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风暴汇聚 II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风暴汇聚 II

 热门推荐:
    “看到了么?”

    帕帕拉尔人低声问道。

    方鸻的目光在林地中搜寻着,薄如轻纱一样的雾气悬在森林之上,那里漆黑的阴影之中,无声地浮现出几道苍白的影子,幽灵一样在森林的边缘游荡着,复而又消失不见。

    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亡灵生物,骷髅或者僵尸,眼中闪动着嶙嶙的青火,成群结队迈动着沉重不堪的步子,也从森林之中无声穿行而过。阿尔托瑞方向笼罩在一层蒙蒙的雾气之中,寂静寥阒,远远可见一座残存的尖塔。

    尖塔上盘踞着一头瘦骨嶙峋的怪物,不时用闪烁着苍白火焰的目光巡视四周,它发出一声尖啼,忽然张开破破烂烂的翼骨,飞上半空,环绕着尖塔在森林上空盘旋了一周。

    艾小小吓得快尖叫起来,但才刚刚发出一个音节便连忙用双手捂住嘴巴,小姑娘转动着灵动的眼珠子,看了看四周,才松了一口气儿,拍了拍小胸口道:“呼呼……艾小小啊艾小小,还好你反应够快……”

    红叶在一旁听得打趣,不由回头看了她一眼,再看了看不远处的方鸻。她浅褐色的目光中不由折射出一种诙然,心想这个团队中的每一个人怎么都这么有趣。

    “看起来那支亡灵大军已经袭击了阿尔托瑞。”

    “鸦爪圣殿一直瞒着北面的消息本身就有很大的疑问。”

    水晶中正折射出希尔薇德的头像,她透过光屏看着这一幕说道——舰务官小姐姣好的面容落在方鸻眼中,至于从其他方向看只不过是一缕从漆黑水晶里投射出的幽火罢了。

    方鸻拿起记录水晶拍摄下这一幕。

    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灌木抖动的声音,布莱克博带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从那里分开雪松的树枝走了出来,开口便对众人说道:“那座城堡在这里的西面,我们知道一条通向那地方的路,大约一两个钟头的行程。”

    布莱克博身后那个高大的男人名叫克威德-龙焰,是受赎者真正的领导者,当然他原本并不叫这个名字,只是据说其曾经亲眼见过尼可波拉斯,那位喜怒无常的龙之魔女非但并未杀死他,还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印记。

    那个烙印就留在后者的左胸上,像极了一道金色的爪印,无时无刻向外冒着熊熊的金色烈焰,仿佛随时会烧穿其灵魂——几天之前,这位受赎者的建立者从布莱克博那里得到消息,带着几名受赎者出现在灰树岭,便已向众人简述过自己的经历。

    他向众人展示了那个印记,让方鸻不止一次想起了米苏女士留在迪克特身上的力量。

    透过金焰之环,方鸻本能地对同样的力量感到熟悉,这也意味着对方并非说谎。只是尼可波拉斯或米苏女士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没有杀死对方,并留下这个印记,就令人不得而知了。

    “那是一种契约。”

    男人自己言简意赅地答道。

    他用手按着那印记:“我明白众位可能不信,但我能感到她的意图。”

    “那位女士给予我这种力量,是让我去办一些事情,而我眼下所作的,不过是顺从这样的意愿罢了。”

    “至于旁人认为我们是龙之魔女的追从者,当然你们也可以这么认为。”

    虽然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坦诚反而让人心生信任,方鸻见过了太多遮遮掩掩自己行径的虚伪之徒,更能欣赏这样的坦率。何况他一直明白,那位龙之魔女身体之中有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

    他听了布莱克博的话,又一次将目光投向后者,这个高大的男人穿着一件皮甲,将熊皮搭在肩上,背负着一柄巨剑,下面用钢制的挂钩背着魔导炉,古铜色的脸上写满了严肃,并向这个方向点了点头。

    两人带着几个受赎者。

    而方鸻这边,只有砂夜,红叶,帕帕拉尔人,罗昊,姬塔与艾小小,爱丽莎,与背负长弓、正立在林边警戒的精灵小姐,再加上红叶带来的自己的人,便是这一次行动的所有人手。

    除此之外,身体才刚刚恢复的小空,还有那个叫做班恩的年轻人,也与砂夜一起参与了这次行动。

    得到答复之后,方鸻便开口道:

    “那我们现在就动身。”

    他停下来,再看了看阿尔托瑞方向惨淡的景象。

    帕帕拉尔人抱着自己的十字弓,从一株老树的盘根上跳了下来,忽然开口道:“等下,我有一个问题,阿尔托瑞的居民去什么地方了?”

    他话音未落,忽然好几道目光扫了过来,落在他身上。北境四镇生活着好几万人,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些人口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但显而易见的,这个问题在这时有些不合时宜。

    他看了看四周空寥的森林,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自认为问错了话,赶忙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或许不要想那么多……”爱丽莎有点艰难地答道:“可能他们被困在了某个地方,就和皮里耶德山中地下的那些人一样。”

    帕帕拉尔人摇了摇头,有点不以为然:“但相比起来,我更宁愿相信是鸦爪圣殿掩盖了消息,他们背后可能有什么阴谋——”

    “闭上你的乌鸦嘴,帕克。”

    但每个人心中都明白,如此多的人被困在一个地方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但圣殿真的有办法如此大范围地遮掩消息么?

    还是说,发生了另一些事……

    每个人心中都有些沉甸甸地,沉默无声地上了路。

    冬夜里没有一丝星光,整个森林都黑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连脚下厚厚的积雪都染上了夜的颜色,漆黑一片。众人穿过一片茂密的林地,一脚深一脚浅,那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克威德偶尔拿出一只小型的星轨仪来判断方向,他们是不是已经偏离了原本的路线。

    博物学者小姐手上也有一只更袖珍的星轨仪,她不断对比着上面的两道横轨与纵轨的方向,以确定指针始终对着西面,然后回过头来,向方鸻点了点头。

    那头矗立在阿尔托瑞方向尖塔之上的怪物,偶尔会从森林上空飞过,但所幸没有发现下面的他们,只是它巨大双翼的阴影从头顶之上掠过之时,每一次都足以令人胆战心惊。

    他们不敢使用火把,只能凭借着感觉前进,两两一组,互相帮持,而且前后队列离得不远,以防有人走失。

    大约走了一半的时间之后,他们越过几座山头,终于逐渐远离了那怪物飞行的方向,进入了一道山谷之中。进入了一道山谷之中,积雪从山坡上漫下来,淹没了森林,底下的溪水融化了雪坡,又凝固成冰,像是一道冰川。

    众人这才亮起火把,森林里已看不到亡灵的踪影,只是黑暗之中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偶尔灌木一动,引得众人一惊——但那不过是潜藏在树丛之下越冬的野兽而已,受了火光的惊吓而跑开。

    布莱克博手里有一张地图,按地图上的指引,沿着这道‘冰川’向下走,就能抵达雪石堡之下。那座城堡修筑于一道峭壁之上,当他们沿着结冰的溪流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才远远看到了那座城堡——立于山顶之上。

    又花了大约一刻钟时间,他们沿着山坡向上爬,贴着山崖向北边行进,越过了几块崎岖的山岩,才来到那城堡之下。

    方鸻示意众人熄灭了火把,走出林地,抬起头看了看城堡的外墙——灰色的石墙下方生满了厚厚的苔藓,上面又盖着一层雪,在夜色下灰蒙蒙一片。

    爱丽莎与精灵小姐带着一卷绳索走了过去,“艾缇拉小姐,”方鸻有点担忧,提醒了一句:“小心一些。”我们的夜莺小姐一脸的吃味,没好气道:“团长大人,你这可也太偏心眼了一些吧?”

    “那不一样,”方鸻明知道对方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答了一句:“艾缇拉小姐在我心中可是姐姐一样的存在。”

    “切,厚此薄彼。”

    精灵小姐扫了扫他肩头的雪,用眼神示意他不必担心。

    事实也是如此,两人轻轻松松便攀上墙头,精灵小姐身形矫健,虽然作为圣树之殿的圣女,但比之作为夜莺的双胞胎的姐姐丝毫也不逊色。

    她甚至伸手一引,让城墙上的藤蔓垂下来,抓着两人卷了上去。然后两人才从那里垂下绳索,由克威德在下面接力,一一将众人接了上去,最后这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才抓着绳索爬了上来。

    城堡的庭院之中静悄悄一片,但艾缇拉一把抓住正准备迈开步子的帕帕拉尔人,指了指一个方向,众人这才看到,那里的黑暗之中竟然游荡着几只亡灵生物。

    不过都是一些低阶亡灵,身上挂着破破烂烂衣片的骨头架子而已。

    但艾缇拉从身后取下长弓来,回身看了看其他人,几名游侠也有样学样,各自瞄准了自己的目标。他们松开弓弦,几支箭应弦而出,只有一两支落空,穿过骷髅肋骨的空隙飞了过去,撞在墙上发出低沉的声音。

    但精灵小姐的箭准确地命中了骸骨的头颅,箭矢从那里穿过,带起一抹青火,带着‘咔’一声轻响,那具骨头架子一下子倒了下去。

    黑暗之中炸出几点青色火光,亡灵生物一一倒下。

    不过这时城墙下方忽然传来一声低吼,那个方向的马厩里面竟冲出一头高大的僵尸,烂了的半张脸上流着脓,摇摇晃晃,张牙舞爪地沿着城墙的马道冲了上来。

    克威德从腰间取下一支短矛,用力一掷,银灰色的短矛击中僵尸贯脑而过,那怪物向后一倒,然后顺着阶梯滚了下去。

    前者两三步跳下楼梯,落到僵尸尸首旁,低头用手拨弄了一下,确定后者断了气之后才用手一拔,将自己的短矛拔了出来,带起一股黄色的脓汁涌出,看得城墙之上的艾小小一阵作呕。

    不过方鸻看得真切,在对方之前掷矛的那一刻,眼中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

    那光芒他并不陌生,胸口的金焰之环微微发热。

    他用手捂着那指环,带着众人走了下去。

    庭院之中已无威胁,方鸻抬头看了看远处隐于黑暗之中的城堡的主体,它大约有四层高,分为东南与西面三处建筑,里面分布着大厅、书房与寝室数不清的房间。

    他在伊斯塔尼亚见过类似的要塞,但南北方的城堡建筑的风格完全不同,只能说从功能上或许有些类似。他们手上没有城堡的构造图,也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地毯式的搜索这个地方。

    “仆人们的房间在什么方向?”

    “这里有地牢么?”

    “有神祠么?”

    方鸻将众人分成了几个小组,三三一组分开来去探查这个地方,以便尽可能地节省时间。

    那边克威德也用了同样的方法,他和布莱克博各带一了一队人,分别去探查东面与南面的建筑。布莱克博与方鸻几人道了一声珍重之后,便带人向那个方向走去,而方鸻几人也一一分散开,从大厅之内进入了西面那主要的建筑之中。

    他们分开逐层检查,城堡之内一片漆黑的走廊之中,游荡着一些零散的亡灵生物,但皆不难对付。这些亡灵生物身上穿着的服饰,明显可以看得出来生前是这里的仆人与守卫。

    与方鸻一同行动的是姬塔与精灵小姐,前者正回过头来小声问道:

    “艾德哥哥,这里有多少仆人与守卫?”

    方鸻摇了摇头。

    这些游荡的亡灵或许并非真是由死者所化,只是他们逸散于此的星辉,与黑暗力量相结合,形成了这样的形象。

    但那些仆人与守卫最终去了什么地方,却令人无从而知,只有那些空荡荡的房间,与萦绕于此的低语,似乎述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看起来亡灵们也曾经袭击过这里,只是出于什么目的,已经成为一个永远的谜。或许也不能排除有另一种力量,在短时间内杀死了这里的每一个人,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守卫与仆人们没有一个人逃离了这个地方。

    “班恩的朋友真的来过这里么?”博物学者小姐又问,声音在黑暗之中显得轻轻的。

    “还有阿尔托瑞冒险者公会的人,”她上下轻轻眨了一下睫毛,“若是他们也死在了这个地方,是不是这里也能看到这些亡灵?”

    “或许可以问问其他人。”

    方鸻在书架上翻找了一番,他顺手点燃了一支蜡烛,将那蜡烛从桌上拿了起来,用微弱的光芒四下扫了一下——房间中积了薄薄的一层灰,姬塔之前已经判断过了,起码有一两个月无人打理,这里才会是这样一番样子。

    但从传闻之中那支大军南下的时间来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一两个月之久,也就是‘活人’离开这个地方的时间,可能远早于阿尔托瑞失陷之前。

    算算时间,竟然刚好与班恩的两个朋友失踪的时间线相差无几。

    他在心中默默记下这个细节,将那些并没有什么信息的书本放了回去,没有日志,也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录,要么是这里原本就没有任何蹊跷,要么是离开这里的人带走了一切信息。

    通讯水晶之中很快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四楼没有东西,阁楼也是空的。”

    “三楼也一样。”

    “二楼找到了一件有人穿过的长袍,上面有圣殿的徽记,除此之外没别的东西了。”

    但一件长袍说明不了什么,充其量不过说有鸦爪圣殿的神职人员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罢了,但在阿尔托瑞周边,这也不算什么。

    他们还需要更加有力的证据。

    但克威德与布莱克博那边传来的消息一样不令人感到理想,方鸻问了一下那边的情况,他们也并未发现有关于冒险者公会,或者是班恩的朋友的亡灵。

    “先集合一下,”方鸻答道:“我们去地牢看看。”

    他带着姬塔走出了房间,在门外,艾缇拉正沿着走廊向远处检查,她似乎在那里遇上了走廊的尽头,停了下来。

    “艾缇拉小姐,”方鸻举着蜡烛,向那个方向喊了一声。但精灵小姐转过身来,向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去看看。方鸻微微一怔,举着蜡烛走了过去,“你发现什么了么,艾缇拉小姐?”

    蜡烛的光芒映出走廊的末端,那里只是一面灰色的石墙而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但精灵小姐用手按在那石墙之上,大致比划了一个范围,然后回过头来,对两人说道:

    “这里有一扇密门,艾德。”

    “啊?”方鸻楞了一下,看着那严丝合缝的墙壁,无论如何也看不出那道密门在什么地方,“艾缇拉小姐,你说这里有一道密门?”

    精灵小姐点了点头,“我感到这里的墙体与周围有细微的不同,但暂时还没找出来它的开关在什么地方,不过它后面肯定有一条密道。”她一边说,一边曲起手指敲了敲石墙。

    从墙上传回来的,不过是扑扑的闷响,但艾缇拉尖尖的耳朵微微一颤,显然已经听出了什么。

    方鸻自认自己不过是凡夫俗子,实在比不上精灵的敏锐,他知道精灵们有一种天生的灵感,在这些细节的察觉之上。这种本能,甚至不是选召者可以继承的,只有真正的精灵们才有这样的能力。

    当然,也不是所有选召者皆无法继承其本原种族的天赋,比如帕克看起来就是一个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