是许多氏族的图腾。这让他不由记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大猫人随口答道:“你放心,不需要你喊,我判断只会比你更准得多。”

    罗昊将信将疑。

    众人第二次靠近那大家伙,后者察觉到有人靠近,才吐出嘴中咀嚼的金属碎片——那是方鸻先前用来诱敌的发条妖精。不过他也来不及为自己的灵活构装默哀,只喊一声:

    “大家准备!”

    罗昊举起盾便向前冲去。

    那灰斑大颚蜥蜴转过头来,视野中映出正向自己猛冲过来的——一头野猪?在它简单的视觉构造之中,调单的黑白二色之下很难分辨出眼前这个球状的生物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头野猪,总之两者都差不多。

    不过正因为如此,灰斑蜥蜴才容易被激怒,它张大嘴巴,便是一道无形的波纹向罗昊席卷而来。音波攻击,罗昊马上张开盾上的魔力护盾。

    只不过那薄薄的一层护盾才张开便已支离破碎,他差一点倒飞了出去,而刚要想心道这些人果然是把胖大爷卖了。但忽然之间,一道浅金色的光芒从后面扩散过来。

    那金色的光辉像是一道水纹,徐徐向前,形成一道半圆形的屏障,并将罗昊保护在内。狮人圣骑士单手向前,源源不断的神圣以太从他魔导炉内传导至他手上,并支撑着这道屏障。

    那音波撞在屏障之下,荡起一圈涟漪,而其卷起的烟尘,也顿时消散了不少。

    方鸻知道这是大猫人在梵里克升级之后学会的新技能——神圣壁垒,壁垒之内消耗以太魔力减免伤害,每三点魔力值降低一点伤害,最高可以免伤百分之四十。

    只见瑞德一头火红的鬃毛随风飞舞,显得威风凛凛至极,只是嘴里却说道:“我魔导炉只有四百读数,可以支撑五秒钟不到,你们最好是快点。”

    罗昊压力一松,耳朵刺痛、胸闷的感觉顷刻消失,他刚要感叹一下二十级以上的圣骑士可真是厉害,但听到这句话赶忙把话收回肚子里,只大喊一声:“快抓紧机会,我们要支持不住了!”

    一块巨石飞来,准确无误地砸在灰斑大颚蜥蜴的头上,后者嘴巴不得不一闭,音波攻击顿时中断。

    方鸻没想到箱子居然有这么一手奇招,不由有点喜出往外,马上将手一挥:“大家集中火力打它左腹,那里是比较靠近它的心脏!”话音一落,也不管灰斑蜥蜴是不是有百分之六十的物理免疫,他也召来两台能天使,攻了上去。

    而被近身之后,灰斑大颚蜥蜴便不再发动准备时间很长的音波攻击,只用生物本能去攻击周围的敌人。毕竟它魔法攻击很高,但物理攻击也不低,再加上一身厚鳞,加入近战的巴金斯、谢丝塔、爱丽莎几人一时间竟拿它毫无办法。

    只是几秒钟时间一过,艾缇拉、姬塔与洛羽的法术终于准备完毕。经过梵里克一战之后,洛羽和姬塔双双进入十级行列,虽然这个等级的法术对于二十级的灰斑蜥蜴还是没有致命威胁,但至少也能对其造成不低的法术伤害。

    毕竟这东西几乎是没有魔力抗性的——

    而艾缇拉的德鲁伊法术则要致命得多,一道荆棘长矛下去,这大家伙便已是血流如注,怒嚎连连。

    当然最后战斗的结尾还是得依靠物理系的菜刀队员们,灰斑蜥蜴的重鳞怒张技能结束之后,希尔薇德便借机一枪射瞎它的左眼,在其陷入狂怒状态之时,大猫人又一剑斩断它一条左足。

    那之后的战斗基本就是一面倒的虐杀。

    倒也不是众人缺乏同情心,实在是因为这东西防御太高,即便少了百分之六十的物理免疫,众人也只能钝刀子割肉的方式慢慢依靠流血让其重伤倒地。

    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一直到灰斑大颚蜥蜴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罗昊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抹了一把汗,有点心有余悸地问方鸻:“你们战斗都是这么惊险的吗?”

    方鸻摇了摇头。

    还好,罗昊心中刚刚松了一口气,便看到方鸻一脸高大上的表情,仿佛刻意压制住心中的得意之情,淡淡地说道:“这算什么,小场面而已。”

    “我靠!”

    罗昊顿时在心中给这个装逼犯比了一个中指。

    不过方鸻倒是蛮高兴的,自从箱子加入之后,终于又有一个比他还弱的新成员加入了,这样下去,他队长的权威便渐渐可以确立起来了。大猫人、谢丝塔和巴金斯虽然厉害,但总给他一种几座大山在头顶上的感觉。

    罗昊坐在地上品了一会儿味,才忽然觉得这队伍有些不大对劲。他满打满算这个队伍才两个二十级左右的战斗,一个是那个冷冰冰的女仆,一个便是队伍之中的狮人圣骑士。

    他们凭什么敢去挑衅成年灰斑蜥蜴?

    他看了看不远处倒在血泊中的那大家伙,再看了看自己被对方拍了几巴掌,已经报废成一片废铁的魔导盾,一时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意思。

    罗昊大约是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灰斑蜥蜴只有一身重鳞与发声器官十分值钱,不过经过一番激战之后,剩下还完好的重鳞也寥寥无几。而帕帕拉尔人自告奋勇要把这大蜥蜴左边的振鸣器官给弄出来,并表示自己有一级素材收集员的认证资质,结果三下五除二就搞坏了一个。

    然后方鸻也搞坏了一个。

    两个人从此便被列入禁止靠近尸体的名单之上。

    方鸻十分委屈地坐在一边,只看着艾缇拉小姐慢条斯理地剖开尸体,取出第三个魔力器官,品质c级。天蓝一阵欢呼雀跃,把东西放入装满了防腐液的玻璃罐子里。

    毕竟那东西是灰斑蜥蜴得以施展音波攻击的主要魔力器官,品质稍好一点,市价便上万里塞尔。

    然后天蓝又怂恿爱丽莎去试试手,后者一摸,便摸出一个品质a级的颤鸣页叶,她有些好笑地拿着还在滴血的角质页,向方鸻晃了晃。

    气得方鸻拉着帕帕拉尔人就走:

    “我刚才看到那边有些魔力蘑菇,那东西可值钱了,不比灰斑蜥蜴差。”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

    “有双足飞龙的地方就会有魔力蘑菇。”方鸻想了一下,这才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不远处唐馨和天蓝一样捧着个玻璃罐子,只翻了个白眼看着这两个人笨蛋越走越远。

    而暮色渐渐低沉,夕阳斜穿过林间之后,才划入西面的山脉之下——那里漆黑的山影直插入金色的云层之间——看似一道狭长的刀锋,将火烧似的云霞从中劈开来。

    巴金斯告诉众人,那正是诺格尼丝北面的矮蔷山脉。沙漠之民称之为阿尔索尼,意即弯刀之意。

    只是这刃弯刀千百年之后,仍从长湖地西岸清晰可见,而沙漠之中的住民,早已余踪寥寥。昔日的赤石山脊下的依督斯,与沙海之中的龙之乡,皆已化为尘土。

    天色黯淡下去之后,人们便不再尝试从灰斑蜥蜴身上再找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它的尸体停在街面上,很快吸引来几只秃鹫在废墟上空徘徊,试探着想要落下来大快朵颐——灰斑蜥蜴的肉质带有微弱毒性,而且酸涩难以入口,一般没人会拿它当储备粮,但对于这些师傅鸟类来说却无所谓。

    倒是双足飞龙远远地看着这伙儿奇怪的人帮它解决了下面那个棘手的敌人,然后在废墟之内点燃篝火,开始扎营。它一时间对于人类这种神秘的生物又敬又畏。

    心中也不打算再去找对方的麻烦了——事实上它已经开始寻思,自己是不是应该搬个家了。

    而站在这个地方目光穿过树林,仍能看到长湖一角。随着最后一抹阳光渐渐沉入山坳之下后,水面漾着的金色余光消失了,只剩下黑沉沉一片。天蓝这时小声告诉艾小小,在艾塔黎亚,湖水之中住着湖之女神。

    如果向女神祈祷的话,女神会给予人们回应。

    于是两人大呼小叫地向着湖面方向叫了几声,声音远远传来,吓得双足飞龙扇扇翅膀便飞入了夜空之中。

    只是之后没多久,两人便被艾缇拉给轰了回去。

    “别把森林之子引来了。”

    精灵小姐没好气地看着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