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老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老人

 热门推荐:
    中年人说:“到了。”

    方鸻便看到,前方灰石梯的尽头,黑暗中浮现出一扇栅栏门,漆黑的金属栏杆上,缠着一堆铁锁链,上面挂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锁头。

    不远处有一个幽深的水潭,黑漆漆的水面,像是一面镜子,可以照出人影来。渗水穿过厚厚岩层,偶尔从上方落下,滴答坠入水中,让镜面扬起一圈涟漪。

    中年人上前一步,晃了一下那铁链,发出哐啷啷的声音,抬起头,向黑暗中问道:

    “阿尔凡先生在吗?”

    艾缇拉,大猫人与希尔薇德听到黑暗中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像是有人翻身下床,然后方鸻才听到这个声音。

    ’嚓’一声轻响,一团火光亮起。

    方鸻看到一张苍老的面孔,一头灰白的头发,对方仔细将火光放入玻璃灯罩中,并用枯草一样的手指调了一下亮度,然后端着那盏风灯缓缓走了出来。

    火光由内而外,方鸻才看到里面陈设的确不像一间监牢。

    虽然陈设简单,但应有尽有,像是一间普通的房间,书桌与床之间,甚至还铺着地毯。

    老人来到铁栅栏门边,站在栏杆后看着他们,雪白的眉毛下有一双浅褐色的眼睛,但一点也不应苍老而显得浑浊,那眼睛中气度卓然,甚至闪烁着灵动的光芒,只是另一只眼睛略微有些浅白色,失去了光泽。

    栅栏的影子,落在他的脸上,形成一道道阴影。他从容地看着几人,像是一个主人般询问道:

    “阿基里斯先生,多谢你又来看我,但我这边什么也不差,你要是过意不去,可以再给我拿一些纸张来。这段经历对我来说十分有趣,我得将它记录下来。”

    中年人答道:“没有问题,公主殿下吩咐过,您的要求我们会尽量满足。不过我们今天是为了把您之外的其他人也解救出来。”

    老人这才看向方鸻几人,略微点了点头,问道:

    “那各位要进来坐坐么?”

    中年人看向其他人。

    方鸻本来没打算浪费时间,但看着这个老人,忽然生出了些好奇,对前者点了点头。

    中年人这才上前去开门,他将手放在那把锁上,一圈金色的烙印在锁上亮起,锁头应声而开。

    “叨扰了。”方鸻对老人说道。

    但老人不置可否,浓密长眉下的眼睛看了他一眼,也不看中年人从门上解下的铁链,仿佛那事与他无关一样,事不关己地转身走了回去。

    中年人拉开门,才对他们解释道:

    “阿尔凡先生是个学者,只是不幸落在血鲨空盗手上,又被转卖给那些奴隶商人。”

    “他是哪类学者?”方鸻不禁好奇地问道。

    中年人愣了一下,却答不上来。

    老人打开玻璃灯罩,从里面取出火焰,点亮了壁炉,让整个房间都光亮起来。

    几人都依次坐在床边,看到老人从柜子里拿出一只铜水壶,然后撒了一把茶叶在里面,盛上水,将水壶放在壁炉中的铁架子上,再拿起一根铁锹,在炭火里掏了掏,让明亮的火光映在自己布满皱纹的脸膛上。

    做完这一切,他才拍了拍手回过身来,从书桌边拎来一把椅子,朝向他们,坐在椅子上。

    方鸻看到老人身后的书桌上,一张纸平铺开来,一只墨水瓶镇在纸上,里面还插了一支羽毛笔,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各位想问点什么,就直接开始问吧。再过半个钟头,在下午三点之前,我就要开始自己的工作了。”老人看着他们,主动开口道。

    方鸻十分意外,对方在这个地方还有什么工作,他不禁问道:“阿尔凡先生,你在这里也有工作?”

    “那是自然,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有工作。”老人看着他答道:“尤其是对我这样已经时日不多的人来说,时间更是宝贵。”

    “那么可以问一下是什么工作吗?”

    老人倒不对这个问题感到不耐烦,反而兴致勃勃地答道:“主要是写作,把我这段时间的经历记录下来。”

    方鸻听了大感兴趣,问:“我可以看看吗?”

    老人点了点头:“虽然还没写完,但有人要看,我自然不会拒绝。”

    他一边说,一边拿起书桌上那一摞稿子,递了过来。

    方鸻拿起那厚厚一叠纸,见上面老人果然记叙下这段日子以来的经历,令他啧啧称奇的是,对方文字与思路都十分清晰,一点也不像上了年纪的样子。

    而他关心的主要是那一天夜里所发生的事情,空盗与弗洛尔之裔交接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可以印证他心中的一些想法。

    他向后读去,翻到关于那天夜里的记录那几页,发现老人果然记录了那一夜的战斗,上面是这么写的:

    ‘十三或者十四日之间的那天夜里,或者按照我的推算,最迟也不会超过第十五天,空盗们似乎惹上了麻烦。

    外面打得很激烈,天空亮若白昼,地面与墙壁也在微微摇晃着。一个空盗的头目走了进来,告诉我们,要我们藏入地道之中。

    ……经过仓库之时,我趁人不注意将一把鹰嘴豆藏入口袋夹层之中,后来事实证明,这个举动救了我一命。

    不久之后,外面战斗告一段落。又有一个空盗进入地道,来通知我们离开。但我隐隐感到,这个人与其他人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这种不同,大致是气质上的——

    这使我察觉,空盗们的处境似乎有些不利。

    ……事实证明了我的想法,不久之后,其他地方隐约传来了一个消息:空盗们正打算离开这个地方,并要将我们卖给一伙奴隶商人。

    看起来,他们虽然赢得了那场战斗,但在依督斯的计划也宣告失败了。’

    看完这一段,方鸻感到自己抓住了什么。正如希尔薇德所言,这些奴隶是来自于依督斯,而不是前往依督斯的路上。

    虽然他们也有可能是来自于当时战败的空盗手上,但血鲨空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大费周章。

    从老人前后描述当中,弗洛尔之裔在与血鲨空盗交接依督斯控制权时,完全有机会伪装成血鲨空盗。

    而且对方的记叙当中,也提到了第二次进入地道的空盗,与第一次细微的不同。

    虽然这还不能当成证据,但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他合上这几页纸,思索了片刻,然后才向老人问道:“阿尔凡先生,你记录了在依督斯经历过一场战斗?”

    老人精神矍铄地答道:“关于那场战斗我倒是记得很清楚。”

    方鸻看了看其他人,才答道:“其实我和我的同伴,皆亲历了那场战斗。”

    听完他的回答,老人也显出些意外,用浅褐色的眼睛看着他们,讶然道:“原来当时空盗的敌人,就是各位?真是人不可貌相,原来给空盗们造成那么大麻烦的,竟是一群年轻人。”

    方鸻摇了摇头:“事实并不是如此,阿尔凡先生。当时我们只是参与者之一而已,真正对血鲨空盗展开攻击的,是弗洛尔之裔。”

    他停了一下:“您应该听说过他们吧?”

    “圣选者的‘公会组织’,”老人点了点头:“这我倒是听过。很有意思,你所说的这些事情,补充了我记忆的细节,待会我得将它们一一记下来。”

    “还有一件事,”方鸻看了身后希尔薇德一眼,然后才问道:“你记叙之中其实有一个小小的错处。”

    “怎么?”老人倒不着恼,虚心求教地问道。

    阿基里斯在一旁看了看他们。他本以为方鸻提起那个要求,只是作为一个打开话题的手段,却没想到两边竟真正儿八经地讨论起作品来,一时不由有些意外。

    但好在他还沉得住气,想了一下,并未开口。

    方鸻这才说道:“你在那段记叙最后说,空盗虽然最后赢得了那场战斗,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那天夜里的战斗之后,他们便被赶出了依督斯。”

    说到这里,他略微一停:“您还记得当时的情形吗?”

    老人丝毫没意识的方鸻询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他略微沉吟了片刻,才答道:“这倒是我疏忽了,不过事后我们一直藏身于地道之中,并不清楚外面的真实情况。”

    方鸻一皱眉头:“你是说,在那天的战斗之后,一直有一批空盗藏身于依督斯的地道之中?”

    他心中暗骂了一声,暗道弗洛尔之裔的人狡猾,对方一直将这些人控制在地道之内的话,就很难用战斗发生的时间来指证对方了。

    因为谁也不能保证,在当天夜里的战斗之后,没有这么一群‘空盗’藏身于依督斯的地下。

    他还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阿尔凡先生,你还记得你们是什么时候离开地道的么?”

    但老人只能给出一个大致的时间:“大致是几天之后,我们是通过地道直接从峡谷之中离开的。这倒与你所描述的,不谋而合。”

    只可惜这个不谋而合,不是方鸻所想要的。自从精灵遗迹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两次失手之后,弗洛尔之裔的人行事愈发滴水不漏起来。

    不过这番问答,也不是全无收获,他至少搞清楚了,希尔薇德的那番分析所言非虚。

    弄明白谁才是真正的敌人,这显然也是极为重要的一件事情。

    而老人身上倒是有一些真正的学者气度——虽然不清楚方鸻的真实目的,但还是对于他们提的意见虚心接纳,并且还称赞了他们几句。

    方鸻已无心向后看去,事实上被转卖给奴隶商人之后,对于他们这些不是身强力壮的老弱病号,奴隶商人们自然并不是太过在意,只抱着让其自生自灭的态度,甚至没有给他们配发食物。

    但靠着一把事先提到过藏在口袋里鹰嘴豆,老人才生命力顽强地活了下来。

    而且也正因为这样不重视的态度,才让他找到一个机会,可以从那魔窟之中逃出来。

    方鸻放下那几页纸,这才回到正题:“阿尔凡先生,想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在大公主殿下抵达坦斯尼尔之前,那些奴隶商人们已经先一步逃之夭夭。线索也在这个地方断了,为了把更多人从那些人魔爪之中救出来,眼下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从曾经接触过他们的您这里了解情况了。”

    老人点点头:“公主殿下已经事先和我说过这件事,这我自然明白,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可以尽管问我。我也不是自我吹嘘,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记忆力还十分靠得住。”

    方鸻这才说道:“若是一般的奴隶商人,要想找到他们可能还有一些麻烦。可那些人据说与大盗马扎哈尔有关联,还从他手上接收过一批古代文书,显然动机不那么一般,因此我们打算从这方面入手。”

    “明智的选择,”老人答道:“不过我要纠正一下,那不是什么古代文书,而是渊海长卷。”

    方鸻有些意外地看着对方。

    老人才微微一笑,这时壁炉中铁架子上的水壶烧开,发出呜呜的声响。

    他这才起身,拿起一只铁钩子,将水壶从架子上钩下来,然后从一侧墙上的木架上取下几只茶杯,一一将淡红色的茶水斟入其中。

    房间中一时间烟雾袅袅。

    “在考林—伊休里安北方,还有奥述很多地区,人们更习惯冲茶,”老人放下茶壶,慢条斯理地对众人说道:“我听说,这和你们习惯有些类似。”

    方鸻点了点头,的确在考林—伊休里安,人们饮茶的习惯于他故乡十分类似。只不过考林人更喜欢发酵的红茶。

    “不过在伊斯塔尼亚,煮茶也别有风味,既然到了这个地方,自然要入乡随俗。”

    老人将茶杯,一一放到他们面前的矮几上,神色没有一丝不自然之处,俨然以这里的主人自居——虽然此地不过是在一处地牢之中。

    他放好茶杯,才说道:“阿基里斯应当和你们介绍过我了,不过出身于银之塔的学者身份驳杂,各有各的学派。”

    “我年轻时,曾在大学者海林德手下充任学徒,辛萨斯、努美林的古代文字正是我的研究方向,对于渊海长卷,我也十分有兴趣。”

    他一边说,一边低头抿了一口茶,才道:“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认出这些古代文书来,并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从那些奴隶贩子手上盗来这些东西。”

    方鸻不由大感意外。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帮他解读渊海长卷的人,可惜坦斯尼尔这个小地方,连从图书馆之中找一些古代文献也困难,更不用是精于此道的人。

    可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真正要找的人,竟然在大公主庄园的地下——一个他早就预约好要见的人。

    要不是眼下还有要寻找那些奴隶商人的委托,他恨不得马上和对方讨论一下关于那些渊海长卷的事情。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主动问道:“阿尔凡先生,既然你对渊海长卷十分熟悉,那你知道马扎哈尔将这些东西交给那些奴隶商人的用意吗?”

    对于这个问题,老人倒是认真思索了片刻,然后才答道:“我想应该是与拜龙教有关系。”

    方鸻微微吃了一惊,不由回头去与希尔薇德互视了一眼,贵族千金尚还能保持镇定,但他却又有些不解地再回过头来,问道:

    “这话怎么说呢?”

    “据我所知,除了研究他们的学者之外,还有炼金术士工匠们,也就只剩下这些邪教徒对于这些东西感兴趣了。”

    “但我们和炼金术士们绝不可能从奴隶贩子手上弄来这些渊海长卷,这么鬼鬼祟祟的举动,除了拜龙教之外实在想不出其他人。”

    方鸻听了沉吟片刻,这和他与希尔薇德得出的结论正相反,但也在情理之内,毕竟他原本也是这么想的。

    他又问:“阿尔凡先生,除了学者与炼金术士、拜龙教之外,还有其他人会对渊海长卷有兴趣吗?”

    “怎么?”老人显然十分敏锐,反问道:“你们认为这与以上三者都无关?”

    方鸻摇了摇头,虽然他和希尔薇德另有推论,但在真正确定敌我之前,他绝不会轻易把口风漏出去。

    甚至阿基里斯也是一样。

    他斟酌了一下,正要回答。

    但一旁希尔薇德这时开了口,用好听的声音答道:

    “阿尔凡先生,因为安全的缘故,我们不能时时来找您,所以才需要一次询问清楚,请您不必介意。

    我与团长虽然也有这样的猜测,但并不能肯定这一点,而您见多识广,又对渊海长卷深有研究——所以我们才希望在这个问题上,可以尽可能地查漏补缺。”

    她话说得滴水不漏,老人听了也找不出什么毛病来,只点点头道:“让我想想,对了,倒确实是有这么一件事,但想来应当与当下的事情无关。”

    “不管有关无关,”这时阿基里斯也开口道:“阿尔凡先生,都可以说出来让大家讨论一下,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这我自然明白,”老人这才缓缓说起一件事来:“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