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生死之界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生死之界

 热门推荐:
    方鸻手还没有触及那光团,脑海之中先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获得传奇灵感——生死之界。”然后那光才稳稳落在他手上,令他大吃了一惊,差点没有将之拿稳。

    传奇灵感?怎么会有传奇灵感?他记得上一次得到传奇灵感已经快是大半年之前的事情了,那还是在血蓟林地的地下,在他触碰到那些碎片之时,传奇灵感也和现在一样油然而生。

    但那些碎片可是出自于与大猫人手上的歼敌者同等的圣剑之上,它们曾经被用来铸造五柄屠龙圣剑之一,可以说是神器残缺的一部分。而他手上的这块平平无奇的木头,它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枯木,他甚至能看到它边缘一列列细密的、枯萎的木质组织,难道这也是神器之材?

    穆恩亚里特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泰拉卡,世界之树,这曾经是一棵世界之树的一部分,巨树之心。”

    “巨树之心?”连爱丽丝也惊讶得失声:“这难道是那个巨树之心?圣白之树泰拉卡,巨树之丘?可我听说巨树之心长眠于圣树神殿的核心之处,它怎么会在这里?”

    大猫人眼中也闪过一丝讶异,但他忽然之间想起了什么,银灰色的目光又恢复了平静。但方鸻也总算在社区之上见多识广,忽然之间反应了过来:“等等,这是……”

    穆恩亚里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肯定的意味:“你没猜错,年轻的人类。”

    “等等,”爱丽丝看了看他们:“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这是世界树之心,”姬塔这时轻声开口答道:“世界树,泰拉卡,它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类植物——我们将之称为浮游巨树。过去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许多它的同类,而今却只剩下了唯一的一棵,圣白之树,巨树之丘,也就是我们给予它的名字。”

    一旁的梅伊拿着自己的橡木盾,听到这里明白了过来,“也就是说……”

    “是的,”穆恩亚里特答道:“这枚树之心,来自于一棵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泰拉卡之上,它在上古之战中毁灭,人们仅仅抢救下了这枚树之心。”

    “可我看它与普普通通的木头无异啊?”方鸻上上下下打量着这块枯木,要不是那个传奇的灵感,他几乎怀疑这位树之心大人在忽悠他们。

    爱丽丝在一旁轻轻踢了他一脚,用眼神示意他不要丢人了。这可是巨树之心啊,它可能看起来普通——但许多故事之中不是这么描述的么,那些表面看来平平无奇的事物,其实才是最为惊人之物。

    但穆恩亚里特笑了:“你的感觉没有错,因为它已经枯萎了,树之心,泰拉卡,皆是生命的奇迹,自然的伟力,但失去了生命,它也就与一块枯木无异。”

    爱丽丝听了轻轻咳嗽一声。方鸻回头去看她,夜莺小姐赶忙装作不知地将目光移向一旁,假装四处看风景。

    可这也太不靠谱了吧,无论怎么吹得天花乱坠,来历非凡,可它毕竟也只是一块枯木而已,爱丽丝总觉得这老树人是在拿那呆瓜寻开心,害得她也连带一起丢人。

    但方鸻倒没什么不满意,大约是他所学的缘故,这块枯木在他看来更像是一个珍贵的标本,它记录了一个濒临灭绝的植物种群辉煌的过去。旁人可能以为这位树之心在忽悠他们,但他切切实实从这块枯木上拿到了一个传奇灵感,这已足以说明一切。

    一旁梅伊也有点出神地看着方鸻手中那块枯木。毕竟她也是来自于巨树之丘,那里相对于他们这样的帕帕拉尔人选召者来说,算是第二故乡。

    “你难道没什么不满意么,年轻的人类?”穆恩亚里特忽然问道。

    “不,”方鸻摇了摇头,看着手中的枯木略微有些感慨:“万物皆有生灭,昔日的辉煌映射着今日的凋敝,号称永恒的世界之树也难逃时间的审判,生死之间又岂有界限?”

    爱丽丝回过头,略微有点惊讶地看着他。

    穆恩亚里特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有些满意:“万物皆有生灭,生死的确无界,灰烬之中亦生出新芽,今日之凋亡,象征着明日之辉煌。年轻的人类,看起来女神大人对于你的青睐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方鸻愣了愣,想说自己的确算得上是女神的选民,但不是艾梅雅,而是玛尔兰,那位森林女士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不如说是一个机缘巧合而已。

    但他想了一下,觉得也没必要解释什么,毕竟不是什么大事。穆恩亚里特这才说道:“那枚树之心虽已枯死,但它毕竟曾孕育出泰拉卡,年轻的人类,你可以好好感受一下它之中蕴含着什么。”

    方鸻一怔,这才明白这位树之心大人说的是什么,他将手覆在那块枯木之上,闭上了眼睛,沉入了星辉的世界之中。这是工匠探测这个世界的手段,虽然其他职业也皆有侦测魔力的方法,有一些如魔导士还更加简便,但它们皆不如炼金术士深入这个世界的本质。

    一片明亮的星光呈现在了他的眼中,那些闪耀的光点在黑暗之中彼此相连,形成了这块木质的结构。但方鸻从未见过这么紧密而细致的连接,它远比他所见过的每一种金属都更加紧密与坚固,更不用说木质与岩石。

    但更重要的是,他感受到了那无尽的星光之中,所蕴含的浩瀚的魔力,无边无际,胜似汪洋。

    方鸻手微微一颤,睁开了眼睛来,他眼底都泛着一层淡淡的银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才渐渐淡了下去。那魔力外溢的光辉,旁人没有察觉,但穆恩亚里特却看得真切。

    它一笑:“看到了?”

    方鸻有些震撼地点了点头。

    枯萎的巨树之心中,仍蕴含着它生前留下的魔力,它毕竟曾经漂浮在风之海中,汲取那无穷无尽的元素与以太。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魔力源泉,哪怕只是一块枯木而已,但也蕴含着浩瀚的力量。

    这岂止是一块枯木而已,这简直就是炼金术士们梦寐以求的原材料。

    即便忽略它的来历本身,单单凭借其中蕴含的魔力,它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神器之材。它不愧是泰拉卡,世界树之心。

    它绝对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礼物而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相对于梅伊的那个橡木之盾一点也不逊色。

    也难怪说穆恩亚里特会说这礼物最适合他,因为所有人,也只有他是炼金术士,也只有他,能发现这块枯木的不凡之处。

    “那些雄伟的巨树曾经描绘过这个世界的历史,但古老的灾难毁灭了一切,它曾经漂泊于时间的尽头,又埋藏于历史的尘埃之中,”穆恩亚里特缓缓这时说道,“很少有人再记得起那些传奇事物过往的辉煌,但我想,一个听得见自然的轮回的人,或许会也能聆听到它之中所蕴含古老的声音——”

    “年轻的人类,或许有一天,你会赋予这枚树之心另一种生命。”

    方鸻看着手中的枯木,也不明白将它变成一件炼金术作品,算不算是赋予了这枚巨树之心另一种生命。

    不过那对于他来说,其实还有些遥远。

    这材料相对于他而言等级太高了,以他现在的水平来说,基本不可能使用。但他还是轻轻点了点头,现在用不上,不代表以后也用不上。

    ……

    离开森林时,方鸻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他叫住爱丽丝,问道:“说起来,你也参与过那场战斗吧?”

    爱丽丝拨了拨耳边的发丝,歪了歪头答道:“我吗,怎么了?”

    “我是说没你的话,我们未必来得及将崇山之心夺回,梅伊小姐虽然也在那里,但她一个人未必是暮色的那些人的对手,穆恩亚里特大人是不是把你给忘了?”

    梅伊思索了片刻,也点了点头。她向来公正,有什么是什么。

    “原来你在为我打不平啊,”爱丽丝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过你可错了,它早就给了我们奖励了。”

    “是吗?”方鸻微微一愣。

    “你忘了我可是圣白之石公会的人么?就像它是给你们礼物,而不是给你,大猫人和姬塔分别一份礼物一样,我收到的奖励,自然也是给予团队的。”

    方鸻这才想起这档子事情来,有点意外地看着她:“说起来,你还要留在圣白之石公会么?”

    提到这件事,爱丽丝也显得有点茫然,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如果圣白之石不再和暮色合作,那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具体还是看那边怎么说吧,虽然我觉得留在圣白之石公会也没什么不好的。”

    方鸻忽然有些沉默下来,他感到原来对方也不是那么自由,甚至连自己的去留也无法决定。事实上这一次再见面他感到与在芬里斯时相比,这位双胞胎的妹妹变化很大,虽然可能她原本就是这样的性格,在芬里斯时只是表现出那个样子,但也不可否认,这一切或许与这段时日对方的经历有关。

    说白了,还是因为芬里斯发生的那些事情,她背负了不必要的责任。而始作俑者,至今还逍遥法外。他们一路上追踪那些黑暗信徒的行踪,不也正是为此?

    他忽然之间有些明白了爱丽莎加入他们团队的初衷,所谓感恩与没有去处,可能只是一个托词而已。

    “那军方给你的任务是潜伏在圣白之石公会,那你擅自脱离任务,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你想哪里去了,那边的人也不是铁石心肠,崇山之心的事情更加紧要,我当时通讯水晶上交了公会,联系不上那边。不过事后,我已经向那边汇报过了,接下来只要走一个调查流程就可以了。”

    “真的没关系?”

    “没关系,”爱丽丝摇了摇头,老气横秋地对他说道:“麻烦对你的国家有点信心,那边虽然办事有点刻板,芝麻大点事情都要打报告,不过他们还是很有正义感的人。”

    她虽然说得洒脱,但方鸻还是听出这位夜莺小姐对于自由的向往。

    他想了一下,开口道:“你姐姐她……其实很担心你。”

    “你怎么帮她说教起我来了,”爱丽丝笑了起来:“你要是想用这样的办法来让我感动的话,也未免太老套了点吧,你不如请教一下我姐姐,她有很多教你怎么讨女孩子欢心的办法。”

    方鸻听了这话脚下一拌,差点一头栽下去。大猫人哈哈大笑,笑着说:“我看行,对于女人,你要像是驯服母狮子一样驯服他们。”

    “那大猫人先生,你的母狮子们呢?”方鸻三下五除二扯下缠在脚上的藤蔓,没好气道。

    这下轮到狮人圣骑士重重地咳嗽起来,他一本正经地答道:“小家伙,你得明白,我已经是半个桑夏克人了,我发过誓,早已远离罗塔奥荒原之上的生活了。”

    “这话你不如说给艾缇拉小姐听。”

    “那关圣女小姐什么事情,她也不关心这个。”

    “话说回来,艾缇拉小姐真的是独角兽少女么?”

    “那说来话长……”

    接下来的两天之中,方鸻按事先计划向七海旅人号那边通告了这边的情况。听说他们顺利完成了任务,而且于目标还大有超出——虽然土源晶其实只是方鸻一个人需要而已,不过精灵小姐还是温言向他表达了祝贺之意。

    有这样一个姐姐一样的人关心着自己,方鸻总觉得心中暖烘烘的,他有时候觉得七海旅人号上就像是一个大家庭,每一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他很难想象未来有一天这个团队会四散的情景,不过他下定决心,只要还留在艾塔黎亚一天,七海旅团就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解散。

    爱丽莎也与自己的妹妹通了话,虽然她们姐妹之间本来就有对方的通讯id,但是天南地北的感觉,自然比不上此刻双方近在咫尺的感受。七海旅人号此刻相距这个地方并不远,而这或许两人大半年来,头一次相距这么近。

    那种心灵上的联系感,哪怕只是感觉上有了些接近,也足以令人动容,外人很难揣摩其中的感受。不过方鸻还是头一次看到爱丽丝抹了眼泪,虽然没哭,但两姐妹通完话之后她眼睛都红肿了。

    爱丽莎那边,只怕也差不多。

    即便如此,这位双胞胎的妹妹还是向他道了谢。纵使是上一次在芬里斯他帮过对方那么大忙,对方也没认认真真向他道过谢的,而这一次截然不同,爱丽丝少有地认真。

    天蓝拿着通讯水晶,叽叽喳喳地向她的新的小伙伴——艾小小讲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直把后者听得一愣一愣的,大感后悔,说下一次一定不能错过了这样冒险的机会。

    不过这正中天蓝下怀,方鸻哪里还不知道,这小丫头其实就是坏心眼想要炫耀一番自己的经历而已,艾小小的反应极大地满足了她小小的虚荣心。

    于是我们的诗人小姐拍着小胸脯,向她打包票,下次一定要带对方出去冒险云云。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信心。

    不过唐馨就远没有那么客气了,直接督促艾小小有没有复习,有没有完成她布置的作业——是的,艾小小同学的假期作业在经历千难万苦之后总算是圆满完成了,但这并不代表着她脱离了苦海。

    谁叫她有一个负责任的死党呢,而且还得到了她父母的全权授权。

    艾小小气得直犯嘀咕:“糖糖,你越来越像我妈了!”

    “那你就一辈子留在这个世界吧,跟我那个笨蛋表哥一样。”

    “哼,我巴不得呢,大表哥人超好的。”

    结果就是方鸻有莫名其妙多吃了好几个恶狠狠的白眼。

    不过没多久唐馨又忧心忡忡找到他,有点正经地问道:“哥,我是不是老了?”

    方鸻看了她一眼,没太明白对方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来自于何方,只心想你都要老了的话,那我岂不是半只脚踏进坟墓里了?不过他想了一下,决定认真地回答自己表妹的这个问题,以竖立自己作为兄长的权威:

    “你可能是心态上比较老吧,哎哟——”

    没多久,人们便发现他们的船长大人捂着脚,脸上直冒冷汗。

    而船上的巴金斯也罕见地问了几句他们的大小姐的情况,希尔薇德笑着向这位水手长道了歉,她与谢丝塔毕竟是偷溜出来的。巴金斯作为她父亲的副手,她的半个监护人,虽然双方是主与仆的关系,但还是对她负有责任的。

    我们的贵族小姐向来是明事理的——

    不过方鸻倒是少见她认真道歉的样子。

    最后罗昊和洛羽才向他们通告了一下七海旅人号这几天的航行状况,总体来说还算顺利,皮里耶德山靠近大雨林一侧多变的天气虽然给七海旅人号的航行带来了很多麻烦——尤其是在船上少人的情况下。

    不过有失必有得,复杂的气候条件,也让追捕他们的船队不太可能深入皮里耶德山这一麓来搜索他们的下落,毕竟之前他们的光辉战绩还摆在那个地方,任谁也不敢小觑。

    可以想象对方最有可能的是,在皮里耶德山通向旧世之梯的必经之路——凯兰奥所在的大隘口上设伏。

    只是他们可能没有想到,七海旅人号此刻正停泊在皮里耶德山之中,停止了前进。对于方鸻要求他们在原地多停留两天,等待他们前去会和的要求,罗昊倒是没有表示有什么困难。

    甚至说不定他们在这里多躲两天之后,对方会因为失去耐心,以为他们没有走这条路而转去了别的地方呢。虽然方鸻认为这希望渺茫,但至少说明停下不是一件坏事。

    他让七海旅人号保持通讯,而灰树林这边,也很快如他所预料,各大公会的支援,开始陆陆续续抵达。

    这也意味着,差不多到了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地方时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