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趣阁 > 网游小说 > 缇娜托尼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抉择 IX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抉择 IX

 热门推荐:
    “那是什么!?”

    “一只……妖精?”

    犹如幽暗的夜色之下所绽放的绿宝石的光华,一团淡淡的光晕正浮现在方鸻的身畔。

    那光之内所勾勒出的是一位绝美的小小人儿,身穿一袭银色的连衣长裙,犹如头戴王冠的公主殿下,小脚轻轻一点,正巧落在方鸻的肩头上。

    她扇动着身后薄如蝉翼的羽翅,缓缓地抬起头来,用安静的神色注视着灰临身后一众众星与月议会的术士们。

    当塔塔出现的那一刹那,灰临身后最为年长的那一位魔导士以及他身边的七八老术士一同变了脸色,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方鸻肩头之上这位娇小的妖精少女。

    然而一众术士们站在弗洛尔之裔的人后面,因此并未有人注意到他们的神色的变化,弗洛尔之裔中甚至还有人在阴阳怪气地讥笑:

    “一只妖精,你就打算凭这个进去?这就是你的门票?你以为她是谁?妖精法皇萝洛丝蒂?”

    “闭嘴。”

    灰临有些严肃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皱了一下眉头——之前就是这个声音,自己手下绝没有这样的人。他回过头去,在人群之中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

    对方也是月尘的人,不过这倒也不奇怪,这一次行动本就是联合行动,这些人之中也有不少来自于其他分会的成员。

    “灰临大神,”这一次那个人却没闭嘴,而是顶了回来:“那不过是一只妖精而已,我没说错吧?你该不会又想和上次一样站在外人一边吧?”

    灰临一怔,不过他倒没生气,只用一种意外的目光看了对方一眼,淡淡地开口道:“那不是妖精。”

    不是妖精?

    哪能是什么?

    所有人都不由一怔,其他人原本还以为那人不过是无理取闹,但灰临这么一开口,他们一时也有点摸不着头脑起来。灰临老大该不会真是要指鹿为马,又要重新玩一次圣约山那一遭吧?

    不过在场的弗洛尔之裔的精英成员之中,大多是灰临自己的人手,当然不可能站出来指责这一点,只好装作一副恍然的样子:

    哦哦,原来这不是妖精啊。

    我们懂了懂了,众人纷纷点头。

    但灰临却懒得去理会自己手下的人,只回过头有些认真地向方鸻问道:

    “龙魂?”

    “你是龙骑士?”

    安静。

    每一个守在直播间前的人,此刻皆在咝咝倒抽冷气——这又是什么情况?

    那是龙魂?

    谁的龙魂?

    这里怎么会有龙魂?

    像是一连串的问题从他们脑海之中冒了出来,但人们当然不会认为那是方鸻的龙魂,因为方鸻刚才从来没有展现出龙骑士的能力过,更没有龙骑士构装。

    再说七海旅团之中要是有一位龙骑士,又岂会被打成这个样子?难道弗洛尔之裔对那位举世之剑小姐就没有意见么?

    还不是因为loofah的旅团有两位龙骑士。

    但艾塔黎亚真的存在自由的人工龙魂么,而一位龙魂又怎么会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来到这里?这位妖精小姐,又与那位年轻的龙之炼金术士是什么关系?

    当所有人这一刻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之时,星与月议会的高塔之前仍未从之前落针可闻的状态之中回复过来。

    所有弗洛尔之裔的成员都作了一个整齐划一的动作,他们先看看方鸻,再目瞪口呆地看了看灰临大佬。

    他们脸上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态,仿佛在说,灰临老大,你就算找个借口,麻烦也找个合理一点?你说这里有一只自由龙魂,你叫我们怎么附和?

    这根本就说不过去嘛,人是指鹿为马,你这是指鹿为龙啊。

    但忽然之间,有人轻轻咦了一声:

    “咦……”

    “星辉内敛,元素消寂,这真不……不是生灵……”

    那个人正用一种逐渐目瞪口呆的目光注视着方鸻肩头之上的妖精小姐:“这……真的是龙魂?”

    他此言一出,顿时引得所有人都向塔塔看去,而在场的最起码皆是弗洛尔之裔的核心精英,虽然实力比不上灰临,basalt这一级的存在,但至少见识是有的。

    他们此前是没有注意,但一仔细观察之下,立刻觉察出不对来。星辉塑造出艾塔黎亚的万物生灵,而元素构成这个世界基本的物质。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类事物既无星辉显化,也非元素所构,那就是灵魂。

    而那些精纯的,由人工所凝练的意志与灵魂,正是人工龙魂的来历。

    其他人的心态变化并未影响到场内中心的两人,灰临等待着方鸻回答自己的问题,然而正是这个时候,一只苍老的、满是皱褶的手从他身后伸了出来,轻轻按在他肩头上,将他向后拉开。

    那双手的主人,一位穿着如同烈焰一样色泽的长袍,衣领之上三枚紫色符文表明其身份的苍老术士,众星与月议会在整个北境的统领者,大魔导士,高塔议会的大议长,弗格塔-海格纳斯公爵缓缓从灰临身后走了出来。

    他雪白的胡须之上,嘴唇微微张开着,高耸的鼻梁的阴影之下,深邃的目光紧紧注视着这个方向。

    仿佛在这位老人的目光之中,此刻已经不存一物,而只有面前这个年轻人肩上那位目光安然看着他们的妖精女士——塔塔。

    “你、你是……”

    他正用有些颤抖的声线开口道。

    方鸻虽有些奇怪于面前这位老法师的表现,但还是按照自己在工匠协会所学到的东西,以手抚胸,按炼金术士的标准礼仪一丝不苟地向对方行了一礼:

    “尊敬的大魔导士,高塔之主,弗格塔议长,在下是考林—伊休里安工匠协会的三等炼金术士,艾德,在此向您问候。”

    但这不过是与有一定地位的原住民见面的套话而已,选召者要与原住民打交道,少不得要学习这些东西。

    方鸻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刻直起身来,看着对方继续开口道:“弗格塔大议长,在星辰远逝的年代之中,你们与妖精结成盟友。不知你们是否还记得先代术士们的许诺,对于曾经帮助过你们的妖精一族,当有朝一日它们需要你们回馈恩惠之时,你们会义无反顾地去帮助你们的盟友——”

    方鸻一边说,一边松开一直按在胸口的手,那手上满是血痂,只轻轻竖起一指。妖精小姐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骑士先生,也同时伸出一指,那细小的雪白的指尖之上,弹出了一团微弱的火光。

    她轻轻一推,那幽蓝色的火苗即向前缓缓飞至方鸻的指尖之上。

    方鸻托起那火苗,注视着流转的火焰之中,摇曳的火光里逐渐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几何形状。当它再一次冷凝,呈现原本漆黑的色泽之时,众人才看清,那是一片龙鳞。

    方鸻再一次开口道:“三百年前,当最后一头黑暗巨龙垂死之际,作为那个盟约的最后见证,那一代的术士们从它身上拆下一片龙鳞,并将代表着星与月之塔的魔力注入其中。你们应该认得这是什么,现在,手持这龙鳞的人又回来了——”

    “他要求你们履行那个承诺,但这个要求十分简单——请让开一条道路,让我进入高塔之中,去使用月之水晶。我要去证明一件事情,这件事关系到整个北境,整个考林—伊休里安,乃至与整个艾塔黎亚,与两个世界的命运。”

    现场再一次寂静了下去。

    注入了星与月魔力的黑暗巨龙之鳞,那是什么?

    术士们与妖精们的盟约,这人们倒是听过,毕竟在那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之中,人类本身就与妖精们结成了盟约。

    先古的五把屠龙的圣剑,正是由妖精所铸,而英雄修约德与嘉拉佩亚的传说,至今还流传在北境的大地之上呢。

    可那毕竟是几个世纪之前的往事了,凡人生老病死,已经不知过去了多少代,当日的一切,今天又有几个人记得?

    魔力本无属性,一片注入了魔力的龙鳞而已,就算是黑暗巨龙之鳞,但那也不算什么。再说了,龙之魔女之后,黑暗巨龙早就在这个时代复生了。

    可正当人们有些面面相觑的时候,一直站在灰临身边的弗格塔,这位高塔议会的大议长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过于谨小慎微,但并非是在回答方鸻;

    那个老人同样将手按在胸口,微微弯下腰去,以一种谦逊的口气说道:“殿下,既然您已亲至,又何必提什么当日的约定。那在您面前不过是个玩笑罢了,您有什么要求只管吩咐,我们照办就是了。”

    弗格塔此言一出,不要说在场的所有人,与守在直播间前眼睛一眨不眨注视着这一幕的观众们。就连方鸻都是微微一愣。

    什么情况?

    他手中拿着那片龙鳞,心想这怎么不符合剧本,对方怎么不按套路来。塔塔小姐将这片龙鳞交给他时,告诉过他关于妖精一族与术士们的盟约,虽然她也不知道鳞片为什么会在自己身上,可这片龙鳞经姬塔与希尔薇德多方验证之后应当不假没错。

    他也设想过许多情况,甚至包括术士们翻脸不认账的可能性——虽然塔塔告诉他那不可能。但他设想的所有情况之中,唯独不包括眼下的这一项。

    弗格塔甚至看都没有看他手中的鳞片一眼,那双苍老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肩头上的塔塔小姐,只把他当作不存在一样。

    方鸻手举着漆黑的龙鳞,一时间不由有点尴尬。他下意识回头看向自己的妖精小姐,但塔塔脸上同样闪过一丝迷茫与错愕。

    可妖精小姐反应很快,翠绿色的眸子里一丝迷茫浮现之后立刻变得沉静了起来,她下意识点了点头道:

    “我的要求与骑士先生的请求是一样的,请放我们进去,让我们使用月之水晶。”

    骑士先生——

    反应稍慢的人可能还没回过来神来,但在场的都是人精,一捕捉到这个称谓,立刻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神色看向方鸻。

    “龙—骑—士。”

    流浪的马儿正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神色转过身,看向身边的苏长风。

    而苏长风脸上同样带着一丝惊讶,他敢打赌自己的女儿肯定知道这个秘密,忍不住眯了一下眼睛——好小子,你还真是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你们也不知道?”

    但苏长风并没有正面回应流浪的马儿,只回过头,看着他道:“看起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本名叫楚宇对吧。楚先生,你准备好了么?”

    流浪的马儿微微一怔,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直播间,然后沉着地点了点头。

    ……

    高塔之前,一众中下级术士还在错愕之间,而弗格塔以下七位老迈的大魔导士已经一字排开,为方鸻与塔塔让出一条路来。

    这骤然之间的变化让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灰临立在众人之间,低着头,似乎在沉吟什么。但方鸻也同样一头雾水,忍不住在心灵世界之中低声问道:

    “塔塔小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塔塔轻轻摇了摇头:“骑士先生,别问,我们先进去。”

    方鸻赶忙点头,那是自然。

    只有妮妮一个人在精神世界之中又蹦又跳,试图吸引两人的注意力:“帕帕!帕帕!姐姐!姐姐!”

    方鸻只好先安抚了这小丫头一下,毕竟之前广场上一幕已经把她给吓坏了。妮妮虽然继承了龙王利夫加德的力量,但心智上也只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

    两人不动声色,沉默着向前走去。

    可正是这个时候,一声厉喝如惊雷一般从两人身后响起:“不能让他进去!”

    方鸻心下一怔,心想果然没那么简单,他还没回头,便已听出那是basalt的声音。只这么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对方便赶了上来。

    他与塔塔一起回过头去,正好看到basalt从那里的雾气之后走了出来,他手上还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方鸻一看,却发现正是浑身是血的小空。

    basalt看也不看他们两人,只侧耳倾听着从通讯水晶之中传来的命令——“basalt,这是同盟总部的死命令,决不能放那小子进入星与月之塔。”

    他抬起头来,向弗格塔开口道:“弗格塔公爵,你不能放他进去。”

    弗格塔看着这个年轻人,老迈的神态之中闪过一丝不屑:“星与月之塔想要让谁进入,谁就可以进入。”

    basalt二话不说,拔剑上前一步。但他才刚刚踏出一步,忽然弗格塔举起手中的魔导杖,一道明亮的光华向着四面八方扩张了开来。

    那光华扫过方鸻,塔塔与弗洛尔之裔的一众人,犹如和风拂面,但它触及basalt之时,后者却面色大变,用剑一挡,生生拉出一道长长的火花来。

    而他自己也刹不住车,一连向后退了好几十尺,才堪堪停下来。

    幽蓝色的光芒,也在他面前停下,一寸不多,一寸不少。

    弗格塔举着手中的法杖,有些平静地看着对方,开口道:“不要以为掌握着上位的力量就可以为所欲为,年轻人,龙骑士,我也见过不知凡几。”

    第三法则。

    方鸻忍不住深深地看了这位老议长一眼,这绝对是自然龙魂的力量,也只有这个等级的力量,才有资格统领星与月议会的术士们。

    basalt与这位年迈的大魔导士一交手,就明白自己不是对手,不过他倒也丝毫不意外,只沉默着将手上的人丢下来,然后用剑架在小空的脖子上。

    他抬起头来,看着方鸻,就好像自己不是一位龙骑士,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龙骑士的荣誉感一样,毫不顾忌地挟持人质向方鸻开口道:

    “如果你进入高塔,我就杀死他,你应该清楚吧,他的星辉已经不多。”

    “basalt,”方鸻差点没给这人气晕了,勃然大怒道:“你也是龙骑士,你还要不要脸了,挟持一个新人,来威胁甚至连第二世界也进入过的人。”

    basalt抬起眉毛看着他们,答道:“我只在意结果。”

    “好——”方鸻怒道。

    他正准备开口说:‘我出来,你放开他。’反正眼下情况也出了变化,看起来塔塔小姐与星与月的术士们有些渊源,至于他或者是塔塔小姐谁都可以进入月之高塔。

    外人根本不清楚,他的龙魂小姐可以自主到什么程度。

    可他还没来得及张口,忽然之间众人面前人影一闪,方鸻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听到basalt一声闷哼。

    一道黑影从basalt面前闪过,然后众人才听到两声刀剑交鸣的利响。两团火花在黑暗之中绽开,basalt后退一步,忽然手中一空,低头一看,才发现手中的人质已经为人所夺走。

    他有些惊愕地抬头一看,才看到一位穿着长长的风衣、两鬓斑白的中年炼金术士立在自己面前,对方一手握剑,而另一只手上所护着的,不是自己方才手上的那个少年是谁?

    “你是谁!?”

    basalt大吃一惊,他怎么看都对方都不像是原住民,但选召者怎么会有这么大年纪的。

    而且更令他骇然的是,对方的实力竟然不在他之下,那是个至高者方向的战斗工匠,但考林—伊休里安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然而这一刻,方鸻比basalt更加惊讶:

    “星?”

    中年人回过头来,默默看了他一眼,答道:“这边交给我,你赶快去办你的事情。”

    方鸻这才如梦方醒,但见小空已经安全,只冷冷地看了basalt一眼,然后赶忙带着塔塔小姐一起向星月高塔的方向走去。

    ……