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一次试探(上)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一次试探(上)

 热门推荐:
    “朋友,你看,你是战斗工匠,而我是诗人,我们一起组个队岂不是天作之合?”

    这话让方鸻连发条妖精一时都忘了控制,让它飞出去一头栽在地上。他有点僵化地看着对方——这个词儿是这么用的么?

    何况他还从没听说过这等高论,工匠与诗人在任何场合都是最不搭的两个职业,构装体不受任何心智效果影响,而诗人的战歌与小调正好都是心灵效果。

    诗人干咳了一声:“——咳,我是说天衣无缝,好吧,总之无论怎样都好……别那么看着我,我绝不是开玩笑的,也不是什么菜鸟。在下是个战斗诗人,我的歌喉可以刺破众敌之胆,也可以温暖自己人之心,我手中利刃冰冷无情,我既是坦克,也是游击手,总之我可以保护你周全,让你安心地指挥自己的千军万马。”

    他眼中放光,战斗工匠不多见,而没主的就更少见了。对方之前那行云流水的反应一看就不是菜鸟,那些新手们这会儿都急着先把自己藏起来呢。

    但他们怎么会知道,对于一个合格的战斗工匠来说,战场上最重要的是先敌发现。

    他是在一个相当老资格的战斗工匠那里听来这套理论,对方是个有名的大佬,只可惜那个团队对于他来说等级太高了。

    这番高谈阔论倒是让方鸻大为折服。他以为若论自我吹嘘,帕克已经算是极致了,但与这人相比,仍须让出桂冠。

    只可惜,他仍不为所动:“不必了。”

    帕帕拉尔人有一个就够了。

    这样满口跑火车的,在他这里已经打上了一个不靠谱的标签。

    “朋友,独行侠听起来很酷,但两个人效率更高。而且你真不需要有人鞍前马后传颂你的故事么?想想看,人们一定想要听说一个独自面对千军万马的战斗工匠。”

    但尤其是这样方鸻才不想要呢。

    那只会告诉更多的赏金猎人——行动的钱袋子在这里,还有声望奖励。

    “我有团队了。”

    “没关系,我是一个人。”对方锲而不舍。

    “但我们已经有诗人了。”

    “那你们一定不介意再多一个诗人。”

    “不,”方鸻仍旧摇头,“不必了。”

    对方这才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心想果然厉害一点的战斗工匠没有无主的。早知道他就不应该离开之前那个团队的,其实那个团队还算不错——比之前一个要好得多。

    但他并不沮丧,仍提议道:“朋友,那我们共享情报如何?你们肯定有对这一带感兴趣的逸闻,而我待会儿可以帮你们分担侧翼的压力,你们肯定需要一个可靠的盟友对吧?”

    方鸻这才明白帕克与这人相比还不仅仅差在自我吹嘘的水平上,比厚脸皮与死缠烂打也弗如远甚。

    对方相当于一个威力加强版本的帕帕拉尔人。

    不过他心中倒是微微一动,他们眼下好像的确需要这么一个消息灵通的眼线,无论是打听消息还是帮他们打听消息都派得上用场。

    “可以,我们同意了,”方鸻还没回答,远处的大猫人便已经帮他答道,“待会儿接战之后,我们所有人都要互相搭一把,给你们分享情报也无不可。”

    不过这也是方鸻的想法,反正分享情报也不费什么事情,无非是把战场上的情报在一个公开频道广播而已。而在战场上拉盟友一把,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正如对方所说,至少他们一翼上的压力会小很多,当然前提是对方要挡得住。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没有坏处。

    他也不怕这家伙会反悔,因为这样的战斗肯定不会只有一场,对方看起来不像是那种鼠目寸光的人。

    “那么成交,”诗人立刻抢着答道,并留下自己的名号:“对了,我叫翠野。”

    “翠野,那不就是绿野么?”

    与众人相处多时,大猫人深诸汉文化。

    “不不不,”诗人脸都绿了,“是翠,不是绿,这之间是不同的。”

    不过方鸻也不管对方是翠还是绿,总之先建了一个公共频道,然后把对方拉了进来。

    事实上连他都没想到,这个公共频道后来会发挥多大的作用。不过它建立之初,的确只是为了与一个看起来不太靠谱的家伙共享情报而已。

    这时远处山谷中的森林中升起了更多的信号弹。

    它们像是一束束璀璨的光华,照亮了那片苍白枯萎的林地。没多久,荆棘前线的人就看到有人从森林中退了出来,他们身后影影憧憧出现了那些幽蓝的影子。

    选召者们在荆棘前线前,到那片枯萎林地之间烧出了一片宽约两百米的开阔地带。这时不知是谁沉不住气丢出了一枚火球,在众目睽睽之下,火球化作一道金色的光芒掠过了这片开阔地带。

    金色的光焰一闪即逝,它飞入森林之中,随即化作一团耀眼的火光。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一样,让魔导士和元素使们七手八脚地丢出自己的法术,一时间空地上五颜六色的光芒此起彼落,而森林之中爆炸的闪光几乎连成一片。

    铳士们很快也开始射击,阵地上升起一道道白烟,很快便变得烟雾弥漫起来。

    两轮密集的打击有效地扼制住了追击者,让从森林里逃出的选召者得以安全穿过空地,抵达荆棘前线的这一头。

    那些人还不明就里,只连声向防线内的人道谢,毕竟一下被这么多人出手救了,除了懵逼之外,心中剩下的大约只有巨大的感动。

    不过这两轮打击看得方鸻有点无语。

    他虽然来到这个世界还没多长时间,但也曾经历过这样的大型战斗——即彩虹同盟与弗洛尔之裔在塔伦的长夏之役。

    与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两大联盟的选召者相比,眼下这些人表现就有些令人头痛了。

    头两轮攻击在这样的大型战斗之中往往十分重要,只要防守一方足够沉得住气——就可以给对方造成巨大的杀伤。

    可晶析兽刚才才刚露了一个头而已,这些人就先忙着把自己的火力准备情况给暴露了。

    而那些追出来的那些晶析兽事实上连先锋都算不上,接下来水晶只要不蠢,肯定会调整攻击的方式。

    方鸻虽然不清楚那位守护者究竟有多高的智商,但想来应当不至于比这些人更蠢一点。

    不过往好的方向去想,两轮攻击也不是全无用处,至少成功把人救了下来,提振了所有人的信心。

    此刻阵地上升起一个接一个的黑点,它们依次飞向战场上空,这是各个队伍之中的战斗工匠们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始放出侦查的眼线。

    方鸻也比划了一下手势,让刚才掉在地上的那只银蜂重新飞了起来,并指挥它振翅划过一小道半弧,向着远处山谷之中飞了过去。

    他对于发条妖精的操控早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虽不说独领风骚或者自成一派,但至少也达到了一线选召者的水平——仅仅是在这一领域的话。

    这样的人在第二世界可能不少,但放在这里,与那些磕磕碰碰的同行们相比,自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可能很少有人能察觉到方鸻的发条妖精的飞行轨迹——

    那之银蜂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后发先至,飞到了所有战斗工匠的眼线前面去。

    它具有的黑暗视觉在这样的环境下侦查具有极高的效率,方鸻只将一只手放在目镜上,很快便看到了森林之中出现的失序爪牙。

    那些幽蓝色的影子,在枯萎的林地之间密密麻麻地布列着,形成了一道攻击波次。

    方鸻看着那成百上千的淡蓝幽影,犹如鬼火一般,心中明白,这才是晶析兽的前锋;而之前那些,只能算作是斥候而已。

    他指挥着发条妖精继续向前飞去。

    而这时其他战斗工匠的发条妖精也陆续抵达,他们便一一捕捉到了下面林地之中的信息:

    “它们来了!”

    “好多,至少有上千!”

    远处传来人们的大呼小叫的声音。

    但林地的边缘先出现的仍旧是选召者,零零散散的选召者被从山谷之中驱赶了出来,大大小小有十数个队伍。

    而那些没来得及逃出来的,大概率将一条命交在了那个地方。

    “圣白之石剩下的人至少有一个半团,hydra那边大概剩下二三十人的样子,暮色公会有二十多个人,再加上这些自由圣选者,留在这里的人可不少。”

    大猫人安排好其他人的位置之后,走了上来,开口对他说道。

    方鸻点了点头,艾塔黎亚一个团满编是八十人,圣白之石那边就至少剩下一百人的样子,再加上其他公会的人,的确差不多有这个数目。

    这里过去毕竟是一个矿区,好几个公会派人驻扎在这里开采源晶石。除了矿工之外,还有负责看护与运送的护卫,因此还剩下这么多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只能说当初死的人可能更多。

    这一次守序爪牙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展开进攻,而是让那些选召者成功逃了出来,回到防线之中。

    人群之中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好像能把这些人救下来,带给了他们巨大的信心一样。但方鸻却不这么看,晶析兽表现出了克制,这说明水晶已经调整了战术。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虽然怀着这样的想法,他手上并没有停下来,透过发条妖精的视野,将森林之中停驻的失序爪牙一一标记了出来。

    尤其是靠近他们这一侧每一个失序爪牙集群的位置,他都专门标注了,并通过团队频道与公共频道,分享了出去。

    天蓝他们倒也还好,毕竟早已习惯了他们团长的战斗方式,要是没有这么明确的战场信息,他们可能还会惊讶呢。

    毕竟战斗工匠在战场上,不就是负责干这个的么?

    但公共频道那边却传来了一段惊讶的信息:

    “!?”

    为了避免占用频道,翠野发的是文字信息。

    方鸻还没看懂这个信息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向那个方向看了看——对方已经退到了他们的右翼,那家伙果然能说会道,居然在这么短时间内纠集起了一帮子人,和他一起组了个临时的团队。

    方鸻看了看,大约有二十个人的样子。

    翠野也正向他这个方向看来,还竖了一下大拇指。

    翠野此刻心中的感觉就是抱到真正的大腿了,这在他把身边那些人一一拉入公共频道,并把方鸻发来的战场信息一一分享出去,并看着众人脸上震惊之中混杂着意外的表情之时,便已经了然这。

    虽然说来,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复杂的技巧,无非是熟能生巧而已,只需要进行几千上万次反复的练习就可以作到。

    但能做到这个地步的人,在他这里都足以称之为大佬,并且也不可能与他这样水平的人产生任何联系。

    一般人能看到敌人有多少、并大概告知对方从哪个方向来就已经非常不错了——非要一个个去标记出敌人的位置的话,大概率会因为忘了控制发条妖精,而让其飞出目标区域,或者一头撞上什么东西。

    “都给力点,你们知道我找来这么个高手,废了多少口舌么?”

    他不忘自我标榜一句:“待会听我指挥,我们按计划行事。”

    众人虽然不知道对方究竟废了多少口舌,但不看广告看疗效,还是齐齐点了点头。

    大约几分钟之后,从各处的战斗工匠处传来消息,晶析兽开始进攻了——

    而纵使没有战斗工匠,不少团队的魔导士们也用法师之眼或者类似的法术作出了预警。这时森林之中浮现了出星星点点的蓝火。

    不过经历了此前的一轮乌龙之后,防线之中的人似乎总算察觉到先前那两轮攻击有些不划算,这会儿终于忍得住不再出手。

    只是游侠们先一步架起了弓,而帕帕拉尔人也将自己的十字弓卸了下来,在地上支开。

    他们用的是魔导弓与魔导弩,当然不是那种轻飘飘的花架子,空气之中立刻闪烁起游离的元素的光芒。

    第一道幽蓝色的潮水涌出了森林,密密麻麻近乎看不到尽头,少数也有上千头之多。

    这时森林之中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一排高大的灰树人从后面走了上来,越过众人,在防线前面列出了一道树墙。

    大约是这道高大厚实的树墙给了众人一些信心,方鸻看到远处不少铳士越众而出,彼此并列,举起手中的魔导铳——在树墙后面列出了一道射击阵线。

    铳士们有线列战术这个技能,他们彼此靠近射击时,能大幅度提升命中、上弹效率与射速。对于铳士来说排战列线几乎是一个本能的举动。

    不过猎兵除外。

    希尔薇德就是主修这个方向的铳士,她正在方鸻不远处,卧在一片荆棘从后面,组装调试自己的长枪。

    方鸻也召唤出了自己的狩龙人,四台高大的构装一字排开,不过由于他这个方向的人并不太多,因此一时也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四台黑沉沉的、体态修长的构装体。

    事实上在不开枪的时候,狩龙人这不起眼的人形外貌一般来说没有太多人会注意得到。

    至于在狩龙人身后的枪骑兵就更不用说了,笨重的外表让它们看起来就像是战场上的主力——炮灰。

    不过这些枪骑兵多达十二台,要是只是让它们向一个方向不间断进行火力压制的话,闭循环装置自己就可以胜任,并不需要占用方鸻太多计算力。他甚至还可以控制更多,只是为了不显得那么惊世骇俗而已。

    事实上眼下他和塔塔小姐一起在船上时,七海旅人号就是一艘真正的航空母舰,眼下暂时限制其战斗力的,反而是他制作枪骑兵的上限。

    而制约这一点的,也就是土源晶的数量而已。至少他眼下掌握的这点材料,是远不足以满足七海旅人号的最大控制力的。

    甚至连满足他自己的都做不到。

    这个方向的守序爪牙集群兵分三路杀出,不过方鸻早已标记得一清二楚,因此它们从森林之中席卷而出时这个方向的防线上可谓一点也不意外。

    游侠们最先放出了第一轮箭。

    在魔导弓的加持之下,他们投射出的箭几乎像是一道尖啸的狂风,在战场上空带起一道道白色的云雾——一支支羽矢以一个较小的弧度掠过战场上空,然后向第一排的失序爪牙飞扑而去。

    在单个作战时,以这些游侠的等级,几乎不可能在第一轮中射中对手。但集群作战是另一个概念,在长宽还不足两三千米的战场上,上千个单位的密集程度几乎是避无可避。

    而且一**风般的箭雨下来,也没多少可以从容闪避的余地。

    方鸻早先就已经发现,失序爪牙虽然攻击力、灵巧程度在其所处的等级水平上都出于佼佼者的水平,但弱点也很突出。

    那就是防护能力堪忧。

    而这个缺点,在这样的战场上被极大地放大了。

    他几乎是看着那片幽蓝色的影子好像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一样,在箭矢骤雨之中齐齐倒下去了一截。

    只是另一个优势弥补了这个缺陷,那就是恐怖的数量。

    上千头晶析兽所组成的攻击锋矢,犹如一道气势惊人的大潮,幽蓝色的潮水从枯萎的林地之间漫卷而出,游侠们的一轮箭雨,不过只是在这汪洋之中激起一片水花而已。

    它们的速度很快,几乎是骤然之间越过了大半个开阔地带,很快就接近了那道荆棘之墙。

    高大的树人们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但这一切只发生在战场上的其他区域——

    在整个战场的左翼,方鸻只听到一个清晰的声音从右前方传来:

    “放——!”

    那正是翠野的声音。

    而下一刻只见席卷而至的那道蓝色潮水的上方,火云正汇聚起来,形成一片片黑压压的云层,下一刻便从翻涌的云层之中,露出一道道金红色的裂隙。

    那犹如一只只正在张开的金色眼睛,它只微微一闪,便从中降下一束束灼目的光芒。那一刻仿佛火雨从天而降,并坠入那片蓝色的潮水之中。

    一片片守序爪牙在火焰之中化为飞灰。

    “仪式法术!”

    “卧——槽!”

    战场上其他方向的人,看到这一幕才不由大吃一惊。但他们倒不是惊叹于这个法术的杀伤力,虽然仪式法术一贯是以威力强大而著称的。

    但关键在于,仪式法术漫长的准备时间,而这些人的脑子得多有问题,才会在这么紧张的时刻对着空地施展一个这样的法术。

    而那些失序爪牙还真就有这么铁憨憨,竟然一头撞上去了。

    这得是多好的运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