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停靠与休整的相关‘事务’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停靠与休整的相关‘事务’

 热门推荐:
    风元素探测仪不住发出突突的声音,姬塔裹着一条毯子,在昏暗的环境中,目不转睛地看着水晶亮起的方向。这台简陋的探测仪的表盘就是八支水晶,她看着北边那一支,那一支已经很久没有亮起来了,连背景杂波也没有一丝。

    传音筒内传来方鸻的声音:“姬塔,我们甩掉他们没有?”

    “好像甩掉了,”姬塔再看了一眼那水晶,“艾德哥哥,北边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传音筒那边传来方鸻松了一口气的声音。那些考林人追了他们两天两夜,搞得他差一点以为对方是不是发了什么疯,而每当他向希尔薇德提起这件事,后者都笑着说,大约是那位宰相大人太重视她父亲了。

    不过他私下里也想,一个潜藏着通往第三世界的秘密,或许也的确值得这么重视。

    在外面的罗昊听到里面的对话,这时掀开布帷走了进来,插了一句道:“团长,要是甩掉了考林人的话,我建议我们最好停下来检修一下。之前检查出问题的那根管道,里面压力越来越大,我担心出什么问题。”

    “可以,”方鸻答道,其实即使是不检修,七海旅人号也得找一个地方休整一下。因为离开坦斯尼尔时走得匆忙,其实上层甲板还没有完全建好,平时还好,要是遇上什么恶劣的天候会出大问题。

    不过船上有准备好的木料等资材,修复甲板也用不上多长时间。

    另一点是他们也得停下来寻找补给,船上食物还够用一周,但水是真的没有了。他们急需要找一个地方停靠,寻找可以饮用的、干净的水源。

    “再等一个小时,”方鸻看了看窗外的云层,“要是一个小时后北边还没有动静,我们就先降到云层下面去。”

    “没问题。”那边罗昊应了一声。

    一个小时后,仍旧相安无事。

    箱子与洛羽起了床,将值班了十二个小时的罗昊与姬塔替了下去,这四十八个小时以来,他们就用这样两两值班的方式保持着魔导舱的运作。

    操帆组那边,巴金斯与帕克,也换了大猫人与帕沙的班,其实两个人一组的人手远远不足以操控七海旅人号的十一组横帆(包括侧面翼帆)、两面纵帆与六面三角帆,但这只是人手不够下不得已的选择。

    而且风向变化不大的情况下,也勉强可用——

    七海旅人号这时开始缓缓下降高度,穿出云层区。

    方鸻也揉了一下眉心,他已经快二十四小时没合过眼,其他人可以轮替,但他这个发号施令的人可作不到。希尔薇德与巴金斯可以替他一下,但他们毕竟也有自己的工作。

    风船穿出云层之后,当务之急自然是搞清楚他们到了什么地方,理论上来说往南航行了两天两夜,没有偏航的话理应当已经进入了迷雾峡湾的范围。

    也就是原本他们打算选作造船地的那个地区——

    当风船冲出云层时,方鸻发现自己的预感并没有出现太大偏差。

    云层之下大雾弥漫,如烟如缕,远处只能依稀看到峭壁的轮廓,一支陡立的岩山,正缓缓从七海旅人号下方掠过。

    下方的地貌,正是典型的空峡。“希尔薇德,”方鸻开口道,“帮我们确定一下坐标。”

    舰务官小姐正在一只立柜前面,听了他的话回过身来轻轻点了点头,将一卷地图放了进去,合上玻璃橱窗,返身走到那星轨仪之前。

    她观察了一下上面竖立的轨道的刻度,然后用手中拨动了一下横轨,再拿起一只仪器测量了一下。

    传音筒内这时传来天蓝的声音:“你们说我们会不会运气这么好,正好开到了希尔薇德小姐以前说过的那个地方?”

    但方鸻并不指望他们运气真有那么好,否则希尔薇德说过的那个峡湾可以作为造船厂的选址,倒是一个绝佳的休整地点。

    然而迷雾峡湾东起杜林,南抵诺格尼丝,面积有近乎三分之一个伊斯塔尼亚大。要在这片区域之内正好航行到一个正确的峡湾之内,实在是太难了。

    而事实也打破了他们的幻想。

    希尔薇德从星轨仪边直起身来。“我们应该在d2340781,d2350780附近,这个地方应当正好位于迷雾峡湾中央,”她笑了一下,“距离我说的那个地方挺远的。”

    传音筒中,天蓝有些失望地‘喔’了一声。

    不过方鸻倒不失望,这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本来也没报希望。

    “艾德,这地方偏离正常航线很远了,”希尔薇德看了看星轨仪,忽然又道,“一般来说没有什么船会到这里来,看起来我们偏航得厉害。”

    “这里会有什么危险么?”方鸻问。

    希尔薇德摇了摇头,“我也不太了解这个地方。”

    她轻声说道:“穿过迷雾峡湾一般有一东一西两条航线,往东那一条沿着迷雾峡湾北上,穿过赤红山脉南麓之后进入考林南境。往西那一条直接走瀚瑞那外海,直抵诺格尼丝。”

    希尔薇德抬起头看了看窗外的漫天大雾,继续说:“人们对迷雾峡湾所知甚少,一般很少有人来这里,过去这里是海盗藏匿之地,后来连海盗也渐渐少了。”

    方鸻听得直皱眉,这地方一听起来就是那种人迹罕至的未知之所,因为在大雾之中冒险太过麻烦,再加上迷雾峡湾又没什么特殊产出,因此连选召者愿意到这里来的人都少。

    这种地方在地图上就应当用又粗又红的笔圈出来,然后标记上危险二字。不过眼下他们也没什么办法,七海旅人号不得不找一个地方停靠休整,纵使这里看起来麻烦重重。

    “先沿着峡湾前进吧,”他想了一阵,说道:“把帆收一收,速度放缓,小心别撞山。如果找到合适的地方,我们再停下来补给。”

    所有值班的人都在传音筒内应是。

    帆收起一半之后,七海旅人号的速度慢了下来,降低到足够看清下面陆地的高度还需要一定时间。

    厨房亮起了灯,橙黄的光芒投入云雾之中,艾缇拉小姐烧起了水,准备做饭。她二十四个小时要给两班人准备热气腾腾的食物,中间全靠唐馨与艾小小帮忙搭手。

    谢丝塔给舰长室内两人送来了热饮,方鸻道了一声谢之后接过,他这时间也没闲着,在社区上查了一下迷雾峡湾生物的信息,才发现这地方由于终年不见阳光,地表植被与生物群落其实相当贫薄,大多是飞行生物栖息于此。

    这看得他更是眉头蹙成一团,飞行生物的话,岂不是对七海旅人号也有威胁?

    那只角蜥蜴在他办公桌上爬来爬去,不时歪着头用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姬塔把它的窝安在舰长室的天花板上,这位七海旅团的客人也就在这个地方重新安了家。

    并且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意思。

    妮妮与妖精小姐则在书桌的另一边,她正趴在一摞书册上面,露出雪白的小尖牙,有些紧张地瞪着这不速之客,用眼神威胁它不许靠近。

    塔塔用手拨弄着面前的一页光页,安静地帮他在社区之上查东西。

    方鸻看着这对小‘姐妹’,不久之前那个世界之中发生的一切,好像没有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妮妮‘吃了’笛卡的神力之后,除了喷出的火苗更明亮了一些,张牙舞爪时更活跃了一些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变化。

    要说唯一的变化,大约是可以对他的苍之辉可以产生出一些感应了,但没有在笛卡的世界之中那么明显。他打算找一个时间来实验一下,但眼下显然没这个机会。

    另一方面,当时在精神世界之中塔塔小姐展示出的能力,在现实世界之中他自然无法再一次见识。不过眼下已经有了七海旅人号,借助妖精之心,说不定塔塔小姐也可以发挥出十之一二的能力了。

    这也需要找一个时间,来好好测试一下。

    像是感应到他的目光,妖精小姐回过头来,用翠绿的眸子,安然地看着他:“骑士先生,还需要查询什么么?”

    “对了,”方鸻这才回过神来,“你帮我查一下伊斯塔尼亚那边的消息,我们的行动有没什么反响?”

    塔塔安静地点了点头,回过头去。

    不过检索的结果不出所料,这边的信息应该暂时还没传回考林国内,考林人暂时还没什么反应,社区上也静悄悄的。

    不过他既然那么做了,自然料得到后果,考林王国的通缉是早晚的。超竞技联盟那边,因为他们之前谈判破裂,说不定也会来找他麻烦。

    他还得向星门港方面解释,好在他与军方的关系,这大约是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若非如此,他也不敢贸然作出这样的决定。

    另外在不久之前那场战斗之中,以笛卡的彻底失败而告终,只是按星的说法,在那个世界崩塌之时,留在里面的人也多半再也回不来。

    这让他不由想到了龙火公会那些人,要是他们再也回不来,这意味着他们去了什么地方?是回到了地球上,还是彻底消失?

    他心中生出这个疑问,就忍不住想要找军方的人求证一下,当然——眼下也不是时候。

    七海旅人号分开雾气之后,下方空峡的轮廓也渐渐分明起来。

    这个地方比想象之中还要贫瘠,大雾弥漫之中远处只有光秃秃的峭壁,岩石是灰色的,在雾气之中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那些张牙舞爪的山石,缓缓向后退去,寂静无声,犹如一出默剧。

    方鸻看着窗外的一切,很难想象这个地方会能找到什么补给,不过船上的元素探测仪侦测出东面有水元素富集地,他想那里大约会有一条河流。

    食物是不敢想了,他只希望在那个地方可以找到干净的水源。

    他下令让七海旅人号调整了航线,不过很快,他们便遇上了预料之中的麻烦——

    那是一只箭尾鵟。

    天蓝先在瞭望塔上看到这只巨大的鸟类从七海旅人号一侧船舷下面飞过去,这小丫头简直吓坏了,在传音筒里叫个不停。

    “我看到了一只大鸟,”她惊悚地叫道,“它、它、它的翅膀有一面帆那么大,你们快出来啊,它是不是要攻击我们了!?”

    而方鸻从舰长室内推开门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巴金斯正仰着头看着雾气中一个方向,其他人也正从甲板下面上来。

    “一只箭尾鵟。”这位经验丰富的老水手回过头来,看着方鸻说。

    方鸻知道那种生物——一种在空海之上掠食的巨型猛禽,通常习惯于离群索居,领地观念很强——成体等级可以达到二十七级以上,长到三分之一七海旅人号这么大小,而且智商很高,是一种对于风船非常有威胁的飞行类生物。

    他没想到他们居然运气这么好,一上来就遇上了这东西。

    这时呼呼的风声传来,方鸻抬起头去,正看到那只猛禽从七海旅人号上方飞掠了过去。它扇动着巨大的双翼,卷起涡流,翼展起码有十二米长。

    这只巨鸟从风船上方一掠而过,对方那两束标志性的箭尾,转瞬消失在雾气之中,带起的气流,几乎使七海旅人号摇晃了一下。

    方鸻张了张嘴巴——

    一只成年的箭尾鵟,而且比普通的箭尾鵟好像还要大一些,恐怕是精英个体。

    “我们闯入它的领地了,”巴金斯这时说道:“小心,接下来它可能会攻击我们。”

    “我们怎么办?”艾小小声音直发抖,她没想到空海之上居然有这么多危险,那只巨鸟的尖牙利爪把她吓坏了,闭上眼睛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被囫囵吞下肚的样子。

    “把它打下来就好了,”帕克大大咧咧地说:“用弩炮,我们不是还有一座弩炮吗?”

    但方鸻知道这个提议纯粹是开玩笑,弩炮不可能跟得上箭尾鵟的速度,而且弩炮在七海旅人号的舰艏上,这只大鸟也不会轻易进入射界之内。

    眼下大雾弥漫,七海旅人号也很难追得上一只箭尾鵟的灵活。他看了一眼船尾的装了一半的炮座,心想要是工匠协会的魔导火炮运过来了就好了,眼下正好派得上用场。

    而且公主殿下许诺给他们的一批战斗构装,也留在坦斯尼尔工匠协会落了空,原本心想他们眼下资金充沛,这些东西打了水漂也就算了。

    但没成想还没到下一个港口,就遇上了要用上这些东西的场合——

    他在之前那场大战之中把储备的灵活构装用了个七七八八,眼下竟然拿不出什么手段来战斗,倒是还剩下一些‘银蜂’,可对这只大鸟根本没有威胁。

    不过方鸻还算沉得住气,他先看了看桅杆之上,喊了一声:“天蓝你先下来,小心它可能会攻击你。”

    他马上又对巴金斯与箱子说道:“巴金斯先生,你们上去,一左一右在桅杆上,等它过来看看能不能尝试攻击——”

    “没问题,”巴金斯毕竟是老水手,应了一声便拔出弯刀,三下五除二爬上桅杆。

    箱子也默默点了点头,一副很冷漠的样子,跟着走了过去,只是仰着头看着桅杆发呆。

    天蓝躲在瞭望塔里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听了方鸻的话赶忙应是,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我应该怎么下来啊。”

    倒是洛羽仰着头道:“天蓝,你直接跳就可以了。”

    “那我可真跳了啊。”

    天蓝缩手缩脚地从瞭望塔里爬了出来,小脸卡白地看了看下面,但她还算胆大,闭上眼睛用力向外一跃。

    但正是这个时候,一声鹰啼,呼地一声风响,那巨大的猛禽再一次从七海旅人号一侧出现,它扇动着双翼,向着半空之中的天蓝一个俯冲而下。

    天蓝听到那尖利的啼叫早已张开眼睛来,看到这一幕差点吓得尖叫起来:“救命呀!”

    但方鸻早料到这一幕,心想箭尾鵟的狡诈果然名不虚传,这一刻他身后传来一声枪响,火光迸射而出,一道金芒与这头巨鸟交错而过。

    箭尾鵟拍动着翅膀躲开这一枪——

    它在半空之中转身并低头看去,黑漆漆的瞳孔之内,正映出一个美貌无比的女士手持银色的火器,正拉动了一下枪栓,一枚金色的弹壳冒着烟弹跳而下。

    但还没等到它作出决定再度俯冲而下去报复对方,这时桅杆之上的巴金斯将弯刀反过来往口中一咬,然后用力一纵,从半空之上一扑而下。

    向那巨大猛禽的后背之上扑去。

    箭尾鵟显然没料到桅杆之上竟然还有一个人,大惊之下身子一翻,想要在半空中将背上的巴金斯摔下去。但水手长一把抓住它的长羽,反手从口中取下弯刀,便要一刀刺下。

    雪亮的银光映入这只扁毛怪物的眼中,它最后关头灵机一动,一个侧身向着桅杆滑了过去。巴金斯这一刀下去,虽然这头怪鸟多半也要了账——可他自己这么一头撞上桅杆,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巴金斯先生,”天蓝被洛羽施加了一个风羽术之后,缓缓落了下去,抬起头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大叫:“快躲开啊!”

    方鸻也是低喊了一声:“巴金斯先生,躲开!”

    水手长扭头一看,不得已放弃了必中的一刀。他伸手一揽,抓住一根横过来的缆索,在半空一荡,又重新落回了桅杆之上。

    箭尾鵟得意地鸣叫一声,回头一看,马上准备在半空转身,再伸出利爪向水手长扑来。箭尾鵟这种鸟类极为好斗,报复心理也是相当的强。

    可它转身才转到一半,下面的箱子忽然一个箭步射至第一座桅杆之下,反手抽出细剑,一道银光闪过,捆扎在那里的缆索应声而断。

    半空中卷起一般的船帆呼啦一声垂了下来,当头向箭尾鵟罩了下去。任这这头大鸟再狡猾,可怎么也料不到这一幕,当场被罩了一个正着。

    它羽翼被缠在船帆之中,顿时失去平衡,竟一头撞在了七海旅人号的舰艏之上。巨大的冲击力几乎将风船撞得向下一沉,吱吱呀呀倾斜向舰艏的方向。

    所有人都下意识抓住身边的栏杆或者缆索,方鸻反手一捞抓住正愣愣向那个方向滑下去的艾小小,同时向一旁洛羽大喊一声:

    “困住它!”

    其实不用他说,在箭尾鵟坠地的那一刻,洛羽便已一只手举起了手中的元素使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