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而章 桥 X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而章 桥 X

 热门推荐:
    玛尔兰圣殿的正前方,有一座古朴的广场。

    广场上地面的石板已残缺不全,只铺了一层细细的沙砾,中央有一座石砌的喷泉,但已经干涸了许多许多年,泉眼里早已没有一滴水。远处有几个行人在广场上驻足,彼此交谈着,比划着手势。视野可及之处,穿着灰布长袍的信众,正一一趴在圣殿的台阶上,亲吻着玛尔兰女士足下的土地。

    这是晨祈,各地风俗不一样形式也各不相同,考林人喜欢坐在高大明亮的圣堂之中聆听圣训。而奥述人——则有号称‘金夜之音’的奥特克拉唱诗班,传说他们的歌声犹如云间的天籁、不啻海妖——甚至连帝国的皇帝,一年当中也只有两三次机会得以欣赏那‘圣唱’而已。

    信众之间,麦依希尔正在布道,他穿着长袍,一手持经书,一手持圣物,玛尔兰的银奔狼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

    这位年迈的骑士看到他,楞了一下,但仍未停下手上的工作,又转回身去,继续向信众们布施女神的教义。

    四周除了信众之外,最多的是卫兵。一队一队,披甲带戈,从广场上巡逻过去,此地的主人虽然不在,但要塞仍旧维持在他在时的风貌。比起两周之前,气氛似乎更紧张了一些,伊斯塔尼亚已多年未历战火,贝因要塞的戒备似乎有所意味——

    或许沙之王巴巴尔坦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某个阶段,连贝因也戒备了起来。

    有那么一刹那,方鸻又怀疑起自己的判断,但这个想法很快在他脑海之中烟消云散。

    随着一声钟声,从圣堂古朴的塔楼之上传来,晨祈的时间已过,信众们纷纷离开。麦依希尔这才拾级而下,走到他面前:

    “怎么回贝因了,找到同伴们了?”

    “是。”

    年迈的骑士看着他,道:“既然来了,进来坐一下吧。”

    方鸻只看着对方,也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走上台阶,步入圣殿之内。

    方鸻留意了一下四周,大厅内的陈设与他离开之时相比没有太大变化——仿佛贝因的一切皆是如此,日复一日,这座在沙砾之中建立起的要塞,始终恪守着它古朴的戒律。正如同一位严肃寡言的卫兵,坚守着王都北方的大门。

    “我在北方见过人们祈祷的样子,与这边的风俗不太一样。”

    “祈祷的方式只是一种形式,只要足以表达对于众圣的尊敬则可。”

    麦依希尔边走边说道。

    神祇需要与自己的信众建立信仰上的联系,好在它们的信徒死亡之时,指引他们前往神国。信徒的灵魂会转化为纯粹的星体,那是一类介于星辉与生命之间的形态,它在黑暗的世界之中闪烁如同道标,指引众神在天上的国,前来引导迷途的死者。

    有信者皆有其归属,无信者则归于尘埃,信仰在艾塔黎亚是一件大事,没有信仰的人死后会转化为纯粹的星辉,一半进入死者的国度,另一半成为自然界的一部分。

    但选召者不一样。

    选召者死后星辉为众神共得,如同‘圣选约定’的一部分,这也是他们名字的来由。方鸻也是后来才从提里奥斯主教那里了解到这一切,在那之前,他还一直以为原住民的‘圣选者’,是说天选之人之意。

    但所谓圣选,是众圣之选,他们不属于某一位神祇,而属于众神共管。所以也难怪,圣选者可以在任何一座圣殿之中复活。

    不过若选召者宣布具有某一位神祇的信仰,则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所留下的星辉的大部分会归于那位神祇,这就是之所以众神愿意接纳‘伪信’的原因。当然,其中也不乏艾梅雅女士这样高傲的神祇——森林女士强大的神力,也不需要这些许的伪信之力。

    方鸻看着大厅尽头,沉浸在天顶上一束光芒之下的玛尔兰圣像,心想自己,应当算是女士这一边的了吧?

    虽然他不这么认为,但众神之间的规则便是如此——

    麦依希尔为他斟了一杯茶,一如上次一样。

    看着袅袅升起的白雾,方鸻才问道:

    “上次没给你们带来什么麻烦吧?”

    “没有,伯爵差人来问了一些事情而已。”

    “我和他和解了。”

    麦依希尔只点了点头。

    “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道谢——”

    “只是女神的指引而已。”

    “但你也帮了很大的忙。”

    “不客气。”

    大厅中一时间有些安静。

    方鸻也是经过这个地方,无意中想要回来看看而已。他上次离开时走得仓促,也确实未能向这位年迈的骑士好好道谢——

    虽然他来到这个地方,有一部分因素的确是仰仗于玛尔兰的指引,但当时这位老骑士从容的应对,也帮了他不少忙。

    何况女神不需要他的谢意,但凡人则不同。

    麦依希尔见他饮了茶,才问道:

    “我受到了法里斯主教的信,知道了在王都发生的一些事情。不过这次返回贝因,应当是有原因的吧?”

    方鸻点了点头。

    “我来帮公主殿下找一个人。”

    “公主殿下在这里也有人手么?”麦依希尔有些惊讶。

    方鸻描述了一下自己先前见过的那个人。不过那个男人除了左脸上有一道伤疤之外,其他方面皆平平无奇,属于放在人群之中,一眼也很难分辨得出来那种大众路人。他也只是单纯地回答对方的提问,没指望会得到什么。

    但听完,麦依希尔轻轻扬了一下眉毛:“我好像见过这个人。”

    方鸻有点意外地看着这个年迈的骑士。

    “大公主殿下为什么会让你去找一个沙盗呢?”

    “沙盗?”

    但麦依希尔只是自言自语了一句。

    听到方鸻的问题,这才回过神来,答道:“也不能确定这一点,不过我的确见过那个人,还不止一次。”

    “他前往圣殿祷告,并向我寻求赎罪,说是为了一个朋友而祈祷。但有那么两三次,我见他与城里一些人来往,圣殿有自己的信息渠道,那些人我没料错的话,正是城外的沙盗。”

    方鸻愣了愣。

    不过一个情报贩子,与城外的沙盗有所联系或许也不算什么。

    只是他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沙盗这个名词既遥远又陌生,他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听过,只是一时之间又记不起来重要在什么地方。

    或许因为伊斯塔尼亚的事情对他来说已告一段落,所以一切也没那么重要了。

    他在圣殿之中没待多久,便向麦依希尔告辞离开——说来两人之前也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这位年迈的骑士帮了他不小的忙,虽然是在女神的指引之下。不过方鸻回头看着这座古朴的圣殿,映着夕阳的余晖,明白自己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要塞之中,在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位朋友。

    他不知道,许多年之后,自己是否还能记得起,在艾塔黎亚所经历的一切。

    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名字。

    ……

    鲁伯特面色阴沉地看着面前的纸条,如同一片压城的黑云,正在这座大厅之上孕育——

    纸条不过一掌大小,而且被卷过,似乎曾经被卷起来,放入信鸽的绑筒之中,纸上还有弯曲的痕迹。

    上面的文字十分简单,只有几个文字——伊斯塔尼亚的文字弯弯曲曲,仿佛来自于对于火焰的模仿,那是先古智慧的传承,与考林—伊休里安的文化相比另树一帜。那文字的意思,则更加一目了然:

    “已查证。”

    一股不正常的潮红之色涌上公主殿下的面靥,那是努力克制住的怒意,一丝一毫,正在汇聚着。她紧紧攥着拳头,两眼发黑、几欲晕厥,但仍强忍着晕眩感,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中年炼金术士,声音微微有些发颤地问道:

    “阿基里斯,这是真的吗?”

    后者抬起头来,与公主的目光交汇,又低下头去。

    他略有一丝犹豫,答道:“或许还有一些误会,殿下……”

    “我问你的是,这一切是真的吗?”鲁伯特公主握紧了拳,一字一顿地说道:“在那位总督大人身边,真还有一位‘阿—菲—法—小—姐’?”

    “可能只是同名而已……”

    “那么巧合?”她怒极而笑。

    “她其实一直与秘术士在一起。”

    “那有什么区别么?”

    阿基里斯沉默了下去。

    “所以他一直都在怀疑我母亲,”鲁伯特公主压抑着声音,“我和阿菲法又算什么,亏我那么相信那个男人……”

    “难怪他会把我禁足在这个地方,有这么害怕么?”

    她忍不住嗤笑一声。

    阿基里斯这时适时提醒了一句:“公主殿下,这两件事未必有联系,我们只是查证了一方面而已……”

    后面还有一些话,但他想了一下,没有说出来。

    但这句话恰到好处地激起了这位公主殿下心中的逆反。

    “还不够么?”她声音冷得像是寒冰:“之前的调查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为什么总是遮遮掩掩……塞尼曼是盲从者的‘侍奉者’,我难道不知道么?”

    “因为他是我父亲,所以我无条件的信任他。但我的父亲,却是杀死我母亲的幕后黑手,这十年来,我一直被蒙在鼓里……他早就在怀疑我母亲了,说不定也一直在怀疑我。不,阿菲法才是我妹妹,我绝不会承认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才是我的亲妹妹——”

    “公主殿下,你的母亲……”

    “闭嘴,阿基里斯。”

    锵然一声,公主殿下拔出弯刀,将明晃晃的雪刃,指向面前的中年炼金术士。“闭嘴,你想说什么!?”

    她的声音几乎是在空荡荡的大厅之中回荡,尖利得好像是女妖一样:“我母亲绝不会背叛他,我十年来一直在调查这一切,点点滴滴的细节,你只会比我更清楚。难道你也要背叛我,阿基里斯!?”

    阿基里斯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但没有开口。

    但他没有开口,大公主反而松了一口气,她幽幽一叹:“对不起,阿基里斯……我不是有意针对你。”

    “我明白你的心情,”后者淡淡地答道:“公主殿下。”

    “谢谢你。”

    但鲁伯特公主似乎已然十分疲惫,她只无力地摆了摆手:“退下吧,阿基里斯,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我想要好好思考一下……”

    阿基里斯微微一颔首,躬身后退。

    不过临出门之前,他又转过身来,问道:“公主殿下,准备的事情……?”

    “我明白。”

    她点了点头。

    心中却不由想起了,之前关于贝因那边的事情。

    ……

    “他们是谁?”

    高大的炼金术士,看着远处浩浩荡荡进入卡珊宫外的一行人马,转头向一旁的叶华问道。

    游侠之王背依在自己的精灵王弓上,环抱着双手,看着那个方向——进入卡珊宫的那些人,显然不是伊斯塔尼亚本地人。他们穿着在本地十分少见的北方装束,但北方不是说卡普卡、罗戴尔、宝杖海岸那些一年只有两三个月夏天的地方。

    在伊斯塔尼亚人心中,北方就是考林——东方就是伊休里安,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地理概念。

    那些人是考林王国的人,而且还不是一般人。

    “是考林王室的人。”叶华淡淡地答道。

    他作为南方同盟的前任会长,也不止一次见过考林王室的使节,那些鲜衣怒马、趾高气昂的‘天使’,不止一次在艾尔芬多议会引发众怒。

    不过北方人一贯如此,他们以王国正统自诩,更何况还是王室的使节,多半来自于某个大贵族世家,更是不可一世。

    但随着伊斯塔尼亚的稳定与日益强盛,过去怄气指使的场景,而今在这片沙海之上的国度中已经十分少见了;确切的说,考林王室已经许多年没有向这里派出过如此大规模的使节团了,叶华目光看着那边细细数了一下,少说上百人。

    其中还有不少骑士。

    拂晓骑士。

    “人数不少。”炼金术士也说了一句。

    “的确不少。”

    这个使节团的规模,在艾塔黎亚历史上都少有。

    “但是不是骑士多了一些,”前者狐疑道:“与其说像是一支使节团,倒不如说是一支军队。”

    叶华心中也有这样的感觉,但他并不清楚考林—伊休里安历代使节团的编制,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一百四十二人,”他这时才终于数清了最后一个人,“这是出使奥述帝国的规模,我记得上一次出使帝国差不多也是如此。”

    “他们来干什么?”

    炼金术士问道。

    叶华摇了摇头,他怎么会清楚呢。

    “我感觉可能会有大事发生了。”这位游侠之王只静静地答了一句。

    “同感。”

    “说起来我想起了一件事情,”这时叶华忽然回过头来,开口道。

    炼金术士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但前者沉吟了片刻,才道:“不久之前考林王室的探子在这里出事了,那好像是发生在坦斯尼尔的事情……我记得大公主殿下还为这件事向沙之王提出过抗议,这个抗议也被转达至考林—伊休里安那边了。”

    “我也知道这件事,”炼金术士答道:“那时我刚好在坦斯尼尔附近。”

    “不过那都过去了快有两个月了吧?”

    “别忘了那场沙尘暴。”

    炼金术士有点意外:“他们总不会是为了那件小事而来吧?”

    叶华再摇了摇头:

    “只是一个推测而已。”

    ……

    沙漠的边际,在阳光之下如同一条银线。

    但蒸腾的水汽之中,那银线微微扭曲着,转而,它又变为了一道闪烁着微微光泽的白色城垣,细小得如同一线,或者一条散落在天际的珍珠串。

    商队停了下来。

    罗昊站在灼热的沙地之中,看着那若隐若现的城垣,几乎都快欲哭无泪——他们在茫茫沙漠之中滞留了近半个月,差一点就要全军覆灭,眼下总算回归到文明世界,心中顿时充满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在这个来自于军方的胖子身后,姬塔、洛羽与箱子还有其他人也显得十分激动,卢福之盾那个小胖子更是一下跪倒在了地上,差一点喜极而泣,忍不住要学着原住民的样子,亲吻土地——沙地,向安卓玛或者是玛尔兰,或者罗曼女士祈祷,感谢众圣带自己离开绝境之中。

    虽然明明还有星辉,还有复活的机会,但经历了这么一遭之后,每个人都有一种庆幸。

    他们或多或少明白了,什么是冒险——

    绝不仅仅是诗情画意,与潜藏在地牢之中的宝藏,更多的是危险与艰辛,与周密万全的准备,才能避免下一次,再陷入这样的绝境之中。

    不过罗昊回过头,看了看那位站在队伍最后的少女。

    阿菲法也有点激动——这些日子以来这个秘术士少女已经清瘦了不少,吃了不少苦,但看起来仍旧十分干净整洁,空之骑士仿佛具有这方面的力量。她双眼发光,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边那座城市,倒不是因为得救。

    而是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座传说之中的王都,沙海之中的明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