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风暴汇聚 VII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风暴汇聚 VII

 热门推荐:
    “一组丢失目标。”

    “二组也丢失目标了。”

    六影正有些吃惊地看着从赤红皇后号指挥大厅的中央,水晶上面投映出来的一行文字:‘任务失败’

    那几个大字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四下每一个人皆仰着头。大厅里回荡起了嘤嘤嗡嗡的议论声,她也张了张嘴,转过了身来,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身后的卡卡。

    后者打了一个呵欠。

    他睡眼惺忪地看了看那边,然后才回头用一种含混不清的语气问:“……很奇怪?”

    “……那可是天火公会与我们的旅团,其中天火公会的旅团排名比我们还要高一些,”六影忍不住比划了一下,“那是两个旅团。”

    “只是两个旅团之中的一个分队而已,”前者兴趣缺缺,答了一句,“而且他们的水平,说实话有些一言难尽,也就比我们先前所提到那些‘浑水摸鱼’的人稍微显得‘有责任心’一点儿而已。”

    他摊了一下手,“你应该不会以为他们真的是尼可波拉斯之影的对手罢,你知道对方那个‘龙之炼金术士’的头衔是怎么来的么?”

    六影瞪着这家伙,她还从没见过这么评价自己旅团内的战友的人的,“等下,难道你的水平不也和大家一样?”

    卡卡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才答道:“也不全对……事实上我可能还要更差一点。”

    面对这么不要脸的家伙,少女一时之间也是语塞

    她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暂时还是不要理会对方为好,但旅团之中的一个分队的说法其实并不全对,因为去的都是精英,是旅团之中的核心。

    但这也不代表着对方说的全无道理,关于‘龙之炼金术士’的事情,她其实也听过一些传闻。只是龙之炼金术士不是一个戏称么,对方真的在梵里克击退了一头黑暗巨龙之影么?

    那不是依靠着艾尔芬多议会的众位工匠大师们的帮助,还有那头圣弓峰的主人的支援,才击退对方的么?

    自己怎么会没想到呢?

    看着自己的搭档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六影就忍不住有点气不打一处来,她十分狐疑对方究竟是胸有成竹,还是歪打正着,但她更宁愿相信是后者,从对方一贯不靠谱的记录来看。

    卡卡偷偷看了少女一眼,好像读懂了她的纠结,忍不住笑了一下:“你又去看社区上那些庸庸碌碌的言论了?”

    六影瞪着这家伙:“你笑什么?”

    “别激动,我只是想到了一些高……不是,”眼见对方举起手来,卡卡连忙飞快地改口,“我只是想说那些人大多数甚至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他们说的未必全错,但也注定对不了多少。”

    “想想看,有几个人可以得到艾尔芬多议会的众位工匠大师的认可?”

    “又有几个人可以拿到大陆联赛一个分赛场的冠军?”

    六影冷眼看着这家伙,但对方后面的话总算让她放下了手来。

    卡卡这才反问:“你还认为对方是一般人么?”他又一边摇了摇头:“何况退一万步说,你能操控龙骑士么?”

    六影有点无语,她当然不能,她又不是战斗工匠,何况那并不是龙骑士真正的使用方法,对方只是将龙骑士当作了一台更复杂的灵活构装来使用而已。

    不过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理论上来说战斗工匠是无法使用龙骑士的,还是说那是多位工匠大师共同插手的结果,抑或对方的并没有真正让龙骑士觉醒,所以要求也没那么苛刻?

    社区上对于这一点也是众说纷纭,但至今为止还没有得出一个真正的结论。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她总有一种感觉,面前这家伙是在恶意讥讽自己——什么叫退一万步说,自己有那么不堪么?

    “另外,”但卡卡并不给她仔细思考的机会,“那位圣弓峰的主人,我见过它,米尔琉希弥斯,在妖精居所,它还有另外一个人类的名字,叫安洛瑟。”

    “是高塔试炼?”六影反应了过来,谁又会没有见过呢,只要是考林—伊休里安的选召者,她也参加过高塔试炼。

    “是吧,”卡卡点点头,“还记得大半年之前的那个传闻么?”

    提到这个事情,六影很快就记了起来,毕竟当时那么多顶尖高手汇聚到妖精居所,在圈外或许没什么风声,但这件事在圈内却是轰动一时的。事后有好事者调查,好像当时的事情是与一次高塔试炼相关的,但这也并不奇怪。

    因为夏尽高塔就在那个地方。

    “你、你是说奥丁他们……?”

    卡卡再颔首,“从对方最后行踪在都伦消失之后,其后出现在梵里克的时间,也正对得上。

    “怎么会对得上?”六影却不卖这个账,“他们前前后后消失了一个月有余,哪有一个月的高塔试炼,而且……”她说到这里,好像想到了一件极为奇妙的事情,不由自主卡了壳。

    “是吧?”

    卡卡笑了一下:“奥丁他们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你知道米尔琉希弥斯是欠那个人一个人情的,这样的事情过去也发生过,你还记得r么,还有loofah其实也差不多。他们老一辈的人喜欢这么做,就像是一种独特的爱好一样,他们视之为传承……”

    他再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但其实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正如同现在一样。而一个月的试炼又有什么呢,正如同你我一样,那位圣弓峰的主人也不会千里迢迢来支援你和我,不是么?”

    少女张大了嘴巴:“你……你早就分析出这些了?”

    “也算不上是分析,这不明摆着的事实么?”

    六影有点恼火地看着对方,这话的意思是说自己是个不可救药的笨蛋么?

    她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公会?”

    卡卡看了看她的胸,再看了看她的头,那神色之间的意思好像是——你胸也不大啊?

    少女将拳头握得咯咯作响,眼中快喷出火来,要是对方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她一定要让对方在这里血溅当场。

    好在卡卡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赶忙答道:“你不会以为公会的几个情报分析组全都是饭桶吧?纵使他们中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是薪水小偷,但其中总有几个精明能干的人,何况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么?”

    六影再一次放下了拳头:“你是说他们都知道?”

    “不然呢?”卡卡反问道:“动用好几支舰队去抓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旅团,你是不是觉得弗洛尔之裔的资源太充沛了?”

    六影张了张口,可是……

    卡卡看了看她,问道:“你是想问这有什么必要?”

    她点了点头。

    “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必要。但是否必要这个问题,是看利益在什么地方,如果上面的人认为有这个必要,那么我们操心这些也没什么用。”卡卡耸了耸肩:“如果非要说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必要的话,那就是我们服从上面的命令,公会会给我们开工资,就这么简单,逻辑分明——”

    至于后面又到了他那些奇谈怪论的时间,六影也不想听。在她看来他们加入了杰弗利特红衣队,就如同进入了一个大家庭,虽然是有公会高层操持着公会的方向,但他们这些人也可以为公会出一份力。

    尤其是她与对方还是从bbk的青训营之中一路走出来的。她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把个人的利益与公会的利益分得那么清楚,难道两者不应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么?

    对于对方的逻辑,她虽然算是听明白了,但这并不代表着已经解答了自己的疑问。公会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动用如此多的资源来对付一个小团队?

    六影虽然并不认为对方能逃得掉,但她担心的是,其后还有彩虹同盟的人在虎视眈眈,公会集结如此多的力量在此,难道不会给对手们以乘虚而入的机会么?

    她想不出对方有什么价值,值得公会如此投入的。

    要说对方得罪的也是鸦爪圣殿,与弗洛尔之裔又没有什么利益联系,就算是有联盟的命令,可联盟也无法直接指挥两大公会同盟去干什么不是么?

    她总觉得眼前迷雾重重,心中也充满了隐忧。

    但一旁的卡卡显然并不这么觉得,他仍旧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站在那里,然后用手肘碰了一下身畔的少女:“到我们了。”

    “什么到我们了?”六影一怔,好像这才回过神来。

    少年抬头看着大厅中央,光幕之上一个个闪烁的光点,这才开口道:“当然是到我们派上用场的时候了,对方已经逃脱了,而接下来我们得全力将对方的风船给找出来。”

    他回过头,看着这边,问道:“你不会以为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逃走吧,两支舰队汇聚于此,可不是来开茶会的。”

    卡卡指了一下那屏幕之上,正一片片闪烁的光点:“在宪章城,在艾尔帕欣,还有我们的第七和第四分舰队,一共七支舰队皆巡弋于北境上空,几乎封锁了每一条航道,此刻整个彩虹湾空域弗洛尔之裔的力量几乎都动了起来。”

    “看到了么,两个旅团算什么,那才是大公会的决心”

    六影一言不发,只仰起头默默看着这一幕。

    ……

    “6435……”

    “5800……”

    “5400……”

    天蓝正紧张地读出高度表之上的读数,魔导舱内十二支水晶立柱上闪烁不定的光芒,正映在她蔚蓝色的瞳孔之中。在昏暗的环境之下,在一层幽蓝色的冷光笼罩之中,少女脸颊上一层细细的绒毛似乎也纤毫毕现。

    “我们快要冲出云层了!”

    她大声喊了起来。

    罗昊从舱外走了进来,冲出云层意味着他们失去了云墙的庇护,凝聚的风元素不再具有遮蔽效果,使他们将暴露在风元素探测仪之下。

    此刻正在附近的空域之中的浮空舰,大多数弗洛尔之裔的大型风舰,与他们在奥伦泽见过的那些小打小闹的小公会的风船不可同日语。大型风舰上的风元素探测仪更加庞大与精密,其探测范围更远,也更精准,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出他们的位置。

    但他仍旧保持着镇定,走过来拉下几个拉杆,让魔导引擎发出低沉的呜呜声。然后才回过身来,对天蓝说道:“继续向下俯冲,靠近地表,我们想办法让七海旅人号藏入地面杂波之中。”

    “啊?”

    天蓝有点吃惊地看着他,像是听到了什么疯狂的想法。

    悬浮在空海之上的浮空大陆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是空海之上罕见的土元素富集之处,而越靠近地面,风元素就是越是被抑制。何况地面会发射反射风元素探测仪的回波,从而形成大量的杂波,异世界可没有多普勒雷达,低空飞行是避开风元素探测仪最好的方法之一。

    但也极为危险——

    即便是在今天,穿过各个大陆的也只有几条固定的航道,大多数深入陆缘的地方都是风船的禁区,这是因为空陆之上气象条件极为复杂的缘故。复杂的地表元素环境,让风元素的存在不再稳定,并进而形成了大量的断层与切变风带。

    在这些地区若一不小心,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因此深入大陆航行,最好的办法是保持高度,不进入空陆的元素环境之中,而各大陆的天然良港,其实皆是建立在那些气象条件稳定的地区。

    当然也不是没有探险家将风船驶入深入大陆之内的地方,事实上各大陆的航道也由前人所开拓的,但那是建立在先遣队与飞行器前期的勘察之下,小心翼翼地前行找出的安全区域。

    贸然将风船下降到地表高度,基本上和送死也差不多。

    除非他们有一个十分老练的船长,可以应对各式各样突发的状况,才有胆量说可以在接近地面的高度航行,而且这还包含着极大的风险。

    “可塔塔小姐并不在啊。”天蓝忍不住说道。

    如果妖精小姐在船上,那他们也用不着想这么多,毕竟这世界上还没有一个船长,能比得上妖精小姐对自己的‘龙骑士’的操控如臂使指。

    但可惜妖精小姐并没有分身能力,她和方鸻一起去执行任务,注定无法跨越空间的局限,一下子回到七海旅人号上。

    “别担心,”罗昊答道:“我们还有巴金斯先生,他也是老练的水手,曾经还是马魏爵士的舰务官。”

    “可我们船长的水手不够,没那么多人操帆……”

    七海旅人号是所有人最宝贵的财产,天蓝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它落个船毁人亡的下场——甚至要不是和面前这胖子相处了一段时间,了解对方的为人,否则她简直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一个间谍了。

    “那也得那么做,”罗昊再道:“我们总得去与他们会合,在弗洛尔之裔至两支舰队的‘众目睽睽’之下,如果我们不那么做,也一样是船毁人亡的下场。甚至塔塔小姐和艾德都不在船上,我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天蓝不由咬了咬唇,她看着高度表上不断跳动的读数,一时之间有点进退维谷。

    罗昊看了看这小姑娘,开口道:“麻烦总是会撞上的,不是今天也是未来,不管怎么说总得一试。我去控制台看看,看看在塔塔小姐不在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再想点办法,洛羽他不是有战斗工匠的能力么,说不定能派得上用场。”

    天蓝听到洛羽的名字,才点了点头。

    “天蓝,魔导引擎这边交给你了,看好它,出了什么问题告诉我和洛羽。眼下我们可以信任的,也只有巴金斯先生而已,可惜巴金斯先生没有工匠的能力,否则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丢下这句话,罗昊关上舱门走了出去。

    天蓝回过头来,看着正不知从什么地方爬出来的那只角蜥蜴,七海旅人号在飞速下降的过程当中颤动得厉害,要换作其他风船恐怕已经解体。不过作为以龙骑士构装为标准建造的风船,七海旅人号显然要比一般风船牢固得多。

    这给她稍稍一点安慰,下面复杂的气流情况对于七海旅人号也没有那么危险,或者要稍微安全一些。另外一个因素是,大型风船几乎不可能将高度降低到几百米以下,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另一个优势。

    那只角蜥蜴在剧烈的颤抖之中,爬上而来仪表盘,然后张开口来,喷出了一缕火苗。

    天蓝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她以下回过头去,向舱门外面喊道:“等下,你回来看看,这边好像出了点事情——”

    可惜在七海旅人号剧烈的晃动发出的轰鸣声之中,她的喊声显然被掩盖了下去。

    现在的问题是。

    角蜥蜴会喷火么?

    ……

    “东北边发现风元素反应。”

    事实上,大型风船之上往往不止有一台风元素探测仪而已。多支水晶共同构成了它的探测体系,每一张平台上,都有许多分析人员正立在仪表盘周围,仔细看着上面正在变化的读数。

    而很快,其中便有人察觉了自己所在那个方向的水晶上,一闪而逝的异常。沧海孤舟立刻向那个方向看过去,询问道:“距离多少?”

    “三百八十一。”

    “高度四千。”

    “但是他们很快消失了。”

    那个分析人员指着光屏上一个渐隐的光斑答道:“我们认为他们应该是降低了高度,藏入了地面杂波之中,希望借此避开我们风元素探测仪的扫描范围——”

    在沧海孤舟一侧,乔里十分专业地问道:“风元素反应在消失之前的动向是如何的?”

    那个分析人员立刻答道:“他们在消失之前的最后一段轨迹,应当是向北航行的。”

    “我们到他们前面去拦截他们?”沧海孤舟问道。

    “但他们不会不清楚在四千多到一千多这个高度上,他们是会被我们捕捉到的,这意味着他们有可能会变向。”乔里摇了摇头,目光在那地图之上搜寻着,很快发现了那一条从东南向西北的山谷。

    他指向那个山谷,答道:“他们可能会走这个方向,经由山谷的掩护向阿尔托瑞地区靠拢。”

    “我们的船能下降到那个高度么?”

    “恐怕不能,”分析人员答道:“我们的高度在一千米以上就是极限了,再往下会有危险。”

    沧海孤舟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开口道:“那就让工匠们集合,放出发条妖精,将他们从那山谷之中找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