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何为正义? X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何为正义? X

 热门推荐:
    金色的流星正在坠下。

    一束跟着一束,宛若点亮了半个天空的光雨。

    在战场之上,费摩恩正怒吼着,但声浪已盖过了一切声音,只见他嘴巴一张一合,像是一出无声的默剧。它也同样盖过了巫师们的齐声吟唱,在那里一支支法杖高高举起,杖头的水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那面巨大的、六边形分割的透明网络,正徐徐张开来。

    而霎时间,宛若一千个太阳升起了,那水晶之墙为之一震,轰鸣令大地也也轻轻战栗着,并在地壳之上形成一层薄薄的轻烟。犹如大坝迸裂一般,六边形的网络正层层碎裂,火焰犹如一只巨拳,一拳击穿了那里不堪一击的屏障,并向下一压,金色与赤红的焰羽席卷而至,顷刻之间盖过灰骑士的阵线。

    痛苦的惨叫只定格在那永恒的一刹,火流卷入盔甲,令躯体片片碎裂,化为虚无。巫师们那一刻脸上露出苍白的神色,一动不动,法杖之上水晶正一枚接着一枚炸裂,而他们目光的深处,正映出那道横扫而至的火焰高墙。

    数百个升腾的火球,在大地之上绽放。其实那只是火巨灵之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而方鸻对此早有预料,由于魔力之间会互相干扰,而冲击波也会损坏脆弱的晶状体,大部分火巨灵在成功起爆之前,早已化为了碎片。

    但不计投入的投放,还是足以产生应有的效果,只是这一击,就耗费接近四十万里塞尔。那还是三十六个小时中,所有选召者一方的工匠们通力合作的结果,而他的工作,只需要将闭循环装置放在每一个制作好的发条妖精上则可。

    方鸻注视着黑暗之中升起的点点金焰。

    他看着在火焰之中丧生的灰骑士,看着他们的阵线崩溃,看着雇佣兵们因为慌乱而动摇,看着灰骑士的下级指挥官们竭力维持着秩序,看着那些细小的黑点,犹如慌乱的蚂蚁一样,在爆炸与火焰之中慌不择路。

    他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种陌生的情感,宛若一位神祇,正注视着地面上的战争。那些施暴者,曾冷血地用手中的剑,刺向那些他们本应当守护的人,他们将鲜血与利益,放在天平的两端衡量——但若有一天连流血也无法唤醒人们心中的良知,那么火焰将会洗礼这大地之上扭曲的正义。

    那些人曾对更弱者刀剑相向。

    可历史终归会回归其本原,猎人,终有一天也会成为猎物。而狩猎他们的,其正是他们所信奉的,弱肉强食的法则。

    人们相信的其实往往并非生存法则本身,因为那不过是既得利益者虚伪的借口,他们当然曾一度以为自己有一日不会落入这相同的陷阱之中,但时间会扯下一切面具。

    正如此刻,也正是此刻。

    那是人类早已在历史上,在石碑上写下的答案。

    力量,有时候也来源于弱小的群体之中。

    而方鸻明白,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开始。

    他轻轻取下风镜,掸了掸身上落下的雪花,这冬日的雪洁净无瑕,仿佛是象征着某些纯洁之物。方鸻悠悠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注视着一片漆黑的夜空,那里人们曾经所追逐的星光,今日又在何方呢?

    费摩恩抹了一把脸上的灰尘,他其实并未在这场爆炸之中受到太大的伤,他躲在战场的后方,而方鸻在第一时间也没注意到这个方向。火焰与尘埃在战场之上弥漫着,偶尔传来人们哀嚎的声音,火巨灵的袭击不仅仅震撼了鸦爪圣殿一方,也令白犀牛冒险团与诗风之语公会反应不及。

    两边都在重新整理队伍,灰骑士虽然队形四散,但仍有一战之力。而选召者们,也没有后退的理由。矮人好不容易从一片洼地之中找回了自己的斧头,他连滚带爬地将之捡了回来,吞了一口唾沫,满面烟灰地看向前方。

    那影影憧憧的人影之中,诗风之语的会长阿木半跪在地上正扶起一个原住民冒险者,后者满脸是血,昏迷不醒。“同伴们,还能战斗么?”有人向他喊道。阿木用剑撑在地上,回过头去,并轻轻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还有多少人?”

    “听好了,哪怕还剩我一个人,”矮人大喊道:“我们也要在这里,寸步不让。”

    他好像一时间对那个人信心满满:“我从没想到,战斗工匠竟然真这么厉害。”

    他掂了掂手中的战斧。

    费摩恩正将自己浑浑噩噩的副手拖了出来,焦黄的目光中犹若闪烁着非人的冷冷光芒,向着后者大声训诫道:“我们还有胜算,去把主人的骑士们集合起来。别被那些人吓住了,那些东西的杀伤力并不高,他们也没办法再来一次了。”

    “大……大人?”

    费摩恩抬起头,咬牙切齿地攥了一下拳,金属指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只不过是一群暴民而已,竟会让他吃这么大亏?那些人,那些圣选之人,为什么偏偏要来趟这浑水,这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不是连他们的联盟也站在自己一边么,他们难道不还害怕被封禁,不害怕自身的利益受到损害么?还是说那些人都是一群彻头彻尾的蠢货,凭借着一时的冲动而行事,“该死的混蛋!”他忍不住在心中诅咒着。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痛恨一切的不理智,这些该死的冲动,会成为一切计划的祸端。

    他们本应当好好按照他们的布置,一步步实现那个的计划的。要不是因为这些,‘不长脑子’、‘浑浑噩噩’、‘不知自己利益何在’的家伙的话。他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冷冷地看着那些人,一字一顿地答道:

    “战场上的以太流向乱了,现在该是我们一鼓作气拿下对方的时候——看看对面,他们也剩不下多少人了。”

    “给我去杀了他们,杀了这些该死的蠢货。”

    ……

    “鸫,你认为他们会赢么?”

    注视着那遥远天边的火光,年轻人默默收回了视线,他以为费摩恩惹了一个大麻烦,但现在看来——不仅仅是费摩恩而已。

    “我不知道,”鸫摇了摇头:“但我知道,如果他们赢了,我们或许会看到一些东西。”

    “一些东西?”

    但前者并没有正面回答,只道:“你知道么,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再弱小的力量,也在寻求着攻守转换的那一刹那。”

    “可依仗呢?”那个声音问道:“他们终归只是零散的、弱势的,缺乏组织,也缺乏支持。”

    “依仗的,或许是人心。”

    “人心?”

    鸫叹了一口气,他本来不该谈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人心是什么,可谁又说得好呢?

    只是他偏偏有一种感觉,仿佛看到了那无形的存在,从十年前到现在,从圣约山到此刻。他们所见证的那些东西,正在逐渐化为现实。

    他说:“我问你,你有没有一刻,会不计一切、豁出去所有,去做一件事?”

    那个人笑了一下:“当然有了,尤其是在这个地方,谁又没有呢?”

    “是的,”鸫点了点头:“每个人都有。”

    “只是,有些人在计较得失之时,却忘了,有些东西是无法用得失来计算的,”他轻声答道:“现在看来,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比我们都看得更远。有些人说她与军方有特殊的关系,她看问题的方式,的确更像是elite那些人。”

    那个人怔了怔,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黑暗之中,那璀璨的火焰,也映入每一个人眼中。

    巴德-黑羽默默地看着那林冠之中冲天的火光,那一刻每个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而这位鸦爪圣殿的看守人,只默然思考了片刻,然后向后走去,“准备出发。”茫茫的落雪之中,他丢下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

    那一刻那个联盟的官员轻轻战栗了一下,他忍不住追上去几步,追问道:“我们是不是抓住机会了。”

    巴德回过头来看着他:“在看到结果之前,我不会轻言胜败。不过他们的主力若在那个地方,我相信我们能够抓得住这个机会,费摩恩他应当顶得住对方的一两轮攻势,至少能给我们争取一个小时时间——”

    “那我们赢定了。”官员松了一口气。

    “不,”巴德注视着黑沉沉的夜色,“我可不那么认为。”

    官员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别忘了,我们是为何而来的。”

    “但那又如何,那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官员并不在意。

    他耸了耸肩:“他们什么也不是,精英们、大公会的力量皆站在我们一边,别忘了狮子带领的羊群,又岂会是真正的狮群的对手?那些人不过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看看吧,我们轻易就把他们拆散开来,今天就算他们再聚集在一起又如何,他们曾经也不过如此,又何况现在。”

    巴德默默地看着他:“他们,是圣选之人。”

    “那不过是……”

    “那不过是你们的另一个称呼,”巴德淡淡答道,“是的,你们也是,但那说明不了什么。”

    说罢,他回身向前走去,只留下那个官员,怔怔地站在原地。

    官员抬起头,看着不远处,黑暗之中走出几名高大的骑士。那些骑士穿着灰色的甲胄,头上留着长长的白羽,肩上披着象征着灰骑士最高等级的黑白鸦羽,一枚苍蓝的晨星,纹在他们的披风之上。

    四名骑士,三男一女,带着遮住面容的头盔,只露出眼睛,其中闪烁着琥珀色的光芒,犹如巨龙的目光。他们来到巴德近前,才微微向这位看守人一折身,齐声道:“尊敬的大人,我等闻讯而来。”

    “敌人正在攻击费摩恩的营地,”巴德看着他们,开口道,“但我认为可能没那么简单——我需要你们的帮助,以及主人的灰羽骑士团。”

    “他们早已作好了一切准备,”骑士答道:“我们自然也是一样,大人。”

    “很好,”巴德点了点头:“风暴之主与你们同在。”

    “风暴之主与您同在。”

    联盟的官员目送几人走远,才低声咒骂了一句:“装腔作势。”他回过头去,才看到风雪之中,一个短发戴耳钉的少年,正抄着手走到自己身边来,问道:“张理事,他们好像要出发了,我们留在这边等他们消息?”

    “当然不。”

    他摇了摇头:“我们跟上去一起,若水,你也来。”

    “什么?”少年你吃了一惊:“联盟可没让我们现在出手啊。”

    “听我的,我们只是去看看。”

    “那……”少年显得有些犹豫,“那好吧,正好我也想看看,让秦执他们吃了个亏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样的。”

    灰骑士正在尖利的哨声之中集合。

    营地之中火把的光芒,正远远近近汇聚在一起。

    一半的兵力离开了营地,在巴德-黑羽的亲自带领之下,而从半空之中俯瞰,这一幕显得尤为显眼。

    “他们动了。”

    希尔薇德轻轻为他披上斗篷,并仔细地扣好每一个锁扣,虽然那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也并不用她亲力亲为。但舰务官小姐还是执着地将它揽了过来,她按下那星辰一样的胸针,并抬起头来看着他。

    方鸻点了点头,用手拉起兜帽,抬起头去——他们会赢么?他从未现在心中问过自己这么一句话,只是此刻,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虽然那可能是必然的事情,。自从战斗妖精诞生于这个世界之上,它的战争,就注定将以另一番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掌握不了天空的人,也注定掌握不了胜利。

    他答道:“我很快就会回来。”

    希尔薇德笑了笑。

    方鸻这才侧过头去,对另一边的夜莺小姐说道:

    “出发吧,爱丽莎小姐。”

    爱丽莎正同样为自己披上一条灰色的斗篷,遮住自己的脸,回过头来,笑了笑,点了一下头。

    灰鸮镇洞开大门。

    夜色下,一支队伍正在无声潜入森林之中。

    一点十三分,五十二秒。

    罗昊按下银色的表盖,收起怀表,放入怀中。

    他一只手正搭在自己的盾牌之上,而目光沉沉地看向前方,不由自主地,吐出一口气来。黑暗之中,已可以看到蜿蜒的火光,正在穿过那雪夜,点点的火把的光芒,犹如星辰,映入他的眼中。

    一年之前,他不是还和那些人一样,在社区之上关注着这个世界的一切,只会夸夸其谈,高谈阔论。而现在呢?这个胖子低下头,看着自己插在雪地之中的剑——那只是一把普通的剑,护手呈十字形,剑柄上嵌有共鸣水晶的纹理,锤柄之上,还留有一朵怒放的阿托尼亚山茶。

    那也将是来自于那个古老的山区之中,铁卫士这个职业所诞生之地,一位守护之人的剑。

    虽然他也曾经对于热血,对于信念嗤之以鼻,并以为那不过是上面的人,用来欺骗那些没有脑子的家伙,为他们卖命的一种手段。他要成为那样的人么?可自己应当明白,什么才是更好的判断。

    他来到这里,融入这个集体之中,一方面是因为看到了它的前景,一方面,也是因为这里的人们讨人喜欢——甚至包括那个不怎么靠谱的团长。因为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更清楚——那绝对是自己所见过的,拥有最恐怖天赋的家伙。

    那是一个天才。

    但他也是。

    他一向如此自傲,只是并不轻易表现在外。

    那或许正是自己应当在这里的原因,胖子默默心想。

    他用手轻轻握住那剑柄,问道:

    “我,应当为何而战呢?”

    那轻轻的声音,只有一旁的艾小小听到。

    她挥了挥拳头,理所当然地答道:“我们当为正义而战。”

    罗昊摇了摇头,他当然不会相信这么天真的说法。

    他曾经是bbk的支持者,甚至直至今日也仍旧认为大公会比一盘散沙的自由选召者们更有组织性。崇尚力量,是人们心中理所当然的追从——只是追从之人所予以的权柄,又是从何而来呢?

    或许他们并不明白,责任究竟是什么。

    他握着那剑柄,心中第一次有些感激,自己那个有钱但却什么都不懂的老爹,将自己送到了这个世界。因为只有在这里,他才有了作出选择的权力。

    第一次,他不再是旁观者。他将为自己的选择而战斗。

    “他们来了。”

    帕帕拉尔人一啄一啄的脑袋,好像一下子从冰冷的梦境之中清醒过来,赶忙擦了擦口水,抱着十字弓有些茫然地向四周看去。

    罗昊从雪地之中拔出剑,一只手拎起自己的大盾,他回过身去,对身后的几位施法者开口道:“战斗要开始了,不过请放心,只要我还没倒下,各位就是绝对安全的。”

    他用剑架在自己的盾上,轻声说出那句流传在阿托尼亚的山区之中,盾卫者们脍炙人口的格言:“以盛开的山茶花之名。”

    即便是在黑夜之中,那一刻也宛若赤红的山脉之中,盛夏的烈日灼灼的光芒洒下——那火把的光辉,正一支接着一支亮了起来。

    在明亮的光线之中,姬塔黑漆漆的眼睛,轻轻眨了一下,看着对方正缓缓转过身去。

    那里还有几位受赎者的施法者们,尤其是其中一位小姑娘,脸微微有些红地问一旁的博物学者小姐:“那是你们的铁卫士么,他好帅啊,他等级多高啊?”

    姬塔轻轻点了点头。

    但她也不知道,对方等级究竟算是高还是不高。

    ……

    倒映在巴德-黑羽眼中的,是山林之中一支接着一支亮起的火把,宛若夜空之中的星河,延伸至他们整个队伍的左右。那个联盟的官员仰着头,张大嘴巴,几乎是僵硬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他、他们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但没有人回答他。

    那点点的星光,也同样映入所有正注视着这一幕的人们的眼中,整个社区,几乎是在那一刹那之间便轰动了:

    巴德-黑羽动了,可他和他的援军,却在半路之上遇上了受赎者的拦截。

    从对方安排下的兵力下来看,这场伏击,显然是预谋已久的计划。每个人皆屏住了呼吸,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这就是双方在这个棋盘之上决定胜负的一次搏杀——在之前数轮交锋的胜利之后,受赎者们终于等到了他们的机会。

    决战已至。

    但对于的鸦爪圣殿一方的指挥者来说——巴德-黑羽即便是面对这样的一幕,也只是沉静地站在那儿,一言不发。他并未表态,似乎也并没有认为,胜负已定。

    一片寂静的林地之中,仍旧没有人回答在之前那个问题。

    只有一众灰衣的骑士,正拔出长剑,无声地从那官员身边经过,向前走去,其头盔之上的白羽,正随风轻扬着。他们竖起剑刃,立在面前,森林之中似乎回荡起低沉的颂唱之声,“我等,是风暴之主的仆人,追寻主的教诲而行——”

    “是阴影的信者,与带来灾厄的渡鸦——”

    “是苍白的利剑,披荆斩棘而行。”

    灰色的水流,正缓缓漫过山谷。

    骑士们扬起头来,琥珀色的目光注视着那火光之下排列成行的选召者们,与一支支指向他们的利箭。

    选召者们有些骚动。

    “艾丹里安的神守骑士团。”

    “他居然把他们也带来了。”

    但一只手,分开了他们。

    罗昊手持大盾,从他们后面走了出来。他回过身,看着这些人,开口道:“这边交给我们,你们的任务,是巴德-黑羽手下的灰骑士——去履行你们的任务,把他们钉死在这个地方,彻底击溃他们。”

    在众人一怔的当口,他已经转过身去,迎着那些灰衣骑士的方向,走了过去。而在他身后,是一个服装有些古怪的少年,长长的黑袍,尖尖的巫师帽,一只手持杖,但另一只手正缓缓从剑鞘之中抽剑。

    他手中那细细的剑刃,正映衬着漆黑的光芒。

    在少年的一侧。

    是一个手持法杖的元素使,洛羽正看了他们一眼,亦越过他们,向前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