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五章 逃出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五章 逃出

 热门推荐:
    那技能的描述也相当的简单:

    ‘魔力回收【高级技能/知识/炼金术/以太】’

    ‘等级 f’

    ‘魔力逸散并非是永远可以被允许的浪费,恰恰相反,它其实是一个精巧的错误——’

    ‘允许制造与使用任意(f/e/d)级以下魔力回收构件(插件)。’

    但方鸻看着这技能还是眼皮子一跳,哪怕是到了最后,他还是低估了这门技能的厉害程度——这是一门高级技能——而这好像还是他头一次拿到高级技能。

    高级技能,是一位炼金术士可以在工匠总会的图书馆之中所学习到的知识的极限,而且往往没这么简单,由于高级技能大部分是学派技能,因此它们存留于工匠总会公共图书馆之中的数目十分稀少。

    这些技能往往来自于历史上某一学派的捐赠,但这样的事情,纵观考林—伊休里安的历史也只发生过有限几次。至于奥述那边的情况方鸻不太清楚,但想来应该差不多。

    物以稀为贵,在工匠总会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因此要想学到这些技能,起码也得是爱尔娜女士那个地位往上,或者为了工匠总会作出了同样杰出的贡献才可以,选召者炼金术士们为什么为工匠总会打工?不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么。

    而要加入某一学派去学习相应的高级技能,其实也没那么容易,先不说一旦加入了学派,就终生不能背叛,也断绝了再去学习其他学派技能的可能性,对于原住民来说可能无所谓,但许多选召者都无法接受这一点。

    而就算克服了这一点,还要面对第二个问题——这也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你又有什么资格,能让那些学派的大佬看上?

    当然,若是方鸻愿意加入某一学派,比如他出身的卡普卡学派,或者艾尔芬多议会,恐怕相关的学派大佬都是乐意之至,甚至倒履相迎都有可能。不过有心于问鼎顶尖的选召者,往往也不会作这样的选择。

    总而言之,作为技能体系的中上层,任意一类高级技能想要学习都绝不容易。

    过去他所学习的等级最高的技能,大约应当是在千门之厅所学来的‘古代炼金术’,这类技能在技能体系内标注为特殊的一类‘核心技能’,和加固手套、镜像指令类似于,不过后者是基础技能的核心技能,而前者是中级技能的核心技能罢了。

    高级技能其实也有核心技能,核心技能在同一级技能之中地位稍高,但也高不过上一级技能。

    高级技能本身就已是十分罕见,更不用说这类无法在公开途径学到的专有技能。而且还不仅仅如此,按照字面描述,这是一门知识——而非技巧,而在艾塔黎亚,系统对于技能描述具有统一标准,它们通常划分为三个大类:

    技巧/技艺/战斗,这一类是拿来就可以用的,通常指可以直接使用的技能。而三个子类之中,前者多用在非战斗场合,譬如方鸻的‘镜像指令’,虽然也可以用在战斗之中,但并不一定限定在战斗的条件下。

    后者则多半出现在生产的场合,用来描述拥有繁多子技巧的、可以使用的手艺技能,但又往往并不使用在战斗之中的技巧,这一类皆属于技艺范畴,譬如木工、锻造甚至包括炼金术本身。

    最后便是直接使用在战斗之中的技能,譬如爆炸水晶,还有力量增强与迅捷爆发一系列战场技能。

    第二大类,则简单得多,就是天赋/血脉。指一切基于先天的或者后天获得,但毋须学习,作用于血脉、种族本身的技能。这类技能的最大特点,就是‘不需要经验值’,往往是基于各种机缘巧合的条件之下获得的能力。

    这其中,就包括了龙骑士的觉醒天赋。

    理论上来说,方鸻的龙王之心的能力,也算在其中。但在依督斯的大战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万能的系统上并未显示出这个能力来,倒只保留了龙王诅咒的描述,让方鸻也是有点抑郁。

    最后一类,才是知识。

    这也是描述最为简单的一类,唯有知识,再无其他子类。

    描述为知识的技能,其实只有两种情况,基础理论——或者分支基础理论,从优先级上来说,知识这一类技能是除了天赋与血统之外的所有技能的爸爸,几乎所有技能包括技艺,皆需要由基础理论延伸出来。

    简而言之,除了那些最为基础的技巧之外——譬如奔跑、跳跃与攀爬,所有进阶技巧皆需要相应的理论知识作为基石。比如力量增强与迅捷爆发,要使用这分属于力量与敏捷系的两大基础技能,首先需要具备力量增强与迅捷爆发插件,而要从插件之上启动技能,又还得掌握相关的插件基础理论。

    而方鸻要使用镜像指令,也需要灵活构装基础理论与后续一系列进阶理论。

    所以艾塔黎亚的知识类技能,尤其是基础理论型的知识类技能,往往代表着一系技能的起点。

    当然,他学习的盗贼勾爪技巧,因为太过基础,一样也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理论。但一旦涉及到进阶技巧,一样还得回头去补课——夜莺基础战术,便是由此而生。与之相关还有暗影之境,影网绪论一系列相关而又分属于不同分支方向的夜莺知识。

    所以艾塔黎亚的职业,往往越到高阶,技能体系便越是形成一座座倒向的树状网络,无数根支的基础技能,才能积累出一两门真正顶尖的技能。那仿佛一座座伸向天空的尖塔——高塔的尖端,往往来自于下层基础深厚的积累,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兼职职业、多面手一类的角色,到了后期日益疲软的原因。

    因为他们有限的经验,分薄到了其他的方向,而本专业方向的‘尖塔’,在地基未打牢靠的情况下,往往点不出尖塔的最尖端,即人们通常所说的‘终极技能’。

    当然情况也不那么特定,或许在冒险的过程之中,人们发现了遗失的知识,找到了在两门专业之间搭建的‘桥梁’,从而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搭建起一座全新的高塔,这样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

    可新职业的诞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从星门开启至今,与战斗相关的,旧存的‘尖塔’一共六百七十七座,战斗工匠方向的,大约占据百分之三。而因为各种原因而遗失的,一共五十二座,其间新诞生的,不过二十一座而已。

    连三十分之一的比例都没有。

    当然,即便如此,脑洞大开的选召者还是比比皆是。箱子的职业还算是在前人的道路之上创新,毕竟魔导剑士这一类的职业还是存在的,而洛羽那个元素使与战斗工匠的搭配,就是古往今来真没有过了。

    不过这些事情都与他无关了。

    至少这门技能的分类仍旧是‘炼金术’,因此倒也不涉及到什么跨职、兼职领域,硬要分类的话,应当是属于工匠大师一系的制造系基础理论。

    不过后面的追加描述是以太,而非插件,说明这门技能是与炼金术士的基础理论——以太理论有关的,而非插件理论,所以它进一步细分为水晶工匠的技能。

    当然这和方鸻关系不大,因为反正他现在是什么工匠都涉猎一点,硬要说的话,水晶工匠还可以说是他在工匠大师领域的本职。当然,也仅仅是在工匠大师领域。因为他同时还是一个战斗工匠,一个构装领主与半个至高者。

    说起自己的职业,方鸻也是忍不住要揉额头的。

    他其实对自己的职业作过明确的规划,但因为各种各样机缘巧合的原因,不得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不然怎么办你今儿?还造不造船?还战不战斗?

    反正因为种种原因,现在他自己对于未来的职业安排也是一片混沌,非要说的话——走一步看一步吧。好在方鸻还有一点乐观主义精神,觉得自己毕竟是工匠之中唯一的龙骑士,说不定真能找到一条出路也不一定。

    若换其他人在他这个处境,恐怕早自暴自弃,恨不得删号重来了——如果可以的话。

    话说回来,言归正传,方鸻摇了摇头收回这些胡思乱想的念头,

    ‘魔力回收’不仅仅是知识,同时还是分类为高级技能的知识——而高级技能之中的基础理论又有多少?由它延伸出的分支系技能又会有多厉害?

    方鸻一想到这一点也是有点不那么淡定。

    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就搞到了这么一个技能,难道自己脸真有这么好?

    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上次艾梅雅女神神降之时和自己说过一些没头没尾的话,虽然言语之中提到的是战争之主玛尔兰女士,但想来幸运之神与她关系也很好,是不是自己无意之中得了对方的眷顾?

    但他马上摇了摇头,丢开这些荒诞的想法。

    话虽是如此说,但德兰只是研究出了这门理论而已,但理论并不会自己分支出后面的实际运用——而要想在这门基础理论上进一步发展的话,还得靠他自己才行。

    但这件事显然没那么简单,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暂时连学习这门技能也做不到。

    因为学习高级技能的代价同样也是不菲——

    方鸻扫了一眼自己手上这技能,先不说那六门中级技能、十二门基础技能的前置他才学习了一半不到,还有一大堆计算力等基础属性要求他也远达不到,光是‘魔力回收’本身所需求的二十二万认知经验,他就不知道自己一时之间应该从那个鬼地方去弄出来。

    那一排排红色未达成要求直方鸻看得一阵头晕,说来几分钟之前他还对其一点也不在意,没想到几分钟后会为了怎么学习这门技能而头痛,总而言之——真香。

    他叹了一口气,考虑到短时间内不可能拿出那么多经验,最后也只能将这张纸条收了回去,并贴身收好。

    出了地牢的门,外面自然有卫兵把守,不过这难不倒方鸻,毕竟这些普通士兵的等级也不高,更没发现下面地牢竟会有人逃出来。他只控制能天使闪烁上去,用手肘一下一个,将卫兵敲晕之后再拖回来捆成一团。

    他看了时间,是夜里十二点刚过,眼下外面尘暴肆虐的天气,想来在这么恶劣的天候下在外面活动的人不会太多,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有人发现这边的情况。

    何况就算发现,那又如何?他出去救人,就没指望不会惊动任何人。

    做好这一切,他才推开门走了出去,同时问一旁的塔塔道:

    “塔塔小姐,先前你们探查过这里一次,知道他说的那个‘地窖’在什么地方吗?”

    “不算地下的部分,这座城堡一共有六层,大致分为外围、内庭和中央三个区域。我们眼下所在的应该是外围第一层,姬塔小姐被幽禁的地方在城堡的三层,不过并不在这座建筑之中,在靠近内庭的区域。”

    妖精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地可靠,不疾不徐,安静地回答道:

    “之前的地牢算是这一层之下的地下部分,类似的地下部分,在外围区域至少有三处。若是他所说的地窖是这三处之中的一处的话,我想我和妮妮应该可以带骑士先生去那个地方。”

    妮妮也马上奶声奶气地表态:

    “带帕帕去那个地方。”

    方鸻揉一下眉心,好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他心想秘术士们把姬塔幽禁在内庭区域,那个地方应当是城堡之中客人所待的地方,而中央区域应当就是主人与家眷的居住区了,那里若是也有地下部分的话,有可能是密道,地下防御设施等等。

    若是要把犯人关押在那个地方,恐怕得是相当重要的犯人才行,他想不出乌小胖一行人有什么重要的,退一万步说,方鸻有点膨胀地想——自己都被关在外围,其他人凭什么被关在中央区域?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乌小胖与其他人应当也被关在这个地方,若是秘术士们对施法者较为重视的话,充其量洛羽也会被关在内庭那边。

    不过没关系,先找到卢福之盾的众人了解一下情况也是很重要的,并且还要给德兰带回去沙漠之血,并从对方口中得知那个关于秘术士们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想及此,他便对塔塔说道:“那我们先去最近的一处,路上有巡逻的卫兵吗?”

    “卫兵不多,不过会有一些仆人。”塔塔答道。

    也不知是对自己的监测法术太过自信,还是对于外面呼啸的沙尘暴太过自信,秘术士们似乎并未在这里留下太多防卫力量。虽然认真说来,只要不是守殿骑士那个水平,一般的卫兵也对他构成不了什么威胁,而在都伦这样的大城市,普通卫兵的等级也不会超过十级,何况位于王国边境地区的贝因。

    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总归是一个好消息。

    三‘人’缓缓穿过一条石制长廊,一墙之隔外狂风大作,尘暴在石墙之上刮出刺耳的沙沙声——方鸻才发现这里似乎是一座城堡外围的要塞区——或者在某一段城墙的内部,甚至有风沙通过石墙的十字形孔窗涌进来,吹得长长的一段走廊上火把明暗不定。

    许多地方的火光早已熄灭,只留下一段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走道。

    方鸻看到这一幕,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在地牢之中也能听到那么清晰的风声,原来这场沙尘暴原本就在他头顶之上。

    他偶尔透过孔窗向外看去,但外面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天地之间混沌一片,漫天沙砾遮蔽了一切。他凑近孔窗,反而被吹了一脸的风沙,忍不住呸了两声,把嘴巴里面的沙子吐了出来。

    妮妮也被吹了一个跟头,不过她倒一点也不在意,咯咯直笑。

    正如塔塔所说,这段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偶尔才远远有一个仆从装扮的人其他路口经过,也是行色匆匆的样子。他只需要往黑暗之中一站,对方便完全注意不到这个方向。

    狂风吹熄了火把,非但没给他带来什么阻碍,反而形成了一种保护,因为反正他在黑暗之中也一样能视物。

    而很快,方鸻便找到了第一个地窖的入口处。

    那地方自然是有卫兵把守的。

    不过这次方鸻倒没有如法炮制,而是先找了一个方向布置好一台镜像者,然后制造出一个幻影,把卫兵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那两个卫兵倒也警觉,没有一齐过来,不过等那个过来的卫兵走到转角,方鸻早就让镜像者转换了幻影,变成黛丽丝女士的样子——那白猫状的幻影冲对方喵喵叫了几声之后,一闪身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方鸻趁这个当口,放出一只‘黄蜂- i’型,悄悄从两人头顶上飞了过去,并进入了地牢之中。

    他藏身于一侧,控制着发条妖精飞了下去,果然没多久就看到了关押在下面的卢福之盾一行人。

    不过乌小胖并不在这里,他倒是看到了那个剑士。

    他这才降下自己的灵活构装,而对方看到这个造型独特的发条妖精,显然也认出了它的来历,忍不住露出惊讶的目光来:

    “艾德大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