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魔剑(上)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魔剑(上)

 热门推荐:
    箱子看着那黑白二色的阵线,如同潮水一样漫过森林,向着这个方向缓缓覆盖了过来。

    “箱子,”天蓝从森林里面跑了出来,大声说道:“他们人越来越多了,我们可得想一个办法,否则那些人要把难民们都抓回去了。他们还在杀人,也太可恶了……!”

    但少年看了那个方向一样,恍若未闻一样。

    黛艾尔擦了擦脏兮兮的小脸,正咬着下唇看着他。

    “艾丹里安先生,”小女孩的姐姐,那个盲眼的少女正手足无措地立在一旁,“……对不起,我知道这很过分……可是……你能不能再帮帮大家,帮帮砂夜小姐……对、对不起……可我和黛艾尔也实在没有办法了……”

    箱子看了她们一眼。

    他默默低下头,又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那把漆黑的剑,他用手握了一下剑,剑上回应来一种特殊的感受。

    仿佛那里有一个声音正在呼唤着自己。

    空气之中弥漫的血腥气,似乎激活了这剑上的某种力量,那种力量直指人心,似乎正洞彻他内心之中的想法。

    箱子按着剑,抬起头,默默看着前方。

    并不是为了任何人,只是他心中从未有一刻如此迫切过,想要改变什么。那正陷入火海之中的营地,似乎是自己内心之中愿望的映射——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死在自己面前。

    你需要力量——

    一个声音说道。

    是的,他正需要力量。

    ……

    “砂夜小姐,砂夜小姐?我们先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砂夜用力挣扎了一下,挣脱开两人的手,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转过身去,用黑幽幽的眼神看着两人。那凝然不语的目光中,仿佛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去救人,”她开口道,第一句话声音便沙哑得几乎不像是自己的。面对仍旧怔然的两人,她提高了声音,再重复了一遍:“去救人。”

    “可是您……”

    寒意在森林之中弥漫,空气在低温下化为雾凇,扑簌簌落下。砂夜口中吐着白气,语气冷静无比:“去把所有人集合起来,去森林里。”她默默从身后取下了长弓,因为过度的用力,手背上蓝色的静脉一根根显露出来。

    两人愣了一下。“去啊,”砂夜的声音陡然严厉,“你们不听我的命令了么?”

    两人这才如梦方醒,各自拔出剑来,向营地中冲去。但砂夜用右手一把抓住其中一个人,“黛艾尔姐妹……那两个姑娘没有自保能力,你去找到她们,保护好两人,带她们离开这个地方……”那个人这才慌慌张张地点了点头,并跌跌撞撞地跑远。

    只剩下砂夜孤立一人,她忽然之间想起小空还在营地之中,不由轻轻咬了一下牙,又摇摇晃晃扶着一株株树干,一脚深一脚浅向那个方向走去。

    雇佣兵与骑士们正在冲入营地之中,厮杀之音响彻林地。骑士们金属护面映着火光,其下冷漠的目光注视着四散惊逃的难民们,雇佣兵们一拥而上,将那些毫无抵抗之力的人按在地上,“若有抵抗者,就地格杀——”那冷漠的声音之中,仿佛带着正义的宣读。

    难民稍有挣扎,雇佣兵们便用膝盖压在他的背上,高高举起匕首,用力刺下去。刀刃切开了皮肤,令温热的血喷溅而出,浸润了脖子上的头发,刺目醒红染于雪中。

    没人会在意,反正将死者也会在圣殿之中复活,那里还有他们的人手。而至于已失去了星辉的人,正用逐渐冰冷凝固的眼珠,注视着消逝的温度与生命,但那又如何呢,自诩为审判者的人们并不在乎。

    雇佣兵们浑身是血地拾起剑,正从冰冷的尸首上缓缓起身,他只忽然感到空气有些诡异地安静下来,转过身去,才看到一个黑发的漂亮女人,脸色苍白得好像是森林之中的女巫一样,从一丛灌木后走了出来。而砂夜默默停在了原地,她手中握着长弓,看着这个方向。

    雇佣兵反应过来,拔出剑来面向她,并一边与同伴们交换着目光,仿佛读出了这个女人虚弱。砂夜漆黑的眸子里,只幽然一片,缓缓举起长弓,瞄准了这些人。

    雇佣兵们这时发出一声低沉的哨音,一齐冲了过来。

    砂夜松开弓弦,箭如一道黑影飞入人群之中,一个人应声而倒下。

    她微微侧身,举起右手,顺势从背后抽出一只箭,又面向另一个方向,开弓搭箭,松开弓弦,再一个跑动之中的人翻滚着倒下,溅起一片雪沫。

    她左右开弓,雇佣兵接连倒下,但终还是有人冲了过来,并举起长剑,向她一剑刺来。砂夜摇晃了一下,不过仍用弓格开这一剑,铁剑映着寒光与她交错而过,她这时抬起头来,一对漆黑而冰冷的目光落在对方眼底,竟刺得对方微微一怔。

    砂夜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沾血的匕首,一道寒芒闪过,那雇佣兵捂着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倒了下去,温热的血浆不住地从那里指缝之间喷涌而出。砂夜一把抓住那人,将他转过身挡在前方。

    两柄刺来的剑插入了雇佣兵的身体,砂夜用力将之往前一推,尸体撞在两人身上,她再反手丢出匕首,匕首插入其中一人咽喉之中,直没入柄,那人仰面倒下。借着尸首的去势,砂夜手从腰间一带,拔出一双弯刀带起一道雪光,剩下那人一颗头颅高高飞上天空。

    她再转身,左右手弯刀齐出,一前一后各中一人,两人齐齐倒下,插在胸口之上的刀柄兀自摇晃不已。砂夜在雪地之中就地一滚拉开距离,再一次举起长弓,并一箭射翻一人。

    而当她将弓瞄向另一个人之时,那人终于胆寒,眼中露出恐惧的目光,转身就逃。而砂夜微微眯起眼睛,沉默了片刻,决然地松开弓弦,羽箭带着尖啸之音,从背后追上了那个逃亡之人,后者一声不吭向前扑去,倒在雪地之中。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利刃破空之音,砂夜想也不想便将弓挡向身后,谁想一阵晕眩袭来,手上一软,巨力顺着弓压了过来,撞在她身上,竟一下将她掀飞出去。

    她在雪地之中滚了好几圈才有些昏昏沉沉地爬了起来,系统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叫,正提示她体能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砂夜扫了一眼角色面板,各方面的属性都已经大幅度降低了。

    她抬起头,才看到一个身披黑白二色战袍的骑士手持长剑,正立在自己不远处。对方冷漠的目光看了看远方,才重新回到她身上,从头盔之下发出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

    “他已经放弃抵抗了,你不该杀他。”

    砂夜有些悲伤地注视着那些雪地之中的尸体,轻轻擦了一下嘴角的血,“难道他们不是手无寸铁么?”

    骑士摇了摇头,义正辞严:“他们是罪人。”

    “你们才是罪人。”

    砂夜咬着牙,看着对方,一字一顿,发出这样的声音。她举起弓,瞄准骑士,射出一箭,但骑士随手一剑,便挥开这一箭。箭飞了出去,远远落在雪地之中。

    砂夜默默看着这一幕,骑士身后还有几个骑士,就是在她全盛状态下,要对付这几个骑士也需要费一番功夫,何况现在。她心中有些冷然,但仍用力攥着弓,一只手支撑着地面,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冥顽不灵。”

    骑士看着她,摇了摇头,收起了剑,他并不打算上来对付一个失去了抵抗能力的人。他身后的雇佣兵已经一拥而上,试图将砂夜按倒在雪地上,但砂夜看着从雇佣兵后面走出的那个人,眼中第一次露出了愤怒的目光:

    “格里德,你为什么要背叛大家?”

    那个不久之前在摩费恩-灰焰面前表过忠心的男人,此刻有些心虚地后退一步,但他马上又恢复了勇气,看着砂夜眼中露出愤恨的目光来,仿佛自己才是受害的那一方一样。

    他怒道:“还不是因为你们,我们建立这个营地的初衷,只不过是为了找条活命的路子而已,而看看你们干了什么好事?你们是去镇上救人,还自以为成功,因此而沾沾自喜,可大人们难道是好惹的么?你们圣选者根本什么也不懂,你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找麻烦……不,你们根本就是在利用我们而已。”

    砂夜冷冷地看着这个人:“大人们,格里德,叫得可真亲热啊……可别忘了,究竟是谁让你落到这个境地的。”

    “是你们,是你们这些罪人,”格里德大声说道:“我曾经和你们一样有罪,但大人已经宽恕我的罪过了,风暴之主会亲自救赎我,我和你们这些人当然是不一样的。”

    砂夜用一种冷然的目光看着这个人,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的恶,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人身上表现得这样淋漓尽致。

    格里德像是从她的目光之中读出一股无地自容来,那种蔑视让他感到一阵不安,但不安之后又是狂怒,虽然明知对方是圣选者,但他还是忍不住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婊子,都怪你做错了一切……”

    他一边骂,一边扬起拳头一拳向砂夜的脸打来。

    风中带来一声尖啸,男人忽然惨叫一声,一只羽箭射来,穿过他的右手。他几乎是立刻捂着手,跪在地上哀嚎起来,“来人啊,救命啊……”

    鸦爪骑士们像是在看着一幕闹剧,他们向着羽箭射来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年,正握着弓,站在那个地方。砂夜看着那里,目光微微缩了一下:

    “小空?”

    “砂夜姐,”少年看着这个方向:“我来保护你……”

    “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砂夜怒道,“快滚!”

    她心中一阵焦急,记起方鸻与她说过,小空剩下的星辉已经不多了。

    但少年轻轻摇了摇头,只将已经没有箭的弓丢在地上,然后拔出长剑,昂然面向每一个骑士。

    “小空……”

    砂夜心中一时有些默然,她从少年脸上读出的那种决然,心中自然明白那样的心意——有人愿意那样守护她的决心,何尝不让人为之动摇呢?可她轻轻摇了摇头,自己所喜欢的那个人呢?

    对方早已抛弃骑士团了。

    她的声音软弱了下去:

    “小空,快走……”

    但林地之中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去。

    雇佣兵们从四面八方围拢了过来。

    “抓住他!”格里德忽然大喊起来:“那个年轻人被影人附体过,他是怪物!”

    原本抱着看戏心态的骑士们听到这一声喊,忽然之间严肃了起来,他们转过身去,纷纷拔出长剑。在口令声之中,雇佣兵们也包围了过去,将小空团团围住,环绕在中心。

    一片闪烁着寒光的剑刃,指向了立于中央的少年,但少年夷然不惧,只一人一剑,面对着所有人。正如同一位勇敢的骑士,誓言要守护他心中的那个人。

    砂夜咬着牙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格里德捂着手,有点得意地对她说道:“你看着吧,他死定了……”

    远处,骑士们举起了手中的剑。

    但此刻森林之中,一个飘荡有若幽灵一样的声音忽然回答道:

    “真的么?”

    那个声音虚无缥缈,又带着些许恶作剧的味道。

    格里德微微一愣抬起头来,而按住砂夜的雇佣兵们显然更加警觉得多,已经向那个方向回过了头去。

    ……

    “你握剑的姿势不对——”

    一个声音忽然从身后传了过来。

    小空大吃了一惊,有敌人摸到了自己身后,而他竟然还毫无察觉?

    他几乎是下意识将剑向那个方向斩去,但一只手已先一步挡住了他,那是一只带着银色的魔导手套的手。

    “这样握剑是伤不了敌人的,”一个几乎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一边开口道,一边从那里走了出来,与他并肩而立。

    而箱子回过头来,旁若无人地看了对方一眼:“没人教过你应该怎么用剑么?”

    小空只微微有点发烫。

    剑并不是他擅长的武器,只是他从自己的帐篷之中出来,也没找到别的更称手的武器。

    不过支撑他站在这个地方的,其实本也并不是什么卓越的剑术,而只是心中想要守护某个人的冲动与勇气而已。他看着对方,结结巴巴地问道:

    “你、你又是谁?”

    “我是——”箱子忽然想起了之前的‘惨剧’,沉默了片刻之后,才重新答道:“我是箱子。”

    “箱子?”

    箱子点了点头。

    他转过头去,看着远处的骑士们,一边将手按在了自己的剑柄上。

    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右手又缓缓下移,按在了那里另一把剑的笼柄之上,那笼柄漆黑如墨,有若鸦羽覆盖。

    而其上所镶嵌的红宝石,闪烁着刺眼的妖异光芒。

    当那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之时——

    一个刺耳的音符落入了雪地之内,仿佛一个巨大的、震鸣的音波炸裂开来,树上的积雪扑簌簌落下,而围在砂夜身边的每一个人,此刻皆东倒西歪。

    措不及防的格里德几乎是惨叫一声向后倒去,而那几个首当其冲的雇佣兵被声波震得一个踉跄,所有人当中,只有砂夜一个人完全不受任何影响。

    她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她抓住这个机会,砂夜用力一挣,撞开身边的雇佣兵,向前冲去。而被震得头晕眼花的格里德此刻如梦方醒,大叫一声:“抓住她!”

    雇佣兵们顾不得耳朵里嗡嗡作响,纷纷追了上来。但一道矮小的人影冲了出来,一头撞在那个追得最近的雇佣兵身上,将对方撞得摔了一个四仰八叉。那个小小的人影自己向后退了好几步,手中的魔导琴也落在地上,抱着头连连呼痛:

    “哎哟,我的头!”

    砂夜一下便听了出来,这便是之前那个虚无缥缈的声音的主人。

    她定睛看去,才发现那竟是个有些可爱的金发少女,而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再回过头,只见一排选召者冲了出来,并拔出武器,挡在了自己面前。

    砂夜楞了一下,那些人都是自己的手下,是她早一些时候派出去接应七海旅团的人。

    这些人都回来了,那么岂不是说?

    她回过头去,看着那个抱着脑袋的小姑娘——

    “箱子!”天蓝抱着头向着那个方向喊道:“快一点啊,敌人越来越多了!”

    而小空听着远远传来的声音,微微怔了一下,他回过头来:

    “我好像见过你……”

    “是的,我也见过你。”

    “对了,你、你是艾德先生的同伴……?”小空忽然之间反应了过来。

    箱子不置可否。

    但少年已经明白对方是友非敌,他看了看远处的骑士们,犹豫着问道:“那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办……?”

    “帮我看住那些人。”

    “看住……他们?”

    箱子已用手握住了那漆黑的剑柄。

    森林之中像是低语着那个声音:

    “记住这个名字……”

    “我是埃德温-克莱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