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何为正义? III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何为正义? III

 热门推荐:
    透过漆黑的玻璃窗,洛羽注视着外面街道上被风吹得忽明忽暗的火炬的光芒,受赎者的人沿街来回巡逻,入夜之后气温降低,窗外凝了一层薄薄的霜雾。而窗内是温暖的光芒,漆黑的玻璃上倒映着母亲有些严肃的面容:

    “你们必须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并与那些原住民划清关系。趁超竞技联盟还没证据证明你们与这场‘叛乱’有关之前,如果你们离开,他们也不能根据那段视屏推论你们有罪。”

    “父亲,母亲,可你们也在这儿,你们认为我们违反了《星门宣言》么?”

    女士摇了摇头:“但事情的关键不在于我们认为,而是其他人会怎么认为。”

    “……可你们知道,我们在做的对的事情。”

    “我们是可以理解你们的苦衷,可你们认为外面的人会听信你们的说辞么?”

    “我不管他们怎么认为,”洛羽看了看两人,低下头去,“父亲,母亲,我是追寻着你们的道路成为选召者的——但并不是因为强迫,而是我自愿的。因为我知道你们所追寻的东西……在我还小的时候,你们曾经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一直到今天。”

    “我希望成为你们的骄傲,但你们的骄傲真的是那样的么,这个世界上从不缺少天才,也不缺少那些星光璀璨之人,大公会的精英们,也始终在那里。可是……”

    “父亲,母亲……我只是想,追寻与你们一样的道路。我心目之中的英雄,我希望有一天将它们写照入现实之中,我要永远记住这一切,因为它是你们给予我最宝贵的东西,”他抬起头来,用黑沉沉的目光注视着两人:“所以,请允许我任性一次。”

    女士微微张了张口,看着自己的孩子,“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任性了,你还记得吗?”她缓缓闭上了口,回过头去,眼中闪过一道沉沉的光芒,“自从遇上你那个队长,你就越来越不听我们的话了,总有一天,我得好好和他理论一下。”

    洛羽低着头想到自己的团长一定会被母亲说得哑口无言,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禁有点好笑。他偷偷看着自己的母亲,却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松动的意味,女士默默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旁边自己的丈夫一眼:

    “我原本以为这个人是来和我一起说服你的,没想到会是一出双簧……哼,随你们去了,在你们看来我大概是个恶人罢。但要是惹出了什么麻烦,你别忘了是谁纵容的,只管找他负责好了。”

    “等等,亲爱的太太,我、我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啊,我又怎么了——”

    “你是不是以为我老了,脑子也不灵光了?”女士瞪了后者一眼,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

    洛羽的父亲看着自己妻子走远,才叹了一口气,又回过头来对他竖了一下大拇指:“我原以为这个世界上能够说服你母亲的人还没出现,但不愧是我的儿子。”

    “那你怎么办?”

    “放心好了,你母亲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和你母亲几十年老夫老妻了,还怕这个,大不了就是多睡几天沙发罢了?”他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放下了大话,就好好去干,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洛羽摇了摇头:“但我相信他有办法,艾德虽然迷迷糊糊的,但很少食言。他是我们的团长,我选择信任他。”

    ……

    “执政官大人,这毫无疑问是一场叛乱。”

    “我看我们不仅仅要表明态度,还得要派出一小支军队,不需要太多,只要让人们看到我们是站在哪一边的。当然,当然我们是站在国王陛下一边的,可这不代表着我们就应当忽视盟友,何况圣选者们不也是宰相大人与陛下的盟友么?”

    “我们要将叛乱防患于未然,当国王陛下问起来的时候,我们才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们将一切对于王国的威胁——那怕一丝一毫,也摁灭在了萌芽状态。我们与南方的那些官员们可不同,我们是忠于王室,忠于陛下,也忠于宰相大人的。”

    执政官灰恩-特斯顿默默地立在壁炉一旁,让壁炉内升腾的火焰勾勒出他肥厚下巴的侧影,这位侯爵大人眯着眼睛注视着自己面前的内臣,静静看着对方故弄唇舌,喋喋不休的样子,一只手摩挲着手上的焰纹石指环。

    然后他用一句话,就让对方哑口无言:“比如说鸦爪圣殿?”

    那内臣头上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隆冬腊月,他拿出手帕,擦了擦汗道:“大、大人,众神的归于众神,陛下的归于陛下,王国的归于王国,这、这互不相干,王国境内也不只有一位艾丹里安,神权与世俗之间,自有界线。”

    “我倒希望这界线分明一些的好,”侯爵答道,他的目光直接越过这个家伙,看向站在后面的那些人,声音显得有些低沉:“在我面前你们就不用多此一举玩这些小把戏了,不用这样来试探我的态度,我也不关心他们收了多少钱。你们要让我办事,那么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阴影之中的众人走了出来,互相看了一眼,他们身上穿着联盟官员的服式,并没什么掩饰——联盟一直在投资与这位执政官的关系,这本来就是世人皆知的事情。“执政官先生,先前他所说的正是我们的要求,”那为首之人开门见山道,“如果您愿意帮我们这个忙,我们至少可以在事成之后许诺这个数字——”

    他伸出一个巴掌来,比了一下。

    侯爵眯起眼睛沉默了一阵,“我要将三分之一的钱转换成你们那里的黄金。”

    几个人再互视了一眼,皆看到眼中的喜色,但仍面露难色:“这……恐怕操作上会有一些麻烦……”

    “不行那就算了。”

    “等等,执政官先生,”那人连忙说道:“只是有一些麻烦而已,但也不是做不到,只是我们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人总要给自己找几条退路,”侯爵答道:“等那灾星降临,谁知道这个世界的权力还有什么意义?你们总不会以为,我同意推行鸦爪圣殿的计划,是为了你们提供的那点小钱吧?”

    那人不怒反喜:“执政官先生,我们可以帮你寻找一条前往我们世界的合法途径。”

    “那再好不过,”侯爵点点头,“那么我们成交了,希望以后我们继续合作下去。”

    “如您所愿,”那人回过身去,暗骂了一句贪得无厌,在这个世界上调动资金和在现实世界中调动资金完全是两个难度,但为了维持这之间的关系,他明白自己只能应下来。

    好在对方一旦搭上了这条线,至少也算是完全绑在了他们的船上,联盟在这里投资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么,眼看总算达成了一半了。他与其他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眼中方才闪过一丝得意:

    军方的人不帮忙,但他们自有办法,那些老古董根本不懂得应当怎么在异世界行事,不给予原住民足够的利益,他们怎么可能心甘情愿与你们绑在一起?看看其他国家,不受约束的资本集团可不会在这件事上讲什么仁义道德,早就用金钱开路攻陷了这些陈朽的帝国与王国了。

    等到抛开了那些人,他们方才可以放开手脚去办事,第三赛区的超竞技,早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候了。

    当然首先要整治的,就是那些不服管束的自由选召者们——

    他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先拿灰鸮镇的这次突发事件开刀好了,谁叫这些人要当出头鸟呢,只好自认倒霉罢。正好那些人当中也有弗洛尔之裔要找的人,把这份人情卖给弗洛尔之裔的人,从现实世界调集资金恐怕也不算是什么难事——这正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身后忽然传来细微的响动,一开始无人在意,但忽然之间,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后面叫住众人:“稍等一下。”

    他们才有些意外地回过身去,看向叫住他们的人。

    执政官阁下一只手放在书桌上的传讯水晶上,面色正有些呆滞地看向这个方向:“……恐怕,你们暂时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怎么回事?”

    但侯爵并未回答他们的话,而是抬起头来,神色复杂看向窗外。

    那漆黑的夜空之中,一束的璀璨的光柱,正从云层之上降下,直垂入艾尔帕欣下城区,映在众人的眼底,熠熠生辉。

    ……

    史特威尔兹司铎手持念珠,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情形。

    自拜恩之战以来,他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幕?

    女神的圣像之上,正回应来一个无比强烈的感召,“这是……”老司铎瞪大了眼睛,几乎不可敢置信地颤颤巍巍站了起来,顾不得自己多年的老寒腿,挣扎着扶着圣龛前的经桌打开抽屉,从中翻找出一支镀银的短剑来。

    他的学徒正慌慌张张地从静思室之中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大喊着:“老师,这是……!?”

    “肃静!”

    史特威尔兹司铎双手紧握着战争圣物,向自己不成器的学徒大喊一声,直吓得后者怔立原地。但老司铎有些哆嗦地握着短剑,仰头向着神祠的穹顶看去,而那种威压感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增强了。

    连自己的学徒也可以感受到的感召,这个强度……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老司铎深吸了一口气:

    “赞美公正、勇气与正义——”

    女神显圣。

    神祠之外,居民们正从艾尔帕欣的各层,遥遥注视着那从云端垂下的神光,如同一束纯洁的圣焰,笔直地指向下城区的方向。

    特拉维尔大圣堂——

    大厅之中钟声长鸣,一众下级服事人员纷纷从后厅冲出,目瞪口呆地看着女神的圣像光芒万丈,一束白色的光华,从穹顶之上直贯而入。切斯特大主教手持圣物,长身而立,唱诗班正高颂圣歌:

    “愿勇气颂你的名,愿公义与正直得到赞颂。”

    “至高无上的庇护者啊,英勇之人的魂归之所,众羔羊的执剑之人——”

    “我们愿高声诵读你的名字,女士,战争的执行者,请庇佑于你我。”

    大厅一侧的朝圣者之门,那两扇金碧辉煌的门扉,轰然一声洞开来,一众穿着雪白甲胄的骑士,正手持利剑与战戟,一排排从中鱼贯而出。大厅之中的一众教士纷纷后退,皆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神守骑士!”

    为首的骑士上前一步,用严厉而公正的声音向着所有人宣读:

    “神谕已至——”

    “从现在起,任何人不得离开大厅一步,圣殿暂时由我们接管。”

    执政官府邸之中,侯爵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看着传讯水晶之上那张严肃的面孔,对方几乎像是下达命令一样的、毫无客气的语气对他说道:“灰鸮镇正在发生的一切,是圣殿与圣殿之间的事情,希望执政官大人可以立刻发布一个公告,纠正之前的错误。”

    “我们希望执政官大人在这场战争之中,秉持不偏不倚的态度。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你们所作的一切,女神大人不希望她的信徒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执政官大人,请问你明白我们的意思么?”

    若换作任何一个人和自己这么说话,这位侯爵大人都会立刻甩手而去,根本不予理会对方不合理的要求。但他已经通过对方身上华丽的甲胄,分辨出了这些人的来历——神之守护骑士团。

    这并不是属于某一位神祇的骑士团的专有的称谓——而是指那些最坚贞,最接近于神的人——他们,就是神的战士。

    他脸上也渐渐见了汗,油光抹亮,并不顾形象地用袖子擦了一下汗水。他知道回答是,或者回答否是什么意思,但他有没有资格代表着考林—伊休里安支持其中一位神祇,并把王国卷入一场圣殿与圣殿之间的战争之中。

    神战——

    这个不可思议的词汇在这位侯爵大人脑海之中回荡着,他吸了一口气,强作镇定地答道:“可是,这……这是王国的内务……”

    “据我所知,”那骑士长不疾不徐地答道:“灰鸮镇的那场战斗,另一方好像是鸦爪圣殿——还是说,什么时候考林—伊休里安已经与鸦爪圣殿站在一起了?那么,你们的选择是——?”

    侯爵满头大汗:“可是……”

    骑士长的声音严肃了起来:“执政官大人,你们真要卷入到这场争端之中来么,我不仅仅是问你,而询问考林—伊休里安王国的态度。”

    他回过头去:“这不是你们参与得起的战争。”

    那几个超竞技联盟的官员见状,上前一步正向说什么,但在那个骑士长注视的方向,那黑漆漆的夜空之中,忽然光芒一现。那一刻所有人心中都回荡着一个浩荡之音,强烈的威压几乎让他们差一点跪倒在地。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向窗外看去,只见一束翠绿的光芒,正从天而降。

    “自、自然圣殿……?”

    “女神同盟!?”

    侯爵大人张大嘴巴,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就在他内心之中一片惶然之际,夜空之中忽然垂下了第三道光芒,那是一道璀璨的金色光柱,直贯天地,垂向艾尔帕欣的第三层——

    这下连一众联盟的官员也忍不住失声:

    “海德琳大圣堂——!?”

    “米……米莱拉?”

    “……可她、她不是一贯与玛尔兰不合么……?”

    ……

    社区上的讨论逐渐统一了论调。

    即便是感情上无法接受,但大多数人仍在理智上达成了一致,从眼下的局面上来看,那个新生的小团队几乎不可能撑得过接下来的一劫。当然,人们仍旧也意识到,这支小团队的人也还有一个自救的办法:

    那就是远远离开灰鸮镇,不承认那里的一切与他们有关。

    但这样一来,受赎者同样要灰飞烟灭,他们在那里所许诺的一切,将成为一个笑话。而那对姐妹,多半下场也不会如何——可以想象的是,鸦爪圣殿的人是绝不会放过这些人的。

    “但他们留在那里,结果也不会改变,还不如先保存自身……”

    “那说白了也就是逃走而已,何必说得那么好听,他们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难道没有考虑过下场?”

    “那他们至少可以带走黛艾尔和她姐姐。”

    “那其他人的性命就不是性命了么,带走那对姐妹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个好名声么,但在我看来实在是虚伪至极,难道难民们不是应他们而落到这个下场?”

    社区之上争执不休。

    而一开始所发出的那个帖子,仍旧孤零零悬挂在社区的最上方,那个帖子里对于整个北境——对于自由选召者们所发出的号召,至今仍旧没有得到任何一个人响应。它仿佛是一张空白的答卷,没有任何人会在上面写下一个答案。

    只有些许的,讥讽的声音——异想天开,想把所有人拉下水,没有任何人会不长脑子在这份号召之上响应,那不过只是一个道德绑架,谁会那么蠢被人利用呢?

    但讥讽的声音之中,却有一双冷静而理智的眼睛,正透过光屏,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她抖动了一下长耳朵,轻轻拨动手指,将那个帖子转给了一个又一个人。

    “你看到了么?”“是有那么一点儿像。”“但在第一世界能起得了什么作用。”“小孩子过家家罢了。”“可不得不说,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有意思,哈哈。”

    “废话真多,”直到一个声音杜绝所有人的发言,那个声音的主人挂着一个熟悉的id,开口道:“虽然细小,但也是火种。过去我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你们不也在背后支持着我么?”

    “loofah,你可不一样啊。”

    “我没什么不一样的,”少女摇了摇头:“我支持魔女姐姐。”

    她停了一下,答道:“弥雅姐姐,你发帖吧。”

    弥雅微微眯着眼睛,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